第一百零三章 神兵归心
    “牧小子,那根铁棍不错了,绝对够格做你的兵器,你真舍得就这么放弃它?”

    当翻过了一座山头,后面的景物都被阻隔而看不见的时候,钟灵又突然冒出来站在牧长生的肩膀上,一边手搭凉棚望向后方一边对牧长生道。1中┡wん.1w.

    “舍不得又能怎样?”

    提起这根镔铁棍时牧长生也很无奈,接着他也转过身看向后方,幽幽道:“它瞧不上我,更何况我还有言在先,说过它不选我要离开的时候我也不会阻拦。”

    听到牧长生的话,钟灵顿时瞪大了眼睛一脸吃惊的看着他,看得牧长生心里一阵毛:“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钟灵道:“牧小子,我是想认认真真看清楚你到底是不是原来那个我认识的牧长生,不然你这回怎么突然就转性子了?”

    牧长生疑道:“转什么性子?”

    “好歹咱俩也相处了这么久了,你小子的一些性格我能不了解一些么?”

    钟灵嘿嘿一笑,道:“要是到你手上的宝贝再送出去,那估计跟割你肉差不多,怎么这次你却舍得放它走了?”

    牧长生听完大汗,这钟灵确实把自己的给看得很透彻,自己心中对于法宝跟神通确实有一种莫名的坚持。

    不过这也没办法,谁让他是重生而来的呢,并且还深知在这仙魔世界一件好法宝与厉害神通的重要性呢!

    “唉……”

    牧长生装出一副深沉的样子:“这三年闭关静修的同时,也使我明白了舍与得的道理,所以该放手的还是放手,一切顺其自然,随缘就好。”

    “你真这么想的?”

    钟灵一脸不信,接着捏着下巴抬头斜仰天空四十五度角,做出思索的样子道:“那我怎么记得某人曾经被人家姑娘拒绝后,还大喊大叫着说什么不会放弃的呢?”

    牧长生故作深沉的脸上顿时一僵,急忙红着脸强辩道:“你这家伙懂什么,爱情的事儿能跟这法宝神通混为一谈么?”

    看到牧长生这不打自招的样子,钟灵强忍着心中的笑意,用食指轻轻划着嘴角,翻着白眼道:“我是不懂这些情情爱爱的男女之事,但我刚才又没说那人是你,你又急什么?”

    “你……”

    牧长生被钟灵一句话给噎的说不上话来,只好气呼呼的跟钟灵两个大眼瞪小眼,不肯再吭声了。

    呼呼——

    突然牧长生察觉到身后传来一道呼呼作响的破空之声,不由一惊,而后急忙与钟灵一起转身去看。

    可当他一转身看到身后飞来的一物时,脸上的吃惊顿时化为了狂喜之色,只见一根金属长棍从山的那边飞天而起,直直往他这里而来,正是刚才他留在山那边的镔铁棍。

    咚!

    一声金铁砸在地上的声音响起,下一刻镔铁棍便咚的一声立在了他的身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你这是……要跟我走了么?”

    虽然心中猜出了镔铁棍追来的原因,但牧长生还是有些不可置信道。

    镔铁棍听到牧长生的问题后忽然向前一倾,在牧长生的脸上轻轻蹭了蹭。

    “好!好!好!”

    确定了镔铁棍愿意跟自己走之后,牧长生顿时激动的有些无以言表,接着一把将镔铁棍紧紧抓在手中轻轻抚摸,只能大叫三个好字来抒心中的喜悦之意。

    而且他猜测刚才这镔铁棍不跟他走,或许算是一个小考验,目的就是为了看他会不会守信用。

    接着牧长生将镔铁棍往身前一立,兴冲冲的连声叫道:“大!大!大!”

    只听他话音未落,这宝贝儿便顺他心意开始急变大变长,顷刻间便有一丈来粗,而上端已经没入了云霄之中,并且还在不断长大。

    “停停停,够了够了!”

    看着还在不断变长变大的镔铁棍,牧长生双眼顿时瞪得溜圆,赶紧叫它停下来,这要是再长下去,说不定直接就捅入上界的天宫了。

    到时候那乐子可就大了,自己原本就是天庭的戴罪之身,这要是再这么一闹,那指不定玉帝怎么处罚自己,给自己穿小鞋穿呢!

    而他此举只为验证这如意神兵是否真的能如主人心意而大小变化,至于结果,嘿嘿,这不就明摆在他眼前了么。

    听到牧长生的口令,这镔铁棍立即停止了变大变长,但此时的它早已粗有三丈,高逾万丈。

    牧长生来至棍下,仰起头直勾勾的看着这高入云霄,仿佛贯通天地的镔铁棍,忽然感觉到一阵口干舌燥。

    这宝贝要是在人数多的那种大规模战争中变大再扔出去滚上一圈,那估计直接就是血肉模糊一大片啊!

    想至此处,牧长生又让镔铁棍又变回了一人来长,之后落入他的手中。

    “铮……”

    却在此时落入牧长生手中之后,镔铁棍忽然轻震不已,并且牧长生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渴望。

    已得镔铁棍认主,并与其心意相通的牧长生顿时明白了镔铁棍在渴望一场战斗。

    自封神结束之后,袁洪便入了天庭做了那什么四废星君,之后在自责与意志消沉中开始了醉生梦死的生活。

    而当初陪伴袁洪征战天下的镔铁棍也就没了用武之地,被袁洪扔在那个练功院的兵器架上,这一扔便是数千年。

    直至牧长生的到来,袁洪才再次开启了那个小院的大门,镔铁棍也得以重见天日。

    兵器乃是为战而生,可一件神兵却被尘封不用数千年,不得不说这是它的悲哀,因此它渴望战斗的心意牧长生也十分理解。

    “你想战斗么?正好,我苦修三载,也正想试验一下我修行的成果呢,不过我得先弄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才行。”

    牧长生哈哈大笑道,接着默念天庭唤神咒,念完大声叫道:“土地,土地,快给我出来!”

    牧长生话音未落,立即他眼前陡然升起一股白色的轻烟,接着轻烟落地变成了一个手持拐杖的白胡子老头。

    “小神参见上仙!”

    土地公公赶紧给牧长生躬身行了一礼。

    牧长生看着土地公公点点头,这土地爷的修为也没多高,也就是能练出法力的通玄境,之后他问道:“土地我问你,这里是什么地方?”

    土地公公指着这片大山介绍道:“启禀上仙,此地乃是南瞻部洲西部的一个名唤乌拉国境内的月落山地界。”

    “月落山……”

    牧长生打开妖魔卷轴在上面搜寻片刻,忽然指着卷轴上的一处哈哈大笑道:“本以为下一个目标又要跑出好远,没想到却近在眼前,嘿嘿,那就是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