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消灾解难
    且说那两个送信的小妖,只见他们没走几步便拉住了一个路上的行人,向其打听这座城中的钟府怎么走。1网wΩ.ん1w.

    当得知钟府在这座城中的位置后,两个便径直按那路人所说的路线前进。

    “钟灵,听见没?”

    牧长生在后面他们的对话后看了一眼肩膀上的钟灵,嘻嘻笑道:“他们打听的是钟府,他们这是在找你的本家呀!”

    “滚!”

    钟灵闻言大大的白眼一翻:“大老爷我是东皇钟的钟灵,又不是姓钟,哪里来的姓钟的本家,你小子可别给我乱认亲?”

    牧长生嘿嘿一笑,之后没有跟钟灵继续抬杠,而是赶紧继续跟上了那两个小妖。

    只见前方那山羊胡老者跟光头大汉没多久就来到了一座府邸前,门匾上书二字:钟府。

    这钟府的大门前便是一条石板大街,牧长生远远看去,这座钟府朱漆大门两扇,门口还有两尊威武的石狮子看门,一看就是这城里的大户。

    牧长生点点头,低声道:“这钟府看起来在这城中倒是一个富庶之家,如此更好!”

    接着他就看见那山羊胡老者对钟府大门口的一个下人说了些什么,那钟府下人便急急忙忙跑进去给他家主人通传了。

    没多久,那个下人就带着一个一脸焦急,身穿锦衣的老者快步走了出来,当看到那山羊胡老者跟光头大汉以后,赶紧郑重的将他们请了进去。

    看到这两个小妖怪被请进去后,牧长生心中立刻开始计算两只小妖进去的时间。

    当算到他们差不多进去了一盏茶的功夫后,牧长生知道,该自己上场了。

    接着他摇身一变,身上顿时一片光华闪过,等光芒全部落下后,出现在原地的则成了一个五六十岁的清瘦道人。

    只见这道人头戴星冠,身穿印有八卦图案的黑白道袍,脚蹬云履,背负一柄宝剑,左臂上搭一杆白玉拂尘,浑身上下透露着一股凡脱俗的仙风道骨之意。

    这道士正是牧长生所变,接着他看了看自己的这身打扮后微微一笑,接着踏步绕到一边,装作不经意经过这钟府门前的样子。

    当来到这钟府门前后,牧长生忽然脚步一顿,接着转头看了钟府上空一眼,而后皱起了眉头。

    “仙长有事么?”

    那看门的小厮看到牧长生看了他们府上一眼后止步不行,且皱起了眉头之时赶紧上前几步来到了牧长生的身前,恭敬的问道。

    因为牧长生变做的道士太过仙风道骨和凡脱俗了,让人一看知晓这不是一般人,心中不自觉生出好感,故而这小厮十分恭敬。

    牧长生又抬头看了看钟府上空,忽然仰起头开始大笑,因为笑的太过大声,故而吸引了路上行人的注意。

    他们纷纷驻足下来,然后转头看着钟府门前这个不知因为何故而仰天大笑,看起来还颇有些仙风道骨的老道士,脸上露出了疑惑之色,好奇心驱使着他们慢慢都围到牧长生的身边。

    前面说过,不管在哪里,只要是有人的地方,那里就永远不缺看热闹的吃瓜群众,因此不过短短片刻之间,牧长生的身边就聚集了不下百人。

    “仙长到底为何笑?”

    看到这人越来越多,小厮也不禁有些紧张了起来,赶紧问牧长生道。

    看到身边围的凡人差不多了,牧长生这才停止笑,之后指着那小厮道:“我笑你府上已经大祸临头矣,你们却不自知,真是可怜啊可怜!”

    说到最后,牧长生还装模作样的摇了摇头。

    “一派胡言!”

    听到牧长生的话,那小厮顿时道:“你这道人好不讲道理,我见你一副仙风道骨,得道高人的模样,故而对你礼敬有加。”

    那小厮越说越气,最后怒道:“却不曾想到你这道人心肠却是如此恶毒,初次见面居然就咒我们府上大祸临头。”

    听到小厮讲完事情的原委,牧长生身后那些看热闹的人顿时对牧长生指指点点,一脸嫌弃。

    牧长生对此不以为意,继续道:“老道我是见你们府上有大灾祸,故而好心好意过来提醒你们一声,却不曾想竟被人说成心肠恶毒。”

    之后牧长生一脸失望的摇摇头,转身就走,口中道:“罢罢罢,既然世人如此愚昧,大祸临头也不自知,那老道我又何必多管这个闲事?”

    “等等!”

    牧长生刚走没两步,那小厮就跳到他的身前挡住他的去路,冷声道:“你这道人左一个我府上大祸临头,右一个我府上大祸临头,我倒真想听一听,你口中的大祸临头到底是什么。”

    说着把手一招,立即五六个手执长棍的家丁呼啦啦就冲了上来围了个圈,将牧长生围在当中。

    “今日你若你说出个所以然来,那就别怪我们府上护院兄弟们的手中长棍不认人。”

    那个年轻的家丁道。

    牧长生见此冷笑道:“我观你府上妖气冲天,定然有妖魔身在其中,我若不说出来,那你们知道你们府上有妖孽么?”

    “妖魔……”

    听到这话,不止这些家丁,就是他们身后的那些来围观的路人都不禁脸色一变,可见妖魔的凶残在他们心中已是根深蒂固,足以让他们谈虎色变。

    “胡……”

    那个年轻的家丁刚要说胡说,他的话就被牧长生冷声打断:“你若是不信,贫道今日就捉一个妖给你们看看。”

    说着牧长生转身折回,直接大步流星踏进了钟府之中,围观的众人也全部都快步跟了上去。

    一进门循着妖气,牧长生直接就来到了这钟府的会客大厅,而会客大厅中最上方坐着的除了那个锦衣老者之外,还有一个四十来岁,此时正在默默垂泪的妇人。

    那两个小妖则坐在左侧的两个椅子上,右边的椅子上坐的则是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

    当牧长生进去的时候,那老者正和两个小妖幻化成的人一脸急切的交谈,在他的手边桌上还放着一页信纸。

    一看到牧长生变成的道士不请自来,那两个小妖顿时脸色大变,而那老者脸色不太好看,但还是拱手道:“不知道长何来?”

    牧长生微微一笑,稽了一,道:“还请钟老爷勿怪贫道的不请自来,贫道今日来此是来为府上消灾解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