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被包了饺子
    牧长生原以为这几个姑奶奶如果看到追不上就会放弃追他的,可他显然低估了大公主她们想要保住七公主秘密的决心。ΔΔ1网w*.1w.

    三天后。

    “你们这么阴魂不散的跟着我到底想干嘛?”

    狮子在天空飞驰,而牧长生倒骑在狮子哭丧着脸望着锲而不舍的向他急追来的四位公主,有些欲哭无泪。

    三天了,这几个姑奶奶追了他整整三天了,而且追的他是满天飞到处跑,一口气都不让他停下喘啊!

    期间他也曾想办法把她们甩开了几次,可她们每次一追丢就跑去找山神土地,而山神土地手下呢又有无数通了灵的草木精怪给他们当耳目。

    这些通了灵的草木外表看上去就与路边寻常草木无异,因此有时候路边随便一棵树,一株草都是开了灵智的,让他防不胜防。

    因此在这样“草木皆兵”的情况下,不管他跑到哪里,大公主她们几个总能如影随形准确无误的追上来。

    不过好在牧长生也有自己的班底。

    一是黑獒,有它的帮忙,牧长生每次总能在大公主她们再次追上来,并且偷偷靠近他的时候提前现她们。

    二就是他的那头坐骑狮子了,因为它跑的足够快,故而饶是大公主有真仙境的修为,但却怎么也逮不住他。

    因此现在的情形就变得十分尴尬了,那就是牧长生怎么也甩不掉大公主几个,而大公主几个呢怎么也追不上牧长生,拿他没有一点儿办法。

    “我们追你干嘛?”

    六公主愤愤道:“我告诉你,既然你知道了我们七妹的秘密,那只要有我跟我几位姐姐在,你就别想回天庭去告密!”

    “我没想告密。”牧长生苦笑。

    大公主两道凌厉的目光盯住了牧长生:“那我问你,你一个天庭的人为什么要隐藏身份鬼鬼祟祟的接近我七妹他们夫妇二人?”

    “我……”

    牧长生立时哑口无言。

    难道他能把他知道七公主会跟凡人好上,而且不久之后会被你们老爹派人抓走,而他是特意跑来看戏这些心中真实的想法说出来吗?

    这话他若是敢说出来,估计就真的会让这几位姑奶奶红着眼抓狂,然后会把他给追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吧!

    “哼,不敢回答了吧?”

    六公主皱了皱可爱的琼鼻,而后哼道:“从之前你指使那个土地公公骗我们那么惨我就知道你小子不老实,我告诉你,除非你跑出南瞻部洲,否则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们也会逮住你的。”

    “六妹!”

    大公主闻言瞪了六公主一眼,显然是责怪她把牧长生逃掉的办法给说出来。

    “哦!”

    被大公主瞪了一眼后自知失言的六公主立马住了嘴,不再吭声了。

    “逃出南瞻部洲?”

    而听到这个办法的牧长生也是有些纠结,因为这办法他也是知道的。

    名义上天庭号称总管三界,但事实上他们的势力范围也只有四大部洲里的南瞻部洲。

    而剩下的三大部洲中,东胜神洲信仰三大天尊与道门,西牛贺洲为佛门的源之地,北俱芦洲则地处苦寒,为妖魔汇集之地,故之上多有一些上古凶兽与大妖出没。

    一旦出了南瞻部洲,那天庭对剩下的三洲的掌控与约束力那就非常的小了,所以他跑出南瞻部洲确实可以摆脱身后这几个姑奶奶。

    只是……

    牧长生脸上闪过犹豫,本来嘛,他南瞻部洲上的任务已经完成可以离开了,而他特意留下来就是看七公主与董永仙凡之恋的。

    现在他时间也花了,若没看到一个结局就这样草草走了,他实在有些不甘心。

    回头看了一眼身后还在对他穷追不舍的大公主等人,牧长生脸上闪过一丝狠劲儿:“我现你们这些公主就是没事干给闲出来的毛病,你们不是爱追吗,那就来追啊,我奉陪到底!”

    说着牧长生很欠揍的喊道:“狮子,张嘴!”

    正在足在天上狂奔,并且驮着他跑的狮子闻言无奈的回过头张开了血盆大口。

    “咻!”

    一粒龙眼大小,能快补充法力的丹药就被他屈指给弹进了狮子的血盆大口中。

    “赶紧补充法力给我跑,我还就跟这几个没事干的公主耗上了!”

    牧长生也被气的了狠,自己都说了自己不是去天庭告密的,可她们实在是太死脑筋了,还要死死追着自己不放。

    既然卯上了,那就耗呗,牧长生很光棍,实在不行了自己再往其它三洲跑,看她们没了那边的土地山神相助还怎么追!

    “可恶啊……”

    看到牧长生这欠揍的样子,气的这几位公主那是个个跳脚抓狂,如果此刻能逮住牧长生,那她们绝对会一人往牧长生脸上招呼一脚。

    双方就这样在你追我赶中又过了半个月。

    而在这半个月里,牧长生又想了好多办法把这几位公主给甩丢了好几次,甚至有一次他还把这几位公主给引到了一真仙境的妖王地盘,希望这妖王争气点,能帮他抵挡一阵。

    可让他大跌眼镜的是,那头妖王刚说了句要抓这几个公主当压寨夫人就被大公主给祭起一条红绸法宝给绑成了粽子,然后被他惹得怒气冲天的几位公主给乱剑砍死了。

    看见这一幕牧长生缩了缩脑袋,额头上顿时冒出了冷汗,再也不敢逗她们了,这一个闹不好被这几个姑奶奶给当菜切了一样怎么办?

    这一日牧长生依旧骑着狮子在前头跑,四位公主在后面追。

    不过与刚开始不同的是,此刻这四位公主早已满脸煞气,而且手中还各执着一明晃晃闪着寒光的宝剑。

    而且此刻经过半个月的逃与追,牧长生的丹药已经被狮子给吃光了,而这几个公主与牧长生的狮子的一身法力早已耗了个七七八八。

    “擦,不行了,我的丹药完了,这几个姑奶奶我算是耗不起了,狮子,趁你法力还没用光,咱们还是赶紧进行战略转移,往西牛贺洲撤吧!”牧长生郁闷道。

    这狮子要是跑不动了,那自己铁定得被大公主几个个追上,到时候……

    牧长生回头看了一眼身后怒气冲天,手中还拿着宝剑的大公主几个缩了缩脖子,到时候自己恐怕不会好过。

    狮子闻言对牧长生翻了翻白眼,你说都被人追的这么惨了还好意思说什么战略转移,直接说赶紧逃不就完了嘛!

    哧哧!

    就在牧长生刚调转方向往西飞了没多久,忽然从天上降下两道神光挡住了他的去路,接着神光缓消散去,化为了三公主与五公主。

    “完了,被包饺子了!”

    看到前头的两位公主与后面仗剑“狞”笑着向他而来的大公主她们四个,牧长生顿时脑袋里一懵,愣在了原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