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选择
    “那你说,大五行神通能跟太阳真火相比吗,你自己说。1中Δ┡w.1w.”牧长生哼道。

    听到这句话,钟灵顿时犯了难。

    他这要说大五行神通比太阳真火厉害的话,那牧长生也就没有理由再向自己讨要神通了。

    可偏偏他刚才已经把太阳真火夸上了天,这话可还都没晾冷呢,如果他真这样说了,那不是直接啪啪打自己的脸吗?

    “你自己说,这两门神通哪个厉害?”

    看着钟灵脸上纠结的样子,牧长生继续冷笑道。

    “好了!”

    被牧长生言语挤兑的无话可说的钟灵烦躁的大叫一声,然后盯着牧长生厉声道:“你不就是想要学我主人的神通么?”

    牧长生不可置否。

    钟灵道:“那我今日也明明白白的告诉你,他的神通我会找人传承的,但只要你在那破天庭一天,那个人就绝对不会是你。”

    牧长生诧异道:“你们有仇?”

    钟灵点点头,抬头看向天庭的方向,咬牙切齿道:“不共戴天之仇。”

    牧长生当时就吃了一惊。

    不共戴天,意思是两人有着极深的、无法化解的仇恨,不愿和仇敌在同一片天地间并存,这钟灵居然跟天庭有这么深的仇恨?

    可吃惊过后,牧长生忽然想明白了什么。

    当初混沌初开,天地始现是为远古时代,而当时建立第一代天庭,成为第一位天帝的便是远古无上强者,东皇。

    可是后来东皇竟于上古之初意外陨落,因此也导致天庭分崩离析,气运流失,天庭也即将名存实亡不复存在。

    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玉帝就成了继东皇之后新的三界之主,为了给新天庭补充人手,之后就促成了震惊三界的封神大战。

    东皇的天帝之位被玉帝得到,而钟灵身为东皇法宝的法宝之灵,或许这才是他如此仇恨天庭的原因吧,牧长生心中猜想到。

    钟灵忽然斜睨了他一眼,道:“牧小子,当初是我无意中把你带到了这个世界,那我想问你,你现在活着的追求是什么?”

    牧长生听到这话当时就怔住了,茫然道:“我现在的……追求……是什么?”

    他在轻声的问自己。

    是追求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力?还是迷恋那仙魔移山填海,毁天灭地般的巨大力量?亦或是向往爱情,想跟三圣母谈一场恋爱?

    如果不是今日钟灵问起的话,他确实还从来都没有认真的思考过这件事,最后他的嘴角露出了苦笑,因为这三样他全都想要。

    而除了在天庭争取到更大的权力之外,牧长生知道自己的修炼也不能落下,且相比于权力,这修炼才是真正的重中之重。

    因为他深知在这个世界上一切都是虚妄,唯有自己的力量才是王道,没有力量,其他的一切就好比是飘在海上的浮萍一样,无根可依,只能随波浮沉。

    而且他现在只是灵仙境而已,只能长生不老,但并非不死,若是遇到强大的对手,依旧还是会死的,你没见封神大战中那么多厉害的真仙境上仙境高手都陨落在其中了么!

    只有与天同寿的太乙金仙之境才能不老不死,所以不管是为了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脱,还是为了能够不老不死与天同寿,牧长生都必须努力修炼到太乙金仙之境才行。

    有了自己的目标之后,牧长生摇头叹了口气,暂时熄去了跟钟灵学太阳真火的想法,毕竟玉帝对他有着知遇之恩,待他更是不薄。

    之前不仅封了他一个初来乍到天庭没多久的新人做了五品天将,而后更是赐下万星飞仙甲与五行玲珑塔两件宝物,让他在这个神魔遍地的世界终于有了一点儿自保之力。

    可以说,正是这玉帝将他召到天庭一纸诏书改变了他的命运。

    要没有这诏书,那他就没有机会跟千里眼顺风耳的高明高觉结拜兄弟,之后更不可能沐浴到天池之水。

    没有天池之水的力量唤醒,或许钟灵还在自己体内沉睡,而他会将做为牧府的少爷,平平凡凡的过完这重生后的一生。

    所以说除非有一天玉帝对他不仁,否则牧长生是绝对不会对他不义的,虽然玉帝在神话传说中一直给人留下的印象不太好。

    看到牧长生不再向自己讨要太阳真火了,钟灵长长出了口气,因为他知道,牧长生已经在太阳真火与天庭之间做出了选择。

    经过这么久的相处,他对牧长生的性格也有了一些了解,因此他对牧长生会做出这样的选择也并不会惊讶。

    可他在出了口气的同时,心中却免不了一丝淡淡的失望,因为他在牧长生的性格中看到了许多和东皇相像的地方。

    而这也是他留在牧长生身边的原因,但他心中同样很清楚,两人只是相像罢了,牧长生却绝对不会是东皇。

    忽然钟灵鬼使神差的蹦出一句:“牧小子,你信不信你在天庭待不长久?”

    牧长生一怔,接着笑问道:“这是为何?”

    “性格!”

    钟灵无比坚定道:“你与玉帝两个人的性格相差太大,而这也决定了你们根本就不是一路人,迟早有一天会分道扬镳。”

    “或许吧!”

    听完牧长生抬头看往天庭的方向,笑道:“不过以后的事谁又说的清楚呢,更何况他对我有恩,所以只要他不对我不仁,那我就绝不会对他不义。”

    “你们一定会分道扬镳的……一定会……”

    钟灵也看向天庭的方向口中喃喃道,似乎是在对牧长生说,又像是在对自己说。

    接着牧长生从天上低头一看,就见这地上还跪满了凡人百姓,于是朗声道:“妖孽已被我打伤,大家不必忧心,还是各自早些归家去吧!”

    他的声音顿时响彻这座城池,之后他转身便要去落凤坡找火灵大王的麻烦。

    “天神请等一下,等一下啊……”

    忽然地上传来喊声,牧长生回头一看,正是那小女儿被火灵大王抢走的钟老爷。

    只听他悲伤道:“刚才那两个妖怪送来我失踪多日女儿的家书,难道我那苦命的女儿被那妖怪……”

    牧长生点点头:“她确实是被刚才逃走的妖怪抓去了。”

    听完这话,那钟老爷双眼中的老泪顿时止不住的往下流:“恳请天神大慈悲,除去那只神通广大的妖怪,救救我那苦命的女儿,也救救我一城百姓吧……”

    说着继续道:“我钟良愿意捐出一半家财为天神大人立功德碑,修盖神庙,传扬天神的功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