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给猴子改命
    有人说,猴子品行不好。1中┡w*.ん1w.

    但他们却不想猴子由天地孕育而出,天生无爹养无娘教,只能终日与一帮猴子厮混生活,试问他跟一帮猴子为伍能学到什么人类的好品行?

    就是后来他出海历尽千辛万苦找到菩提祖师又如何,菩提祖师也不过只教了他神通法术,却从未教猴子一点儿做人的道理。

    一个从来没有人教道理的猴子你要以人类道德标榜评价他,公平吗?

    看着正在狼吞虎咽的猴子,还有他身上血流不止的狰狞伤口与一路辛劳与风尘仆仆,牧长生忽然心中感到一丝心疼与心酸。

    此刻的他还是只普通的猴子,还在为如何才能寻到会长生不老法术的神仙而愁,但却丝毫不知日后他将会何等的威风八面,亦不知他后来被如来镇压于五行山下五百年时又是何等的凄凉……

    两人身前的篝火跳动,勾勒映照着猴子有些狰狞的脸庞,思绪万千的牧长生沉吟片刻,目光忽然慢慢坚定了起来。

    因为他在心里下了一个决心:不是没有人教猴子怎么做人吗,那就他来教;不是所有人都看不起猴子是一只畜生吗,他看得起!

    如果可以的话,牧长生更想改变猴子的命运。

    不然就算猴子变成了神通广大,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齐天大圣,可头上若戴上紧箍,那他跟世间那些耍猴人手中的猴子又有何区别?

    至于西游什么的,就让它见鬼去吧,牧长生嘴角泛起冷笑,佛门为了将力量渗透到南瞻部洲争夺香火信仰还真是不择手段。

    可若是他教会猴子做人,并且将从菩提祖师那里学艺归来后的猴子举荐到天庭,试问天庭有自己护着,猴子还会像日后那样只被封一个给人看马养马的弼马温吗?

    还有,玉帝不是有称雄三界野心吗,他不是需要大量的人才吗,那猴子的潜力远远过自己,他就不信玉帝如此枭雄会错过这样人才。

    若猴子也成为玉帝的人,那俗话说打狗还得看主人呢,到那时西方佛门若想再打猴子的主意就得看玉帝的意思了。

    想到这里牧长生嘴角露出了微笑,哪怕猴子在天庭的日子过得再差再不好,他也不信不会比头上戴着一个紧箍陪着一个肉眼凡胎的和尚去西天取经看人脸色强!

    此时牧长生心中已经对如何改变猴子的命运做出了计划,另一边猴子也将第二块烤肉也全部吞下进了肚子。

    “饱了吗?”牧长生笑问道。

    猴子也嘿嘿一笑,而后目光忍不住往牧长生手上瞥了一眼,然后拍着自己的肚子向牧长生连声示意道:“饱了饱了……”

    牧长生顺着他的目光低头一看,然后现那块自己那块肉还抓在自己手中时不由失笑不已,这猴头居然还会不好意思。

    显然这货刚才还没吃饱,只是见自己总共烤了三块肉,而他吃了两块,所以不好意思开口要第三块了而已。

    “给,既然没饱的话那我这块也给你!”

    牧长生又笑着把肉递向猴子,同时也暗自为猴子的不凡感到惊奇。

    这猴子果然不愧是天生地养的灵猴,要知道他的这肉可不是普通的肉,而是他为了修炼肉身成圣特意斩杀的那些作恶多端的妖王,修为差不多都是真仙境。

    普通人要是吃上一口那都能让他们三五个月都吃不下饭了,可这猴子却一连两块都下了肚还不见饱,可见这猴子确实不一般。

    看到牧长生又把肉递过来,猴子立马兴高采烈的跑过来伸手要接,可手刚要碰到牧长生递来的肉时又不好意思的缩了回去,讪讪道:“我要连这一块儿都吃了,小哥儿你怎么办?”

    “放心吧,我傍晚吃了干粮,不饿!”

    牧长生笑着把肉塞到猴子手里,而猴子接过肉后更是索性一屁股坐到了牧长生的身边吃,显然是对牧长生彻底放了心。

    片刻后,猴子直接将这第三块肉也给风卷残云般扫荡了个干净,牧长生也笑着看他吃完。

    “呼,终于吃饱了一回!”

    吃完后猴子惬意的道,这一句话听的牧长生又是鼻子一酸。

    猴子离开花果山这些年,孤身一人在陌生的人类世界闯荡,可以想象这其中定然经历了无数外人难以想象的磨难,吃了很多的苦。

    待他吃完,牧长生这才拿着一块从身上扯下,上面有一些白色粉末的布条道:“来,猴子,我给你的伤上点药。”

    上面的粉末是他碾碎的治伤仙丹,用了它第二日猴子的伤口定然会完好如初。

    猴子看了一眼牧长生,出于对牧长生的信任他给牧长生伸过了胳膊,之后牧长生先找来水替他清洗了伤口,最后这才小心的替他包扎好。

    等包好伤口牧长生抬头时却是一愣,只见猴子正直勾勾的盯着他,双眼中正带着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

    “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牧长生笑道。

    猴子轻声叹道:“自我记事以来你是第一个对我这么好的人,给我吃的不说还给我治伤。”

    牧长生听的出猴子的话中还带着深深的无奈。

    牧长生轻轻往树上一靠,然后这一人一猴在璀璨的夜空下与篝火的照耀下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

    其中大部分是猴子在说,牧长生在听,而猴子则讲他是怎么成为猴王的,又是为什么会出海,最后在人类世界又吃了多少苦。

    ……

    次日一早,牧长生睁开眼醒来,现身旁已经没有了猴子的影子,猴子已经不辞而别。

    一串金黄的香蕉静静的放在的他手边,其中还有几根已经烂掉了,而在香蕉旁边还有一块染着血迹的白布条。

    看见这些牧长生又是一笑。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串香蕉之前一直被猴子背在身上的,而那烂掉的部分的香蕉正是昨天那头老虎给拍烂的。

    猴子不告而别却留一串香蕉在这,这其中的意思是再明白不过了。

    “是想报答我么?”

    牧长生轻轻笑着,伸手剥开了一根香蕉,吃完之后将蕉皮一甩,而后起身笑道:“不过幸好猴子你还没有学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