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丹阳郡
    呼——

    一头高大威猛的雄狮正撒开四爪在天空之上奋力奔走,朵朵白云在它周身不断飘过,而在它的背上此刻正盘坐着一道人影。Ω1中Δ文网wΩ.1w.

    但见他白衣飘飘,背上负有一口仙剑,整个人看起来更添几分潇洒飘逸,凡脱俗之意,而此刻他两道剑眉舒展,双目微闭,周身天地灵气更是不住涌动,却是他正在狮子身上抓紧修炼。

    这正是与高明高觉分开后,正在赶往中土的牧长生。

    七仙女下凡了!

    这算是上百年来唯一令他感兴趣的消息了,因为他知道,很快一段前世耳熟能详的神话故事即将在这个世界真实上演。

    那就是七仙女与凡人董永相爱的故事,而对于这事儿牧长生只想当做一场热闹看,自己并不打算掺和一手的。

    对于上次三圣母那事儿玉帝的处罚,牧长生直到现在仍有些耿耿于怀。

    因为当时依照护法天神所言,自己的处罚应该是打五百金锤后轮回十世,可玉帝当时又是怎么说的,直接加倍,五百金锤变一千,轮回十世变百世。

    要不是后来太白金星与自己两个兄长求情,牧长生都不敢想象自己后来会变成什么样,而他当时的那点儿过错比起这次七仙女与董永的仙凡相恋来,那可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可以这么说,人妖之恋与仙凡之恋算是这个最大逆不道的两个禁忌,一经现,那必将引来掌管三界的天庭无情镇压,绝不轻饶。

    所以这次是他的女儿亲身犯了天条,对于这个坑爹的女儿,牧长生倒要看看玉帝到底会怎么处理,会不会大义灭亲。

    而他现在要去的地方,正是中土。

    据高明高觉所言,那七公主是在两个时辰前下凡的,注意,那可是天上的两个时辰,在地上可就是两个月。

    两个月的时间,这也够七公主和董永生米煮成熟饭了,牧长生想到,自己此去绝对能赶上那最精彩的重头戏。

    三日之后。

    南瞻部洲中土此时正值大汉朝的天下,在位皇帝名刘彻,号汉武。

    刚到中土时牧长生也不由一愣,因为在前世,那里的历史中同样有汉朝,同样有汉武帝。

    可是有一点不同,那就是前世没有神仙,而这个世界却是神魔妖仙遍地,所以牧长生知道,这个世界与前世虽然有些地方惊人的相似,但却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

    摇摇头,牧长生将自己的狮子收入了御兽葫芦后挂到了腰间后,免得吓坏了凡人,之后来到了一座凡人城池。

    此地名为丹阳郡,乃是董永卖身葬父,而后被此地富豪傅员外收为奴仆的地方,那七仙女下凡与董永结为夫妻之后,应该也跟着丈夫进了傅家还债的。

    忽然牧长生轻闭双眼,而后右手食指中指并为剑指,而后着淡淡的金色的光芒的剑指在他双眼前划过。

    等到他的双眼下一刻蓦然睁开之时,两个瞳孔竟然同样出了淡淡的金光。

    牧长生打开了法眼。

    法眼其实只是将法力汇于双目之中,故而许多神魔都会使用,而作用便是能够看到许多肉眼凡胎无法看见现的事物。

    打开法眼之后牧长生再向这城中望去之时,果然现这城池中确实有一道紫色的仙光,虽然被人用法力死死压制变得十分细小,但还是没能逃过牧长生的法眼。

    “七公主,看来你真的在这里啊!”牧长生撤去法眼微微一笑。

    接着他遍汇入了进进出出城门的人群进了城,而后沿着刚才现仙光的地方一路而去,最后来到了一座富贵人家的府邸。

    牧长生绕到大门正前方看去,果然“傅府”两个大字赫然在列。

    既然找到了七仙女,牧长生也不打草惊蛇,而是就近在傅家宅院的旁边租了一个小院,之后一个人住了进去。

    这家小院虽然不大,但胜在简朴干净,而且院中的景色也被人布置的很不错。

    只见院中东边有一丛桃树,此时又逢一年春季到来,院中朵朵桃花盛开,西边的墙角下则生长着一小片绿莹莹的翠竹。

    据院子主人说这本是一个书生家的院子,几年前那书生突然得了重病身亡,而书生治病时向他借了不少钱,最后临死才把院子交给他抵债。

    这些牧长生其实是不感兴趣的,对于这座小院而言,他不是归人,他只是一个过客,等七公主这里的事情一了,他还要继续进行除妖之路!

    院子中除了两个房屋之外,还有一座二层的小阁楼,楼阁上有一个书架,上面摆满了书,这也算是那书生的遗物了。

    与大小妖魔搏杀了上百年,牧长生感觉自己需要好好静一下了,以免导致杀性戾气过重而入了魔道。

    不过不管是杀人杀妖杀魔,只要见了血,那这心中产生的戾气就绝对是无法避免的,杀的越多戾气也就越重,就是神仙也不例外,严重之时绝对会堕入魔道成为魔神。

    其实化解戾气最好的最好办法是研习佛法,俗话说一念成佛一念成魔,虽然佛门的名声不好,但不可否认的是佛法对于化解戾气确实有难以想象的妙用。

    不过因为佛门教徒对于佛门太过虔诚,甚至虔诚到了为此可以付出生命的地步,就像前世俗话说的被洗脑了一样,这就让牧长生对佛门的力量十分忌惮了。

    所以牧长生宁愿自己花时间慢慢化解自己身上的戾气,也不愿意跟佛门扯上一点儿关系,并且靠自己化解戾气也不失为一种另类的修炼。

    之后牧长生便摘下仙剑挂到了阁楼墙上,而后走到书架前抽出了一沓书籍来到书桌前认认真真的看了起来。

    很快牧长生的心神就全部沉入书中世界,之前与许多妖魔战斗后一直处于紧绷,就像一张弓的身体也在不知不觉中放松了下来。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很快便月上柳梢头,接着从隔壁院子里传来了一男一女的声音忽然吵醒了正在认真读书的牧长生。

    牧长生回过神来,接着来到窗边打开窗子向隔壁傅家后院望去,就只见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正相偎着进来了傅家下人所住的后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