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震怒
    呼!

    蛇妖长鞭缠在牧长生的腰上之后,立即奋力朝天上一拽,顿时牧长生整个人就如同一只飞天陀螺般,呼呼旋转着飞了出去,而这也正好解了火灵大王的危急。1ΔΔΔ网w┡.*1w.

    咚!

    旋转中的牧长生催动法力震荡周身虚空,使得身体借由这股反震之力稳住了身形,之后牧长生便目光冷峻的死死的盯住了对面又汇合到一处的火灵大王与蛇妖两个。

    “战!”

    牧长生战意昂扬,挥动一根铁棍继续朝两妖当头而去,铁棍抡动间带起阵阵呼啸的风声,大开大合间尽是无尽的战斗之意,只是他心中对蛇精的长鞭也起了忌惮之意。

    火灵大王与蛇妖立即飞快闪身向两边躲避,只听噗的一声轻响,牧长生的长棍落空,从两人之间砸落,将两人脚下的云朵砸的四分五裂。

    “妖孽,那里走!”

    二妖分开往两边走去,牧长生向两人分开的两边一看,瞬间便决定放弃火灵大王,而是去追那青衫蛇妖。

    蛇妖的道行较弱,只有神游境,等他追上之后便可用深厚修为快将其斩杀,之后再来对付火灵大王也不迟。

    不然有她那根灵活多变的长鞭在一旁干扰,他是很难全心全力对付火灵大王的。

    虽然火灵大王之前伤了元气,但牧长生并不知道他使用凤凰火时到底付出了多大的代价,伤情是轻是重。

    更何况在不远处的落凤坡上,还有一个不知深浅的梧桐树王在一边,所以为了保险起见,牧长生决定还是不冒险,而是稳扎稳打的来,将他们一个个解决掉。

    蛇妖在天空疾飞,一袭青衫在身后拖出一道长长的青色残影,整个人如同一条青色大蛇在天空快左右游走一样。

    不过蛇妖快,牧长生的度更快,毕竟二者的修为高低摆在那里,修为高度就快,这是仙魔谁也无法逾越的一条天堑。

    除非有人身怀特殊的飞行神通或是可以增加度的法宝,这样才有机会打破这条修为的天堑,孙悟空的筋斗云便是这样一种特殊的神通。

    “妖孽,受死!”

    牧长生比蛇妖飞的要高,因此在她上方直接一棍重重砸下,蛇妖听见背后声响,扭头一看,立即脸上露出骇然。

    哧——

    忽然牧长生身后一道破空声响起,只见一杆泛着寒光的长枪瞬间划破长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来到牧长生的身后,往他的背心扎来。

    叮!

    牧长生瞳孔微缩,身体瞬间做出反应而极向一边横移,与长枪擦肩而过,而长枪的枪尖一侧与牧长生身上的铠甲也挨上了一下,出“叮”的一声脆响。

    只见牧长生身后火灵大王正在极掠来,刚才长枪正是由他奋力扔出,此刻的他背后伸展着两只凤凰翅,翅膀上烈焰滔滔,熊熊燃烧。

    而在这种形态下的他,度比起刚才有了极大的提升,甚至还要过了牧长生一筹。

    牧长生皱起了眉头。

    火灵大王身后凤凰翼拍动,须臾间就来到了牧长生的前面,接着伸手轻轻一招,那杆长枪便再度落入了他的手中。

    “大哥!”

    在牧长生棍下死里逃生,逃过一劫的蛇妖脸色有些白的来到了火灵大王身边。

    说实话,要不是火灵大王关键时刻扔出的这根长枪救了她一命的话,那么刚才在牧长生的那一棍下她绝对是十死无生。

    火灵大王轻轻点了点头,接着又抬头看向牧长生。

    “呵,以多欺少?”

    牧长生一声冷笑,接着一扬手中的镔铁棍,继续向前杀去,并且口中大喝道:“来来来,再与我大战个三百回合,看我不拔光你身上的鸟毛,拿你做烤鸡吃。”

    “你找死!”

    火灵大王脸色一黑,凤凰一族为百鸟之王统率三界飞禽,而他身为凤凰一族的一员,心中自有一份特有的骄傲。

    可是此刻牧长生直接拿他跟鸡做比较不说,而去还说要拔光他的毛拿他做烤鸡,在他心中的那份身为凤凰一族的骄傲驱使下,这使得他根本无法忍受牧长生的这种侮辱。

    看着火灵大王向自己冲来,牧长生的嘴角顿时扬起了一抹冷笑,同样挥舞长棍冲上前,疯狂的与其战在了一处。

    看着场中激斗的两人,冷静下来的蛇妖一双倒竖的眼瞳中寒光凛冽,接着只见她转头看向了一旁的狼妖。

    狼妖同样在关注着前面的战斗,一见蛇妖向他看来,狼妖顿时心领神会的轻轻点了点头,接着拉开大弓状如满月,并且搭上了一支利箭,之后对准了正在战斗中的牧长生背后……

    崩——

    一声闷响蓦然在天空中响起,而听到这道声响后的牧长生脸色大变,接着疯狂的奋力一棍震开了火灵大王,而后直接冲天而起。

    由于度太快,原地更是留下了他的残影。

    哧——

    就在牧长生冲天飞起的刹那,一道箭光瞬间就从他的残影透体而过,而且箭光直接射穿了他残影的心脏。

    可不待躲开这道箭光的牧长生喘口气,他的瞳孔就蓦然一缩,因为他感觉到自己背后的脖颈处蓦然一凉,仿佛有一道刀锋架在了他的脖子上,使得瞬间他全身汗毛的根根倒竖。

    危急关头顾不得再回头,牧长生直接运用**玄功化为一道白光闪到一旁安全地方后才重新化为人形。

    这时牧长生再向原地看去,不由又惊又怒,直接大喝一声道:“匕淬毒,好歹毒的贱人!”

    只见那里蛇妖双手各抓一柄短小利刃,此时一脸的可惜之色,而且牧长生更看到她手中那两柄利刃边缘更是闪烁着妖异的蓝莹莹光芒。

    牧长生瞬间明白,这两柄利刃身上都带有那致命的剧毒,就算他沾上能侥幸不死,但下场也一定好不到哪里去,而这也是他如此震怒的原因。

    “多谢夸奖!”

    听到牧长生的怒骂,蛇妖不仅不生气,反而脸上看着牧长生露出了一抹轻笑:“还有,难道你没有听过最毒妇人心这句话么?”

    “好好好,你们这回成功的激怒我了!”

    牧长生闻言气极反笑,目光从火灵大王、蛇妖狼妖,还有象妖与虎妖的身上一一掠过,嘴角露出一抹残忍的笑容:“而作为报答,我现在就送你们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