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你还敢骗人
    “哈哈,大公主她们也不傻,估计很快就会现不对而折回来了,她们若是为难你,你便说刚才是我逼迫你做的就行了……”

    虽然人已消失,可牧长生的声音却依旧回响在土地公公的石像空间之中,余音不绝而这话落入土地公公耳中,也使得他的脸上露出了深深的感激之色。┡1中文Δ网w%.1w.

    虽然说起来牧长生真的救了他一命,但欺骗天庭公主的这罪过却也不小,这要是那几个姑奶奶追究过来,恐怕他以后的日子也不会怎么好过。

    好在这位上仙也不是什么过河拆桥的人,土地公公心中庆幸到,这事儿因他而起,那造成的后果由他承担自然也不过分。

    事实上牧长生的也正是这样想的。

    天庭神仙分三六九等,可就算一个九品神仙算起来都要比这些小土地身份高贵,土地山神几乎是职位最小的神仙了,平时见到任何一个神仙他们都得毕恭毕敬的。

    如果他们被委派到人类地界的话,那就算他们运气好了,因为在那里他们还能小小享受一些人间香火与供品帮助修炼。

    如果他们运气不好被分到荒山野岭的话,那别说香火供品了,就是庙破了也得他们自己修。

    如果他们运气再差一点儿,被派到的山头地界还有实力强大的妖魔啸聚山林的话,那本领与法力道行低微的他们受到妖魔的欺凌是必然的。

    牧长生就记得西游记中牛魔王的儿子红孩儿把当地的山神土地直接抓到了自己的洞府,然后给当成下人给使唤的。

    所以牧长生觉得,这些土地们平时受那些神仙与妖怪的欺负与气也够多了,他帮不上他们忙也就算了,实在没必要也去欺负他们。

    咻!

    牧长生凭空从地底下冒出之后,又回了一趟他租来小院的阁楼,先用法力将他一掌把阁楼上打出的大窟窿给补上了。

    看着屋中已经让他有些熟悉的各种物件,牧长生轻轻叹了口气,没办法,他现在已经暴露了,这地方绝对呆不下去了。

    而后他走到墙边,看着墙上挂的宝剑苦笑着摇摇头,刚才要不是这把剑的话,他是绝对可以糊弄过大公主的。

    不过牧长生也就在这里短短逗留了片刻,最后他直接伸出右手往墙上一划,那长剑立即就化作一道白光一闪,蓦然消失在他掌心,而他整个人也开始慢慢虚化变淡,最后再次凭空消失。

    ……

    另一边,此时大公主四人正化作红、橙、绿、蓝四道神光在寂静的夜空中呼啸疾驰。

    “不对!”

    可飞出了差不多三百里后,最前方的红色神光忽然停下并且化为了大公主的身影。

    “大姐,你怎么停下了?”

    其它几位公主也快来到了她的身边。

    大公主沉吟道:“刚才那个土地有问题。”

    其它四位公主闻言顿时面面相觑,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那土地能有什么问题?”

    二公主一脸不信的笑道:“难道他一个小小的土地居然还有胆子敢骗我们不成?”

    “我还是觉得有些不对。”

    大公主摇头道:“你们想想,刚才我们问出那小子的事后,那土地是怎么说的?”

    二公主笑道:“还能怎么说,立刻就给我们指明了那小子的逃跑方向啊!”

    大公主点点头,道:“对,我们前口一问,可那土地后口想都没想立刻就答出来了,就好像提前知道了我们要问什么一样,难道你们不觉得奇怪吗?”

    “大姐,你是说……”

    听到这里再加上回想当时情形,其它几人也察觉到了不对。

    “但愿是我想多了吧!”

    大公主低声道,接着看向地面:“不过我还是想确认一下。”

    说着轻轻落到了地面,其它几位公主见此也赶紧紧随其后落到地上。

    很快,她们几个就又将这片地界的土地给从地底下给叫了出来。

    六公主赶紧问道:“土地我问你,刚才这里天上可一个神仙快急急忙忙的飞过去?”

    那土地摇了摇头,道:“启禀几位公主,今夜此地别说神仙了,就是妖怪也没经过一个。”

    听到这话,六公主她们顿时面面相觑,然后看向大公主之时立即吓了一跳,只见此刻大公主额头青筋轻跳,脸上已经隐隐露出了抓狂之色。

    不过想来也是,之前她一个真仙境的高手被牧长生一个天仙境的家伙从眼皮子底下溜了就够她郁闷的了,此刻又被牧长生给摆了这么一道,她不狂那才是怪事呢!

    见此六公主几个急忙喝退此间土地,然后惴惴不安的看向大公主,小声道:“大姐,你说我们现在怎么办?”

    “追!”

    大公主咬牙切齿的轻启双唇吐出一个字来,接着整个人化作一道神光骤然冲天而起,快往丹阳郡呼啸而去。

    见此六公主几人又是面面相觑,最后同样化作神光向大公主追去。

    “土地,出来,出来!”

    一回丹阳郡,上当受骗的六公主立即就怒不可遏的用脚狠狠踩着地面召唤土地,至于大公主则还没有暴走,但还是脸色阴沉的站在一旁一言不。

    “参见几位公主!”

    土地公公出来之后有些忐忑的看着几人,目光也有些飘忽不定,不敢看向几人。

    “你这混蛋,刚才居然敢骗我们……”

    土地一出来,六公主就愤怒的上前一把扯住土地公公的胡子愤愤道。

    “六公主息怒,六公主息怒啊……”

    被扯住胡子的土地疼的龇牙咧嘴,赶紧苦着脸求饶道:“并非小神有胆敢欺骗几位公主,实在是刚才那位神通广大,法力高强的上仙逼迫啊,不然纵是给小神一百个胆子,小神也决计是不敢欺骗几位公主的……”

    听到这话,大公主脸色才稍微舒展了一下。

    而六公主也一脸不甘心的放开了土地公公垂到胸前的白色长胡子,可六公主最后临放开时又重重扯了一把,疼的土地公公眼眶鼻子一片通红,就差一个忍不住老泪纵横了。

    “土地,我问你,那小子现在去了何处?”

    大公主强压着心头的怒气沉声问道,一股看不见的寒意从她身上散了出来。

    感受到这个凉意,土地公公立即打了个寒颤,赶紧畏畏缩缩的又一指南边:“他往南去了……”

    “你还敢骗人?!”

    一听土地公公与刚才一模一样的回答,六公主登时柳眉倒竖,一双漂亮眼眸中出的目光又不善的看向了土地公公的长胡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