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狮子吼神通
    半月之后,一处妖魔聚集的大山之中。1┡中┡w.1w.

    “你是天庭的人?”

    一只威风凛凛,狮头人身,且脖颈处生有长长鬃毛的雄狮精身披铠甲,手拿一杆长柄大斧从地面斜睨半空的牧长生道。

    牧长生点头道:“我乃天庭伏魔天神牧长生,今奉玉帝旨意前来除你。”

    说完又面色古怪的看了看地下。

    只见此时这做山头之上已尽被雄狮精带来的狼虫虎豹等大妖小怪给悉数占领,而这雄狮精一身修为也算不弱,已经到了天仙境。

    “伏魔天神?”

    雄狮精闻言指着半空中持棍而立的牧长生哈哈大笑道:“没听说过,小的们,你们听说过什么伏魔天神吗?”

    说完雄狮精又大笑着目光扫过他周围的那一山大妖小怪的手下问道。

    “大王,我们也没听说过他是哪路毛神,该不会是打肿脸充胖子,冒充天庭的吧?”

    这时站在雄狮精身边的一个妖兵统领嘿嘿笑着凑上前进言道。

    听到这话,满山遍野的大小妖魔顿时笑的直不起腰来。

    雄狮怪闻言赞许的看了那小妖一眼,又笑着看向牧长生道:“看你这小毛神骨瘦如柴弱不禁风的样子,恐怕我一斧就能将你砸为齑粉,今日你还是快滚回天庭换个名头响亮的神仙来吧!”

    牧长生的身材本来极为修长匀称,可跟这虎背熊腰魁梧高大的雄狮怪一比,立即就像是大人与幼童的区别,故而引来了雄狮怪的嘲笑。

    “泼魔,你找死!”

    牧长生大怒,一身天仙境的气势陡然爆,而后将手中这镔铁棍高高抛起往那雄狮精站立的山顶丢去,口中叫了声:“大!”

    登时那镔铁棍就变得一丈来粗,数十丈长,如同一根擎天巨柱翻倒,横起带着呼呼风声重重向山顶砸下来。

    “不好!”

    雄狮精看到从天而降的巨大铁柱,双目不禁陡然一缩,额头冷汗直冒,再也顾不得自己身后的那些小妖,直接抓起身前大斧而后摇身就化作一道妖风飞到了半空之上。

    轰隆隆——

    就在雄狮怪刚飞到天空上,牧长生的镔铁棍变成的巨柱就轰的一声砸落在山顶,压死山顶的小妖无数,而后从山顶顺着山坡一路横冲直撞的滚滚碾压而下,硬是压出了一条血肉模糊的路来,撞死压伤精怪不知多少。

    顿时此地被铺天盖地般的痛呼与呻吟淹没。

    牧长生对此则冷冷一笑,而后伸手一招,立即那身上沾染了无数妖魔血肉且滚落到山脚下的巨柱就直接从地上跳起,且越变越小向他飞来,到他身前之时已变回了正常粗细。

    可就在即将落入手中之时,牧长生看到棍上的血肉污血后不由眉头一皱,紧接着镔铁棍剧烈震动片刻,停下之时那些污血已经消失不见,铁棍也焕然一新。

    而另一边撇下手下独自一人逃走的雄狮怪到了天空之后再向下看去,就只见那山头运气好的小妖断胳膊断腿,不住呻吟。

    可更多的手下则都是死无全尸,直接被铁柱压成了一摊肉泥,真可谓是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而剩下的小妖则全都被牧长生这一手吓得亡魂皆冒,全都溃不成军,四散奔走逃命去了。

    看到自己被牧长生一下子把他统率上千小妖弄得变成了光杆司令,雄狮怪闪着仇恨火焰的双目死死盯着牧长生咬牙切齿道:“今天你死定了。”

    “来啊,谁怕谁?”

    牧长生不住冷笑:“真好小爷身边还缺一个拉风的坐骑,我看你正合适。”

    “你找死。”

    牧长生话音未落,雄狮怪就双手扬起一斧向他劈来,似乎要将他一斧劈为两半。

    牧长生立即避开了这一斧,接着闪身来至雄狮怪身后,直接扬起一棍就抽在了一斧劈空,还来不及回过身来的雄狮精背上。

    砰!

    下一刻雄狮精立即化身流星,被牧长生一棍子砸到了地面,砸出一个布满裂痕的深坑来,溅起大片尘土飞扬。

    “熊包!”

    牧长生盯着底下不住冷笑:“我当你真有多厉害呢,原来就只是一个会耍口皮子功夫的熊包啊!”

    “吼!”

    忽然地上传来一声充满威严的狮子吼声,牧长生急忙往地面看去,就只见一只三丈大小的巨大黄狮子从那飞扬的尘土中跳出。

    之后甩了甩硕大的头颅,而后抬起看向了还在天空的牧长生,一双威严的狮瞳中充满了忌惮之意。

    “嗷!”

    狮子突然仰天大吼一声,接着扬起四爪开始向天上奔跑而来,四爪踩在虚空中就如同踏在平地上一样,很快就在此来到了牧长生的对面。

    可此时这三丈大小的狮子站在只有七尺的牧长生对面,这画面就好像一只雄狮面对着一只小猫一样的滑稽。

    “哼,变大了又如何?”

    牧长生哼道:“在我眼中,你充其量也不过是一只大点儿猫而已,看我怎么收拾你。”

    牧长生面对这巨大的雄狮怪原形凛然不惧,举棍就朝巨大的狮子打去。

    虽说妖族的天生**强悍,皮糙肉厚,防御力强,在战斗中常常能占到很大的便宜,故而他们的原形战斗也算是一种底牌。

    但是牧长生这个怪胎却与常人不同,因为他是机缘巧合下沐浴了天池之水的人,肉身比起妖族的本体来说一点儿也不逊色,甚至还要强上那么一筹。

    故而面对变为原形的雄狮怪,他心中那是全无一点儿惧意。

    眼见他举棍气势汹汹而来,那巨大的狮子却全无半分动作,只是那么威风凛凛的站在原地怒视于他,不知为何,牧长生心中隐隐升起了一丝不安。

    “须得小心了。”

    牧长生心中打起了十二分的戒备,而他的动作却不见丝毫停滞,两三个呼吸间就飞起扬棍朝着狮子怪的的头上砸下。

    “嗷——吼——”

    眼看着自己的兵器就要砸中大狮子,却在这时它的血盆大口忽然一张,一声震天动地的狮子吼蓦然出,其音如雷,直接将牧长生震得两眼一翻,懵住了。

    “狮子吼神通——”

    而就在即将失去意识的刹那,牧长生脑中蓦然闪过了五个字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