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神位
    “想要我的命,那就得看你这个小妖怪有没有这个本事了。1网w.1w.”

    牧长生盯着变为人身的火灵大王冷笑道,接着将手一抬,立即一道银光从他体内紫府中飞出落入他手化为了一根镔铁长棍。

    “好宝贝,你不是非常渴望一战么?现在机会来了,我就陪你得偿所愿。”牧长生低声对镔铁棍说道,然后又对火灵大王大喝道:“妖怪,看棍!”

    说着扬起长棍就朝火灵大王当头一棒砸下。

    “怕你爷爷就不是好汉!”

    火灵大王冷笑着双手举枪一抬,便架住了牧长生的这一棍,接着长枪一抖,犹如一条灵蛇吐着长信,角度极其刁钻的向牧长生的脸上刺来。

    牧长生闪身躲过,之后抡棍就打,棍来枪往间,很快就与火灵大王斗在了一处。

    不得不说的是这火灵大王武艺倒也不凡,一条长枪使得灵活多变,精妙绝伦,片刻间牧长生的四面八方就被铺天盖地的枪影给重重包围。

    不过火灵大王虽然厉害,但牧长生也不差。

    经过这三年的苦练后,他的武艺也有了非同一般的进步,所以面对火灵大王这猛烈的攻势,他依旧面不改色,手中一根镔铁长棍使得也是出神入化。

    一时间两人周身到处都是密密麻麻,四处翻飞的枪影棍影,并且两人兵器碰撞间火花迸溅,叮叮咣咣的金铁交鸣之声响彻天地。

    这一幕同样看得地上的这一城凡人全都是胆战心惊,颤颤巍巍的不住朝天上两个激烈交战的身影不住跪拜。

    就在牧长生与火灵大王斗得难分难解之际,此时上界天庭的天宫深处,一座白玉凉亭之下正坐着两个人在对弈。

    而在两人的旁边,此刻还漂浮一个差不多铜镜大小光幕,光幕中人影纷乱交错,正有两个人在激烈交战。

    这两人中一个是面目威严的中年,头戴十二行珠冠,身穿一身明亮的金黄龙袍;另一个却是和颜悦色,鹤童颜的白袍老者。

    正是玉帝与太白金星,而他们旁边的那个光幕上的人影,正是正在与火灵大王交战的牧长生。

    “太白,今日朕找你来是下棋的,你却给朕把这小子弄出来干什么?”

    玉帝沉吟片刻,抬手往棋盘中落下一子,之后笑问道。

    太白金星同样落下一子,之后道:“陛下看长生现在如何?”

    玉帝盯着光幕中交战的牧长生看了片刻,之后点头道:“不错,性子看起来沉稳了一些,武艺也精进了不少……哟!”

    玉帝忽然一乐,笑道:“这小子运气不赖啊,如果朕没有看错的话,他手中的那根镔铁棍是一件如意神兵吧,这都被他弄到了一件。”

    太白金星笑而不语。

    玉帝又看了一会儿,忽然皱眉道:“不过朕是派他下凡降妖伏魔护佑万民的,可他怎么跑到凡人聚集的城池上空去除妖了,他难道不知道这样容易伤及无辜么?”

    “陛下不用担心,长生已经提前施法护住了城池,不会伤到无辜的。”太白金星笑着道,并且朝那水幕一指,立即那水幕中的景物下移,在牧长生法力化成的光幕上停留了一瞬。

    接着太白金星继续道:“而且据小臣观察,这小子似乎最近打上了凡间香火的主意,想要借香火助他修行了。”

    玉帝笑道:“那有什么,现在咱们天庭神仙这么多,谁在凡间没有几座庙受人间香火呢!”

    然后他又点头道:“不过这小子能自己把主意打到香火上去,就说明他脑子还不笨。这小子懂事,机灵,确实是个人才。”

    “不不不……”闻言太白金星摇头道:“现在就算有凡间百姓替他盖庙祭拜,恐怕他也无法吸收到香火助他修行。”

    “嗯?”玉帝一怔:“这是为何?”

    “神位!”

    太白金星道:“他虽然在天庭在职为官,但陛下你还没有给他敕封神位,因此就算百姓建庙祭拜的是他,但却无神可拜。”

    “朕当什么事呢,原来是这个。”玉帝闻言不在意的轻笑道:“小事一桩而已!”

    说着右手一抬,一个空白的圣旨便从他的袖中飞出在他身前,接着他手中出现一支笔,然后他便在圣旨上奋笔疾书。

    可是很快他便停笔问太白金星道:“太白,你说朕给这小子一个什么神位才好?”

    太白金星呵呵一笑,拱手道:“陛下圣明,一切全凭陛下做主。”

    “你个老家伙,今日你给朕弄这一出,不就想给这小子讨个神位么?”

    玉帝指着太白金星笑骂道:“可到最后了你却把头疼的问题丢给朕,而自己想功成身退?朕告诉你,没门,快给朕想封他什么神位好。”

    眼见自己的套路被拆穿,太白金星脸上却不见丝毫的尴尬之色,依旧笑而不语,不肯开口。

    玉帝:“……”

    眼见太白金星是死不开口了,玉帝无奈,也只好自己想了,想着想着,忽然他脑中灵光一闪,喜道:“有了。”

    接着他又开始写圣旨,写完之后召出一枚象征他三界之主地位的宝印盖在了圣旨之上,然后他卷好圣旨后递向太白金星,不过目光中却带着一丝玩味的笑容。

    太白金星看见玉帝的样子后,苦笑一声道:“罢罢罢,老臣天生就是个给陛下跑腿的命,所以这回圣旨还是由老臣再跑一趟吧!”

    “哈哈哈……”

    玉帝闻言大笑着起身,把圣旨塞到了太白金星的手中,之后拍了拍太白金星的肩膀,道:“既然爱卿主动请缨,那朕只好再勉为其难的辛苦爱卿再跑一趟了。”

    说完大笑着扬长而去,只把太白金星一个人留在原地。

    太白金星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圣旨,哭笑不得的摇头道:“这一趟算是我多管闲事自找的,又能怪得了谁呢,至于这圣旨我还是先给小牧送去吧。我这老胳膊老腿的给他跑路,等他回来了,一定要他好好犒劳一下我这个老人家才行。”

    说着太白金星便驾云而起,出了南天门往地上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