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邀战
    这道吼声之大,就如同晴空中突然响起了一个炸雷一般,震得这座城里除牧长生外,其它所有人脑袋里都嗡嗡作响。1网w.1w.

    而原本热闹的钟府大厅也顿时变得鸦雀无声,人人都面面相觑,不知道生了什么事。

    “老爷,不好了,祸事了,外面祸事了……”忽然从大门口那边着急忙慌的跑来一个家丁气喘吁吁道。

    “什么祸事?”

    钟老爷忙道,就是其他人也赶紧侧耳倾听,想知道到底什么什么事。

    “外……外面的天上着火了……”那家丁一边喘气一边道。

    “天上……着火了?”

    这话听的众人一头雾水,急忙跳出院子去看,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得差点儿屁滚尿流。

    只见这座城池之上的天空被一层铺天盖地的火焰遮蔽,连地面都映成了红色,整个城池仿佛都变成了一个火焰世界。

    “刚才杀我两个手下的人到底是谁,快给我滚出来受死!”

    天上的火焰中传来一道愤怒的咆哮:“你若再不出来,我便作法烧城,看你出来不出来!”

    “老神仙,你看这莫不是那两个妖怪口中的大王来了?你可要救救我们呐!”听到这话,所有人大惊失色,急忙围着牧长生哀求道。

    牧长生点点头,安抚众人道:“有我在,大家不必惊慌,你们先进屋去,让我去与这妖魔斗上一斗!”

    说着牧长生周身出一阵耀眼的银光,随即冲天而上,接着伸手向下虚抓,立即这地面就变得不再那么火红,而是恢复了正常的样子。

    众人抬头望去,那老道士早已消失不见,而是变成了一个身穿银白铠甲的英武神人,宛如传说中的战神。

    “神仙,那老道长真的是天上的神仙,天上的神仙下凡来解救我们了……”

    地上众人看见牧长生现在的样子,全都急忙跪倒在地,惊喜的对着天上的牧长生又跪又拜。

    偷眼看到地上众人跪拜的样子,牧长生暗自出了口气,心道自己这番算计总算没白费,自己这次的出场绝对是震慑人心,这帮人此刻心里也绝对是敬若天神。

    接下来的事情只要自己争气点,完美的解决掉火灵大王,那样才算是真正的功德圆满,解救他们于水火之中,看他们还给不给自己建庙。

    接着牧长生伸手一挥,法力化作一层光幕覆盖住了下方的城池。

    不是有句话说的好,叫神仙打架凡人遭殃么,他这是以免待会儿战斗误伤到这些凡人,这些可都是自己的香火来源,可丝毫马虎不得。

    “是你杀了我的手下?”

    看到牧长生自动飞上天来,那天上的火焰中传来一声很不客气的质问。

    “你就是火灵大王?”

    牧长生同样很不客气的不答反问。

    “不错,是我。我问你,我那两个手下到底是不是你杀的……”

    说的最后那个杀字时,甚至还有一股厚重如山岳一般的气势从天上的火焰中冲出,向着牧长生的肩上重重压下,并且出了“咔嚓咔嚓”的骨头声响。

    感受到这股火灵大王出的压力,牧长生冷笑一声,双肩轻轻一震,立即那股压力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哼!”

    牧长生冷哼一声,大喝道:“原来是个只会藏头露尾的鼠辈,给我现身吧!”

    说着用法力催动大五行神通,立即他身上就响起了哗啦啦的水流动声。

    下一刻,无数的水从他身上奔腾而出,迅将他整个人淹没在其中,最后竟然形成了一片漂浮在空中的大海,之后这大海便徐徐上升,最终与那片天上的火海相遇。

    嗤嗤嗤……

    水海与火海相遇,立即蒸出了大量的白色水汽飘到了更高的天上,形成了一朵朵白云。

    常言道水火不相容,这水火相遇,自然也是要斗个你死我活的。

    五行中虽然是水克火,但其实不然,这两物事实上更像是一种相互克制的关系,因为水虽然能将火浇灭,但火也能将水烤干。

    平常水火之间决定胜负的关键,便是看哪一方的量更大更多,而放到现在牧长生的战斗中,便是哪一方的法力与修为更加深厚了。

    不过他们两个都是灵仙境的修为,如果就这么僵持下去,恐怕三天三夜他们身上的法力都消耗不完。

    眼看不能取胜,那火海中的火灵大王迅运起神通,之后那火海居然开始快向一起聚拢,最后竟然融合变成了一只三四丈大小,身上熊熊燃烧的赤红色火焰巨鸟。

    “戾——”

    火鸟拍动双翅,出嘹亮的清鸣,一双如同鹰隼般的锐利双眸盯紧了牧长生变成的海洋。

    “哼,别以为就你一人会变化!”

    身在海洋中的牧长生看见火灵大王控制火海变成火鸟后出冷笑,接着双手结出一个法印,立即他的这片大海也开始向一起聚拢。

    最后只听“昂”的一声龙吟,只见一条与火鸟体型大小相近,身体晶莹的水龙从水中窜出,与火鸟遥遥对峙!

    “你是龙族?”那火鸟双目骤然一缩,口吐人言,可接着又自己摇头否定道:“不对,你不是,你身上没有龙族的气息。”

    “废话还真多,看招!”

    牧长生却懒得跟他多说废话,仰天出一声长啸,直接摇头摆尾向着火鸟冲了过去。

    “哼,真当我怕你不成?”

    看到水龙冲来,那火鸟冷哼一声,双目中厉光一闪,同样急向着水龙冲去。

    二者一相遇,牧长生的水龙便毫不客气,张开大口就往那火鸟的身上咬去。

    “戾!”

    火鸟出长鸣,双翅急拍动带着身体上升,躲开了牧长生的这一次攻击,之后伸出两只如同黄金铸成的利爪向牧长生的龙背上抓去。

    牧长生龙尾一甩,狠狠的砸向正向他扑来的火焰巨鸟。

    轰!

    牧长生的尾巴重重的砸在了火鸟身上,将其砸飞出去数十丈远,而他的龙尾也被抓下了大片的龙鳞。

    “这样咬来咬去什么的真的很没意思,你敢不敢跟我生死由天,真刀真枪的打一场?”

    牧长生忽然摇身变为人形提议道。

    “有何不敢?”火鸟哼道,接着身上一阵光芒亮起,最后变为一个赤赤眉,身穿绣着银边的大红火袍的年轻男子。

    接着那火袍男子抬手一招,立即一杆火红长枪落入他的手中,而后他才满脸寒霜的道:“待会儿我定要用这杆枪刺穿你的狗头,用来祭奠我的那两个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