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封印不如怀念
    “小子,我们现在去哪?”

    狮子脚下生风驮着牧长生在天上飞驰,而牧长生整个人却怔怔望着前方空无一物的天空呆,闻言哦了一声:“随便!”

    说完整个人又陷入了呆的状态之中。Δ1中Δwん.ん1w.

    “随便?!”

    狮子额头上青筋隐隐开始跳动。

    娘的,自己从一个威风八面的大妖王沦为他的坐骑就够憋气了,可这坐骑当到现在人家让自己带着他随便飞的份上也没谁了吧!

    难道自己就要带着他在天上一圈接一圈的溜达他才满意,那还不累死自己?

    不过虽然心中不满,但狮子确是一点儿也不敢表现出来的,尤其是最近当他得知牧长生的修为到了真仙境的时候。

    天仙境的时候自己就斗不过他,更不用说这小子到真仙境了,所以他现在只希望与牧长生约定的百年之期快点到来,然后牧长生会遵守约定还他自由。

    三圣母啊!

    牧长生怅然一叹,抬头迷茫的看了看天上,难道自己注定与她有缘无分,她注定了日后会跟了那个叫刘彦昌?

    要不……

    牧长生眼中凶光一闪,心中陡然升起了一股邪恶的歹念,既然知道了三圣母日后会跟那刘彦昌结缘,那自己何不提前除掉刘彦昌?

    想那刘彦昌不过区区一介凡人,以现在自己真仙境的那足以搬山拿岳的力量,除掉他不就跟碾死一只蚂蚁一样?

    牧长生越想越觉得这个办法靠谱,而他的双眼也在他的这种想法下不知不觉慢慢变的赤红,身上也升腾散出了一股凶戾的煞气,使得他也似乎变成了一头令人望而生畏的人形洪荒猛兽。

    牧长生的突然散的煞气使得他屁股下的狮子心神狂震,立马就现了不对,扭头看去时就只见牧长生此刻面色疯狂,周身还有一缕缕黑色的煞气如同雾霭般将他围绕!

    “咚!”

    就在牧长生身上的煞气越来越重,几乎要凝结为实质的时候,忽然他脑海中传来一声钟响,宛如天地开辟之初的诞生的大道之音,使得他身上的煞气快消退,变红的双眼也瞬间恢复清明。

    “噗!”

    接着牧长生脸色一白,喉结滚动,一口鲜血忍不住喷出。

    “小子,你怎么了?”

    牧长生屁股下的狮子大惊,这小子刚才不还是在呆么,可这怎么突然身上就散出了那么浓郁的煞气呢,然后还吐血了?

    刚才的那个声音只是在牧长生脑中想起,故而它没有听见那声如同大道之音的钟声。

    “无妨!”

    牧长生抬了抬手,脸色复杂道:“我刚才修炼时不小心出了点岔子,受了点伤,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

    “是么?!”

    狮子有些狐疑的看了一眼背上的牧长生,但却没有多问,然后带着继续在天上漫无目的的飞。

    坐在狮子背上的牧长生神情复杂,识海中只有巴掌大的元神也有些气息萎靡。

    “钟灵,我刚才……怎么了?”

    犹豫了一下,牧长生问钟灵道。

    “没事儿,也就是差点儿走火入魔!”

    钟灵说的轻描淡写,而后瞥了他一眼,道:“你的心乱了!”

    牧长生愕然,而后苦笑着点点头。

    “你小子性格坚毅,自修行以后多时与妖魔生死搏杀,一颗道心也算坚定稳固。”

    钟灵有些诧异:“可是这回怎么了,道心失守不说还差点儿走火入魔,差点儿就沦为魔道,难道是因为刚才那个女娃?”

    牧长生默然不语。

    看到牧长生默认,钟灵无语道:“你说你为一个女人值得吗?”

    牧长生脸上闪过痛苦,但还是点了点头。

    “那现在呢?”钟灵再问。

    闻言牧长生沉默一阵,最后一声长叹:“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既然有缘无分,我又何必纠缠不休?”

    “你真的会放弃?”

    钟灵一脸不信道:“你小子性格倔的就跟头驴一样,说好听点叫执着,可要说的不好听那可就是偏执了,我才不信你会这么轻易放弃。”

    “不一样的。”

    牧长生苦笑着摇摇头,对钟灵,又好像是对自己说道:“其它的事都可以勉强,可唯独感情这事不行,我跟三圣母终究是有缘无分,钟灵,你就别替我瞎操心了。”

    自己一往情深又能怎样?

    终究还不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牧长生心中充满了挫败,失落,与无奈。

    刚才正是这些负面情绪导致他道心大乱,最后更是失守,要不是危急关头钟灵出手相助,或许他真的将会沉沦魔道,最后万劫不复。

    牧长生摸了摸胸口,那里正隐隐传来痛彻心扉的感觉,片刻后他的脸上忽然露出决然之色,接着手捏法诀手上白光亮起,而后蓦然指向了自己的眉心。

    这是一个封印记忆的法术,使用它便可封印自己或他人的某一段记忆,与三圣母的这段回忆实在太痛苦,所以他决定将其封印起来。

    可是最后距离眉心最后一寸时,牧长生的手终究还是停了下来,最后慢慢垂落无奈的叹了口气。

    “为什么停下了?”

    钟灵问:“直接封印不好吗,何必非要让自己这么痛苦?”

    牧长生摇头道:“虽然痛苦但我无悔,留着它比封印它对我更有意义,封印不如怀念!”

    “嘴硬!”

    钟灵撇嘴,心道:“心里放不下就直说,对我还藏着掖着的,还说什么封印不如怀念,你觉得我信吗?”

    牧长生神色复杂的看了看身后的华山,接着转头毅然道:“狮子,走,我们去西牛贺洲!”

    “西牛贺洲?”

    狮子一愣,诧异道:“那里可是佛门那帮秃驴的地盘,你去那里干什么?”

    牧长生从怀里掏出一个卷轴慢慢摊开,目光在上面掠过,面无表情道:“斩妖伏魔!”

    狮子脖子一缩。

    跟了牧长生这么久的他当然也见过了牧长生的妖怪卷轴,并且得知他的名字在上面赫然在列。

    也正是因此才引来了牧长生这个煞星来到了他的地盘,使得他从一个威风八面的大妖王变成了一个失去自由与面子的坐骑。

    此刻见牧长生拿出这份妖怪卷轴,老狮子就知道这回又有哪个妖怪要倒霉了,心里幸灾乐祸的他顿时脚下跑的更快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