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分离
    与此同时,西天大雷音寺。1ΔΔ网w.Δ1w.

    高坐于九品宝莲台上的巨大佛陀身影再度用深邃的目光看了一眼东胜神洲,而后双手合十宣了声佛号,继续为身前的众菩萨罗汉讲经。

    “猴子出海学艺了?!”

    牧长生有些惊讶。

    如果接下来的剧情按他知道的走向,那么猴子在花果山出海后就在南瞻部洲上与西牛贺洲上寻仙访道,差不多是十年左右。

    之后他会在西牛贺洲找到菩提祖师这位西游世界中的神秘高人,接着从菩提祖师处那里学得七十二变、筋斗云以及法天象地等一身惊天动地的本领神通……

    “不知不觉就在人间待了三百多年了!”

    牧长生脸上带着感叹,当初猴子出世时他就已被贬下凡,而猴子是在花果山当了三百年的猴王才选择出海去学长生不老之术的,如此算来他在人间确实已经待了三百多年。

    不过此时的牧长生蓬头垢面,衣服也破碎成小布条挂在他的身上,头散乱着披在他的脑后和脸上,其中还夹杂着几根枯草,只露出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像极了一个原始的野人。

    这倒不是牧长生喜欢什么另类的打扮,而是在这些年里,他与那些妖王战斗实在太过激烈,以至于每次战斗后他的身上衣物全都会在战斗中被损毁。

    头几次牧长生还不厌其烦的把自己收拾成白衣偏偏公子的模样,只是这时间一长,牧长生也有些嫌麻烦,于是就不管了,最后使得他变成了这副模样。

    “猴子出海了,我也是该去见识见识传说中的齐天大圣了……”

    牧长生自语,而后向不远处正在晒太阳的狮子一招手,狮子见此则懒洋洋的走了过来。

    “干什么?”

    老狮子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后问道。

    “啪!”

    牧长生伸手朝它眉心一指,立即一枚着光的金色符印从它的眉心慢慢的飘了出来,接着在一声轻响中如同一个气泡般破碎,最后化成点点金芒消散在天地间。

    “这是?!”

    原本懒洋洋的狮子见此精神一震,立马一张狮子脸带着惊喜看向了牧长生。

    牧长生轻轻点头,微笑道:“依据约定百年之期已到,还你自由!”

    说完牧长生又道:“当初说好一百年,可我这些年忙着修炼忘了时间,多耽搁了你几年,真是不好意思!”

    “你真的肯放我走?”

    老狮子侧着有些不敢相信,至于牧长生后面那句话则被它自动忽略了。

    笑话,就算它真的不满它能说出来吗,现在他正要放自己走,要是因为这话反悔了怎么办,到时候倒霉的不还是自己?

    “嗯!”

    牧长生点点头,而后又补充道:“前提是你日后不许害人,嗯……害好人!”

    闻言狮子大喜,转身就朝天上奔去,并且口中叫道:“你小子放心,我修行只为贪图享乐,害人那些事什么的我都懒得去干!”

    听到这话的牧长生立即回想到起了狮子曾经说过的它的理想抱负后,不由哑然失笑不已,忽然他脸露笑意朝狮子背影喊道:“嘿,记得以后混不下去了来天庭找我。”

    再怎么说也相处了几百年,虽然这头老狮子是个奸猾无比的老油条,但也确实帮过他不少忙,故而他给狮子许下了一个承诺。

    “老子是要去当一个逍遥快活的山大王,我才不去天庭受那份鸟气呢!”

    狮子哈哈大笑着,背影渐渐消失在牧长生的视线中。

    闻言牧长生收回目光轻笑着摇头,人各有志,这老狮子既然选择当山大王他也不去勉强。

    “恩公,我也要走了!”

    这时蹲坐在牧长生身边的白狐忽然开口道,此时它全身的皮毛柔顺光滑,身上雷公电母雷电留下的伤痕也早已消失,与当初刚被牧长生救下的凄惨模样真的是判若两狐。

    并且经过这些年的修炼,还有食用牧长生猎来的那些妖王肉后,它的灵仙境修为也已稳固且根基坚实,若是不出意外的话,三百年之内它必可修成天仙境。

    “你也要走了么?”

    牧长生一怔,然后蹲下身来看着它,并且伸手去摸了摸它的脑袋,而白狐也用头在牧长生的手心中蹭了蹭。

    “我离家已百年岁月,家中尚有一老父,他定然担心无比,所以我要回家去了。”

    白狐笑道:“况且恩公马上就要有事去忙吧,恩公对我有救命之恩,我自然不愿拖累了恩公的脚步。”

    牧长生一愕:“你怎知道我有事要忙?”

    白狐笑道:“恩公看了传信玉简后,我看了恩公的脸上知道的。”

    说完白狐叫了声恩公保重,而后从牧长生的怀中跳出,几个跳跃间就跑到了不远处的山石中,身形隐入其中消失不见。

    “好机灵的小狐狸!”

    牧长生失笑,接着站起身看向东胜神洲。

    虽然猴子已经从花果山出海去了南瞻部洲,但他还要去东胜神洲一趟将妖魔卷轴上剩下的那几只妖怪铲除才行。

    他现在在肉身成圣的造诣已经不亚于当初对上的李靖了,以他现在的真仙境实力对付东胜神洲上的那几只天仙境灵仙境的小妖怪,那绝对是杀鸡用牛刀了。

    处理他们绝对用不了多长时间,到时候他便可以

    悠哉的去找那只猴子了。

    咻!

    牧长生目光一转抬头看着天上,整个人忽然化作一道炽盛的神光拔地而起冲上了天际,再次变成了外表清秀的白衣公子,不多时被他从身上振落的那些布条枯草与污垢才缓缓落地。

    就在牧长生腾空而起时,忽然在刚才白狐消失处的那些乱石背后一道白光一闪,接着跑出了一个白衣少女。

    只见她约有二八年华,身着一尘不染的白衣,一头黑散在脑后,全身肌肤胜雪,并且还生着一张祸国殃民的俏丽极美面庞。

    “恩公……”

    只见她在地上快向着牧长生远去的方向全力奔跑,并且双手合在嘴边朝牧长生出了一声力竭的大喊。

    此时牧长生已腾空到了天上,但现在他有真仙境修为在身的耳力又是何等的惊人,这一声大喊自然逃不过他的耳朵。

    闻言他停住然后低头往地上看来,而看到牧长生停下后白衣少女也停下脚步,昂迎上了牧长生的目光。

    看到了美丽的白衣少女后牧长生先是一怔,而后失笑道:“原来小狐狸变成人这么漂亮啊,怪不得一直不让我看。”

    笑完后牧长生摇摇头,而后全身法力鼓荡,整个人再次如同离弦之箭冲向了东胜神洲的方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