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再见伊人
    传说日后的刘彦昌就是这么与三圣母结缘的,今日牧长生忽然兴致大起记起了这事,于是想试试看自己能不能也靠这一手捷足先登把三圣母给追到手。1网w.1w.

    “哧!”

    就在众人不知所措之时,忽然从他们身后的圣母庙大殿中射出一道蓝色的虹光在他们头顶快掠过,而后“咻”的向下一转,没入了笼罩在半山腰的云层中。

    众人再次面面相觑,忽然不知人群中是谁喊了一声三圣母显灵了,接着众人便呼啦啦的跪倒,对着悬崖边又跪又拜。

    “啊……”

    此时牧长生变成的书生脸色煞白,正在空中手忙脚乱的乱抓,企图抓到一根救命稻草。

    可惜的是,他是从凸出悬崖边的一块巨石上掉下去的,使得掉下后他距离山壁还有一丈左右的距离,故而他什么都没有抓到。

    哧!

    眼看他距离地面不过十来米,他也紧紧的闭上了双眼等死的时候,忽然一道人影出现在他身旁抓住了他,使得他轻轻落在了地上。

    牧长生轻轻睁开眼,现站在他身边的正是那张令他朝思暮想的绝美脸庞,不由心神一颤。

    “多……多谢姑娘相救!”

    牧长生朝身前站着的杨婵拱手,脸上露出了惊魂未定与感激之色。

    杨婵见此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笑容,看的正在装模作样演戏的牧长生心中一突。

    “多……多谢姑娘相救,小生……小生忽然记起还有要事在身,就先……就先告辞了。”

    看到杨婵的目光,牧长生突然感觉自己好像已经暴露了,不由急着告辞,然后转身落荒而逃。

    “你既然来了,又何必急着要走?”

    杨婵悠悠一叹,身子一闪在原地消失,下一刻蓦然出现在牧长生身前,堵住了狼狈逃跑的牧长生去路。

    “姑……姑娘在说什么?小生怎么有些……听不懂?”被杨婵堵住,使得没有跑掉的牧长生干笑一声道,同时看到这一幕后的他也暗暗心惊,同时大骂自己失策。

    原来这杨婵看上去柔弱,但实际上居然还是个不折不扣的上仙境高手,比起现在吃了七转仙丹后功力大增的牧长生还要强横。

    上仙境牧长生见过的不多,太白金星算一个,哪吒算一个,现在又多了一个三圣母杨婵。

    杨婵是上仙境修为,那估计在他来的时候就已经被人家现了,可笑他还在人家眼皮子底下班门弄斧,耍什么小手段。

    此时的牧长生心中充满了挫败感,原本对于杨婵的火热爱意的他头脑瞬间也冷静了下去。

    “牧长生,你还想装模作样到什么时候?”

    杨婵被牧长生的死不承认搞的是又好气又觉得好笑,一双俏生生的美眸也带着怒意死死瞪住了牧长生。

    牧长生干笑道:“三圣母真是好眼力,没想到我的神通变化居然被三圣母看穿了。”

    “看穿了什么?”

    杨婵哭笑不得道:“我的道行比你高,灵觉自然比你要灵敏许多,故而自你来到我华山上空之时我就已经现你了。”

    说着她又诧异的上下看了牧长生一眼:“倒是你的这身神变化,如果不是我之前就知道是你的话我还真没有看穿,你这是门什么神通?”

    牧长生嘿嘿一笑:“你猜,我想这门神通你是再熟悉不过了。”

    “熟悉?!”

    杨婵闻言面露沉吟,片刻忽然惊道:“我二哥的**玄功?”

    “什么叫你二哥的**玄功?”

    听到这话牧长生立马不乐意了,哼道:“天下会**玄功的人多了去了,我的**玄功师承可跟他不一样。”

    说起来自己的老师袁洪还跟杨戬是对头呢,在封神大战时两人都身怀**玄功,只是一个在殷商为帅,一个在西周拜将。

    并且二人中杨戬还修炼了肉身成圣,袁洪修成了不死之身,所以二人相遇自然少不了一番龙争虎斗,最后的结果却是势均力敌,二人斗了个旗鼓相当,棋逢对手。

    所以听到杨婵这么推崇她老哥,牧长生心中也微微有些不忿。

    杨婵也不在意,因为牧长生说的确实没错,天地间会**玄功确实不止她二哥一人。

    “对了,你忽然来我华山有什么事吗?”杨婵忽然问道。

    牧长生道:“我只想来看看你。”

    说完深情的看了杨婵一眼。

    杨婵被看的俏丽一红,低声道:“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你是天庭前途无量的神将,所以不要因为一些不必要的人和事误了你的前程。”

    牧长生急道:“倘若我愿意为那些不必要的人和事放弃我的前途呢,那么那个人会为我动心,会跟我走吗?”

    杨婵闻言惊讶的抬起了头,可抬起头后却陷入了沉默,好半天后才苦涩道:“不会,就算你放弃你的前途,她也不会为你动心,跟你走的。”

    “为什么?”

    牧长生听到这个答案顿时整个人如遭雷击,脑中轰然一震,身子不由自主的晃着退了几步。

    “不为什么?”

    杨婵冷漠道:“因为神仙是不会动情的,永远都不会,他们永远都是没有七情六欲,都是高高在上的神仙。”

    “神仙么?”

    牧长生凄然一叹,接着道:“三圣母保重!”

    说完他便失魂落魄的向前走去,走了几步后忽然化作一道虹光冲天而起,没入高空的云端消失不见。

    牧长生感觉到自己的心似乎碎了好几瓣,而且他似乎还能听到破碎的声音。

    他有了一段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的感情。

    牧长生在天上苦笑着长叹:“果然特么的情之一字最伤人,说的真是太特么对了……”

    “对不起!”

    看着牧长生失魂落魄冲天而起的被影,杨婵心中一痛,道:“你的心意我全明白,可是我们真的不能在一起……”

    接着她茫然抬头看着天空,道:“我们若是在一起,天庭是不会放过你的,到时候就连我二哥他也会被我连累,他是我最亲的人,所以……我们是不能在一起的。”

    眼泪也不知何时挂满了那张令牧长生日夜魂牵梦萦的脸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