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解危
    噼啪!

    虽然雷公电母两个雷电源走了,但他们的法器留下的雷霆闪电却还没有全部消失,还有一部分残留在地面,时不时出“噼啪”一声响。┡Ω1网w.1w.

    此时地面狼藉一片,到处都是冒着黑烟的大坑小洞,还有断成一截截的雷击木以及碎石,都是被雷公电母的雷电造成的,真可用满目疮痍四个字来形容。

    那条大黑獒也没了之前的威风,此时只见它双眼无神的静静躺在地面上的一摊血泊之中。

    那些血正是从它身上流出!

    此刻它的身体就像现在这里的地面,布满了一个个被雷电击出大小不一的伤口,深可见骨,触目惊心。

    这些伤口大的如盆,小的如碗,鲜血也仿佛不要钱一般从这些伤口里“汩汩”流淌在了地上,形成了大片的血泊。

    它快要死了,牧长生想到。

    刚才雷公电母的那些雷电就是晋入灵仙境许久的高手都未必能接下,更何况这头黑獒它还是刚晋入灵仙境没多久呢!

    忽然牧长生一愣,只见地面上的那头黑獒原本如小山般的身体竟然开始快变小,最后变到了狮虎般大小才停了下来。

    牧长生忽然摇头失笑不已,刚才黑獒的身体那么巨大绝对是使用了一种能够变大的法术神通,不然这世上哪有獒能长那么大?

    此刻它身体遭受雷电重创,危在旦夕,其身上的法力自然无法维持那门神通的运转,自然会恢复原形了。

    “吼……”

    忽然躺在血泊中的黑獒目露摄人的凶光,挣扎着抬起硕大的头颅环视一周,而后向出了一声沉闷带有浓厚威胁之意的低吼。

    牧长生一怔,而后只见不多时,黑獒身后的一座小山峰上就突然刮起大风,一头巨大吊睛白额猛虎随风出现,并且高高立在山头之上,对底下的黑獒虎视眈眈。

    “嗷呜……”

    下一刻狼嚎之声也蓦然响起,而后就见从黑獒左边的森林之中也突然闪出三头目光幽绿,还露着狰狞獠牙的巨狼来。

    而他们的头狼体型比它们更是庞大,浑身皮毛血红,乃是一头血狼,只见它们嗓子同样出威胁之声,之后一步步朝黑獒的身边逼近。

    轰轰轰……

    接着地面突然莫名震动,而后只见一头高大的黑熊也从黑獒的右前方狂奔了出来,目标同样是场中的黑獒。

    牧长生看出这突然出现的三狼一虎一熊皆是修为不俗的大妖,都有着神游境的修为。

    “你们这几个胆小鬼终于还是忍不住了。”

    忽然黑獒口吐人言,话语中与目光中都带着浓浓的讥讽之色。

    “哈哈,黑獒,听说今日是你渡劫的好日子,我们几个是特地赶来替你助威的。”

    血狼闻言眼珠一转,而后同样口吐人言,话中带着淡淡的笑意道。

    “哼,事已至此还说那么多干嘛?”

    黑熊精不屑的瞥了一眼血狼,冷哼道:“没看见它刚才被雷电之劫重伤,已经快要不行了么?现在正是趁他病要他命的好时候。”

    接着它那双看着黑獒的圆圆小眼睛中露出浓浓的贪婪之色:“只要我们吃了它,再炼化它一身灵仙境的修为法力,到时候我们几个也就能够修成灵仙了。”

    轰!

    小山之上的猛虎高高跃起落至地面,而后同样一步步逼近黑獒,口中道:“不错,它的修为一直压我们一头,这次更是当先晋升了灵仙……”

    接着它无比火热的目光死死盯住了黑獒,仿佛盯住了一顿近在眼前的每餐:“不过可惜,到头来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而且还白白替我们做了嫁衣,黑獒,你说我们该如何感谢你呢?”

    “感谢?”

    黑熊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道:“我们吃他的时候给他一个痛快算不算?”

    接着三头庞然大物开始旁若无人的哈哈大笑。

    “不算!”

    就在三兽爆出了猖狂大笑,一步步向黑獒逼近的时候,在黑獒的身边突然凭空出现了一个白衣年轻人摇头说道。

    来人正是牧长生。

    “你是谁?”

    在牧长生出现的刹那,他身后黑獒的瞳孔顿时也是陡然一缩,它自然认出牧长生就是之前与雷公电母一同站在云端上的男人。

    牧长生的出现不止让黑獒震惊,就是那三头原本嚣张狂笑的猛兽也顿时笑不出来了,黑熊更是对他暴喝出声道。

    “你们不用管我是谁。”

    牧长生摇摇头,接着一指身后的黑獒:“但是只要有我在,今日你们便动不了它,识相的就给我快点滚,免得丢了小命。”

    “哼,好大的口气,想要我们的命,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猛虎冷哼道,接着看向另外两兽:“别看了,上吧,再不上我们的猎物可就没了。”

    黑熊点了点头,接着两只熊掌一合,一口大刀蓦然出现在它肥厚的熊掌中,血狼则目中同样露出了凶光。

    嗤——

    血狼的四爪突然力,在地上抓出了四道巨大的抓痕,化身一道血红的闪电,露出了两排狰狞恐怖的森白獠牙盯住了牧长生的咽喉而来。

    呼——

    在血狼动手的同时,位置处于牧长生身后的猛虎同样动了,它果然不愧有百兽之王的美誉,一动立即大风跟从,一扑就是丈远。

    只见它从牧长生的背后高高跃起,一双巨大的虎爪携带着呼呼风声朝牧长生的背后拍下。

    轰轰轰——

    地面轻震,黑熊人立而起,从正面举起一口大刀向牧长生劈来,只不过比起其它两兽敏捷迅疾的动作,它的动作就无比的笨拙了。

    “冥顽不灵!”

    见此牧长生轻轻摇了摇头。

    而后只见白影一闪,接着那快向牧长生冲来的一狼一虎便口中鲜血狂喷倒飞出去,之后重重撞塌了两座小山峰将它们埋在其中,生死不知。

    叮!

    看到这一幕,那由于体型使得度缓慢笨拙,还没到牧长生身前的黑熊脚步骤然停下,而后手中大刀也叮的一声落在地上也不自知,仿佛吓傻了一般。

    “还来么?”

    牧长生似笑非笑的看向这头黑熊。

    “不……不来了……”

    闻言陷入震惊的黑熊扭身往地上一扑,直接动四足狂奔,还只恨爹妈给它少生了几条腿,度比起刚才冲来的时候也快了不止一筹。

    “这狡滑的大狗熊,谁说熊脑袋不好使的……”

    牧长生被黑熊拔腿就跑一幕看的一怔,接着摇头失笑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