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 坐骑
    啪!

    下一刻大雄狮直接被五行玲珑塔的无量神光死死镇压在地,四爪张开形成一个大字趴在地上,无法再动弹分毫。

    “求生,求死?”

    牧长生抽搐寒光闪亮的仙剑,眸光冰冷的盯着雄狮怪。

    那充满寒意的话更是犹如在寒冬腊月刮过了一道刺骨冰风,让被压倒在地的雄狮怪顿时感觉脊背凉,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何为生,何为死?”

    雄狮被五行相生的不灭神光镇压,身躯也在不断颤抖,但还是咬着牙道。

    “当我坐骑便放你一条生路,至于死……”

    说到这里牧长生眼中寒光一闪,淡淡道:“我想不必我再多说了吧!”

    听到牧长生的话,雄狮怪脸上露出沉吟之色,毕竟为人坐骑也不是什么太光彩的一件事。

    “你最好快一点,我现在很不爽,我也没有耐心再在你身上浪费时间了。”看到雄狮迟迟下不定决心,牧长生轻声哼道。

    这回如果不是它会狮子吼神通,而自己又恰恰对这门神通很感兴趣的话,此刻它早就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而听到牧长生的话,雄狮怪登时心中一凛。

    它自己心中也清楚,刚才它可是差一点儿就要了牧长生的命,倘若此刻敢再说个不字,恐怕立即就会丧命于此了。

    “我……答应……”

    很快雄狮怪就不甘而又无奈的道,虽然给人当坐骑在妖族中是很丢面子,很耻辱的一件事,但面子跟小命一比较,这就很好选择了不是吗?

    牧长生点点头,而后右手向前一伸,立即镇压雄狮怪的五行玲珑塔开始向上旋转着飞天而起,变回一尺大小后落入他的掌心,消失不见。

    然后牧长生手指出淡淡金光,接着他快在身前龙飞凤舞,很快就凭空画出了一枚着金光的金色符印。

    “去!”

    符印画出后牧长生伸手一指那雄狮,立即符印化作一道金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正在从地上爬起的雄狮怪****出去。

    下一刻这道金光就射中了它的额头,还没等它反应过来它就感觉眉心一凉,缓缓的没入了它的额头。

    “这是什么?”

    雄狮怪立即瞪大了铜铃大小的狮瞳吃惊道。

    “没什么!”

    牧长生淡淡道:“只是一点用来控制你的小手段而已,只要你敢对我生出二心,我心念一动就能让你死的不能再死。”

    当听到牧长生说没什么三个字后,雄狮怪不由长长出了口气,可还没等它出完这口气牧长生后半句话就慢悠悠的说出,让它气的差点儿被噎死。

    “你……”

    雄狮怪顿时瞪大了眼死死的盯着牧长生,并且还伸出一只大狮爪指向他,想要说什么可是却什么也说不出口。

    刚才它心中确实升起了一起身就逃跑的心思,可是没想到眼前这小子这么奸滑,还没等它起身就用不知什么手段控制住了它。

    “别那么吃惊。”

    牧长生瞥了雄狮一眼,冷笑道:“我就不信你心中没有什么逃跑的心思,我告诉你,我要的不是废物,而是对我有用有帮助的,倘若哪一天你对我没用了,你的下场你应该想的出来。”

    雄狮怪头上冒出冷汗,顿时没脾气了。

    之后牧长生又取出一粒高明高觉赐予他保命的仙丹给了黑獒去治愈它的伤势。

    虽然这次它不出手自己也无性命之忧,但是通过这件事也可以看出,黑獒心中已经开始慢慢将自己认为主人了,不然也不会舍命相救。

    而对于自己人,牧长生一向很大方,别说这一粒仙丹了,就是全部用光他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吃了仙丹之后,原本气息萎靡的黑獒只不过半个时辰气就伤势全部恢复,又变得龙精虎猛,活蹦乱跳。

    这一幕也看得一旁的雄狮怪眼馋不已。

    它受的伤可一点儿也不比那黑獒少,再加上黑獒力大无穷,兼之勇猛异常,要不是它修为高可以压制其一头的话,说不定这会儿自己就被它直接给咬断喉咙了。

    它回头看了看自己身上那些与黑獒搏斗留下的一道道还血流不止的狰狞伤口,而后黯然的叹了口气。

    人家有灵丹妙药可以治伤,可自己呢,除了什么都没有以外还搭上了自己成为人家的坐骑,现在要想养好身上这些伤,恐怕没有十天半个月是不可能了。

    “嘿!”

    忽然它听到声音,抬头愕然一看,就只见半粒淡黄色仙丹快朝它射来,并且散着清香。

    半粒仙丹落入它那血盆大口,就如同一粒小石子落入一片池塘,没有溅起半点涟漪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快点疗伤,我可不想出门的时候骑一头鲜血淋漓的血狮子出去。”

    将半粒仙丹丢进雄狮怪的口中后,牧长生直接转身走开,雄狮怪的修为深厚,只需半粒仙丹就足够它疗好伤了。

    “第四十五只,任务完成了大半,还剩下三十六只了!”

    牧长生走到一片树荫底下坐下,盯着不远处闭目疗伤的雄狮怪看了看,然后拿出妖魔卷轴沉思了半晌后道。

    玉帝给他的任务是八十一只,现在过去了差不多快一百年,而他也终于将任务完成了大半。

    本来卷轴上有名的妖魔就属南瞻部洲最多,但现在被他收伏的收伏,诛杀的诛杀,现在南瞻部洲上的目标已经差不多被他给全部解决了。

    剩下的三十六只目标差不多就全在其它东胜神洲、西牛贺洲以及北俱芦洲三洲上了,牧长生也开始考虑,自己现在是不是该去那三洲跟剩下的这三十六只妖魔较量较量了。

    咻!

    就在牧长生沉吟之时,忽然两道神光呼啸着从天而降,如同两颗陨石般向他砸来。

    “吼……”

    蹲在牧长生身边的黑獒瞬间就警觉了起来,抬头看着天上出了低吼,就要一冲而上。

    牧长生愕然抬头,然后就现这两道神光居然没有一点儿减的意思,就好像目标本来就是他一样。

    于是牧长生扭头向黑獒笑道:“没事,不用紧张,是自己人。”

    接着牧长生大笑着起身,同样化作一道神光冲天而起,之后三道神光轰然碰撞在一处,而后在天空轰轰轰不停的碰撞。

    地上的黑獒与雄狮怪都明白,天上三人正在进行大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