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妖王到来
    “消灾解难?”

    那钟老爷听到牧长生的话后,有些疑惑的回头与那中年妇人以及那两个年轻男女对视一眼,接着摇头道:“道长此言有些危言耸听了,我府上近日来并无灾难需要道长化解!”

    这时那些后面跟来看热闹的人也呼啦啦的全部来到了钟府客厅外的院中,争先恐后的要看牧长生到底在弄什么玄虚。1中ΔΔwん.1w.

    “非也非也!”

    牧长生摇头笑道:“贫道云游四海,今日途径宝地路过贵府时,却见你府宅上空有妖气冲天,算出定然有妖魔出没,故而冒昧前来捉妖。”

    “妖魔?”

    当牧长生说完这句话后,不仅这钟家人,就连那那山羊胡老者与光头大汉脸色也顿时大变。

    不过不同的是,钟家人是因为对妖魔的恐惧,而那两个小妖却是做贼心虚。

    之后那光头大汉目中立即露出凶光,并且将一只手悄悄放在了背后,然后一握,等他的手再次张开时,他的手指上就长出了五根一指来长,且闪着寒光的豹子利爪,登时就要动手。

    可是就在他要起身时,他却被山羊胡老者死死按住了胳膊,光头大汉一脸不解的望去,就只见那山羊胡老者眯着眼轻轻摇了摇头,示意暂时不要轻举妄动,先看看再说。

    见此那光头大汉才脸上露出不甘,将手指上的利爪唰的一下又悄悄收了回去。

    这一幕自然逃不过牧长生的眼睛,只见他绕过钟府之人来到那两个小妖变成的山羊胡老者与光头大汉身前。

    此时他们脸上还在故作镇定。

    牧长生笑道:“别装了,贫道已经看出你们两个就是妖孽。”

    听到牧长生叫破了他们的身份,那两个小妖终于再也沉不住气,对视一眼之后开始暗中催动妖力,准备与牧长生一战。

    可就在这时,那钟老爷忽然上前拉着了牧长生的胳膊道:“道长,恐怕是你看错了吧,他们两位不是什么妖孽,而是老朽的贵客,他们是专门来替我那消失多日的小女儿来送家书的。”

    “哼!”

    牧长生冷哼一声,盯着他们不住冷笑道:“妖孽小小的鬼蜮伎俩也就只能迷惑你们这些肉眼凡胎的凡夫俗子罢了,又岂能骗过贫道的双眼?”

    接着右掌一抬,掌心雷光闪烁,大喝道:“妖孽,先吃贫道一记掌心雷再说!”

    接着众人就看到一道耀眼的雷霆从牧长生的掌心出,直直劈向那山羊胡老者与光头大汉,而后只听轰隆一声巨响,把在场的众人全部震得全都呆立在了原地。

    等众人回过神来后再向场中去看时,这才知道牧长生变成的这个老道士说的全是真话。

    只见场中那两人已经消失不见,唯有两个面貌狰狞丑陋的怪物立在原地,睁着一双露出择人而噬的凶光的双眸与那老道士对峙。

    那两个怪物一个头生双角羊头人身,手持着一口大刀,另一个豹头人身半蹲在地,双手也变成了豹子的利爪按在地上不断划动,在地面上划出一道道白痕。

    “妖怪啊……”

    “妖怪……”

    看到这一幕,这些凡人顿时吓得脸色白,院子里的众人直接四散而逃,而客厅里的钟老爷等人则簇拥在了一起缩在了客厅的一角,浑身都在不断的抖。

    “钟老爷,你看贫道没有骗人吧,他们两个就是妖怪,贫道刚才说了你们还不信。”牧长生一脸轻松的回头对那钟老爷道。

    “我信了,老神仙,我信了呀……”

    被这两个小妖吓得差点儿魂飞魄散的钟老爷颤声声高叫道:“还请老神仙大慈悲,收了这两个妖孽,救我一家老小的性命啊!”

    “钟老爷放心,此事贫道既然遇上了,就定然不会坐视不理的。”

    牧长生说道,与此同时他还右手抬起往背后一抓,缓缓拔出了背上的仙剑。

    他跟钟灵的计划很简单,那就是先用这两个小妖吓吓这些凡人,之后再斩杀他们,反正他们身上也有血腥味,虽然很淡,但这也意味着他们也害过人。

    之后他再现出真身,然后为他们斩杀那只火灵大王的妖王,只有这样他们才会为自己盖庙,自己也才有香火可得。

    此时那羊妖与豹妖皆脸色凝重的盯着对面一脸轻松的牧长生,呼吸也有些微喘。

    刚才牧长生那随手一记掌心雷的威力太大,要是真打到他们身上,估计当场就能让他们两个受到重创。

    同时他们也意识到,眼前这老道士的道行要远高于他们两个,在他面前,他们两个根本没有一点儿的生路。

    “老道士,我们乃是百里外落凤坡火灵大王的部下,今日你若伤了我们一根寒毛,我家大王定然不会饶了你的。”

    那羊妖眼见斗不过牧长生,便厉声高叫道,企图狐假虎威,用火灵大王名头吓退牧长生。

    “呵呵……”牧长生冷笑:“火灵大王,真是好大的名头,我还真想会会他呢!”

    噗!噗!

    下一刻他右手一抬,两道银色的剑气立即从他剑上迸,快从两只小妖脖颈处划过,立即那羊妖与豹妖的两颗头颅冲天而起,鲜血从脖颈处喷涌而出。

    而他们飞起的头颅上双眼则大睁着,满是不敢相信,死不瞑目,接着身体也轰然倒在了地上的血泊之中。

    经过三年苦修,牧长生的武艺早已今非昔比,现在的他对付两个没有多少修为的小妖对他而言,就如探囊取物般简单。

    “何人敢害我手下性命?”

    就在牧长生斩杀掉这两个小妖的时候,远在百里之外的落凤坡上立即响起了一道震怒之声,响彻整座大山。

    紧接着一道绚烂的火光从山顶那棵梧桐老树之上扶摇而上,冲到天际化为了熊熊燃烧的滔天火焰,直接烧红了半边苍穹。

    而后这片烈焰熊熊燃烧,仿佛一片巨大的火焰云,遮天蔽日般往牧长生这里快飞来。

    另一边。

    锵!

    随着一声轻响,手中的仙剑被牧长生缓缓插回了背后的剑鞘之中。

    “老神仙好手段啊!”

    看到牧长生轻而易举就斩杀掉了两只面目狰狞的妖怪,那些刚才还四散而逃的看热闹的人不知从哪里又冒了出来,围着牧长生恭敬的拱手道。

    牧长生同样笑着拱手。

    可没过片刻,他的脸色倏地一变,紧接着一道愤怒的声音从天上响起:

    “害我手下性命之人何在,快些出来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