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点化(上)
    大五行神通乃是当初钟灵所授,威力不凡,修习之后便可任意使用五行之中的法术,而刚才牧长生使用的便是其中一种叫做遁地术的法术。1Δ网w.*1w.

    说起遁地术,牧长生自然就想起了一个封神中靠遁地成名的人——土行孙。

    不过土行孙修习的乃是他师父惧留孙教给他的地行术,比起遁地术来说,地行术更像是遁地术的进化版。

    地行术一旦使用便可在地下行走如履平地,度更可日行千里之远,而遁地术撑死一日也不过五六百里。

    此时猎户的房屋之内锅中的水已经烧开,猎户这时也磨好了刀,而后来到锅边伸手揭开锅上的盖子,立即水汽腾腾布满房屋。

    看到水开了大汉脸上一喜,于是一手拿着磨好的锋利短刀快步来到了关着山鸡野兔的笼子前,而后蹲下目光在其中的山鸡野兔身上来回扫视,寻找一个下锅的对象。

    而看到大汉那热切的目光,立即笼中的山鸡野兔们吓得瑟瑟抖,紧紧的缩在一个角落恐惧的望着大汉。

    看到大汉此刻的样子,就连另外两个笼子里的老虎跟豹子也不由向一边躲了躲。

    “喂,你要干什么?”

    猴子在笼子抓着铁笼气愤道。

    大汉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然后打开笼子的门,伸出蒲扇般的大手像捏小鸡仔般将跟猴子一起抓来的一只较肥的山鸡提了出去。

    接着大汉将笼子门关上后又返身坐下,而后左手轻轻一按就压的山鸡定定躺在一块木板上动弹不得,而后大汉冷漠的高高扬起了手中的刀,对准了山鸡的脖子。

    “不要!”

    猴子睚眦欲裂出一声哀嚎,虽然明知道这改变不了什么,但他也不想这个刚认识的山鸡就这样死在这个残忍人类的手下。

    “唉!”

    就在这时一声轻叹在房外响起,可是却清楚的传入了房内大汉以及所有动物的耳中。

    “谁?!”

    大汉大眼一瞪,问道。

    吱呀!

    这时被大汉在里面紧紧关住的房门就像没有关上一样,被人从外面轻轻推开,接着一个人影慢慢走了进来。

    “小哥儿?”

    待看清楚来人后猴子先是一愕,接着大喜,赶紧对来人招手,好像生怕来人看不见他一样。

    进来的不是刚用遁地术穿过伏虎罗汉法宝钵盂的牧长生还有谁?

    “你是谁?”

    在看到牧长生轻而易举推开了他关好的房门后大汉双眼瞳孔骤然一缩,而后冷声喝道。

    并且他的脸上却全无一丝惧意,他能赤手空拳干翻三头黑熊,山上狼虫虎豹见了他都绕道走,现在进来的这个瘦瘦弱弱的年轻人在他眼中简直不值一提。

    比起他铁塔般的魁梧体型,牧长生这匀称的身体就确实有些瘦弱了,就跟成年人与幼童一样。

    牧长生对猴子笑着点点头,而后轻声道:“我叫牧长生。”

    “那你来我家里干什么?”

    听到牧长生回答了他的问题,大汉脸色稍缓,然后又问道。

    “我来这里是希望你能够放了这些动物,给它们一条生路。”

    牧长生指着屋内笼子里的动物道,并且在看到笼子里还关着一只老虎一只豹子时也不禁一愕,这猛人完全是把老虎豹子当小猫小狗养啊!

    “放了它们?”

    大汉目光在屋中动物身上一扫,而后盯着牧长生一乐,笑道:“行啊,你身上带了多少钱,只要你有钱,它们我完全都可以卖给你。”

    牧长生微微一笑:“我身无分文!”

    牧长生话音刚落,大汉的笑脸就唰的一下冷了下来,之后抖手一甩,手中短刀立即化作一道寒光向着牧长生咻的一声飞来,擦着牧长生的侧脸而过,最后梆的一声扎到了墙上。

    “你这是特意跑来消遣我么?”

    大汉脸色阴沉的仿佛要滴下水来:“现在你可以滚了!”

    牧长生依旧笑着看着他,不为所动。

    “小哥儿,你快跑。”

    猴子急的大喊道:“这个家伙就是个怪物,连老虎黑熊都怕他,你救不了我的,快走!”

    牧长生一怔,而后看着猴子摇了摇头。

    “不走是吧?”

    大汉见此猛地起身来到牧长生跟前,伸出蒲扇般的大手向牧长生肩头抓去:

    “那我送你飞出去!”

    啪!

    下一刻大汉的手就落到了牧长生的肩膀上,接着如同钳子般扣紧,而后用力一抓,想要将牧长生提起来。

    可是这一提之下他竟然没有提起来,大汉的脸上立即露出震惊之色,他的力气有多么恐怖他心里是清楚的。

    曾经他家乡的河里有一头蛟龙作乱,他曾与一些勇士结伴那头蛟龙搏杀角力,最后他在机缘巧合之下误饮了蛟龙血,接着昏迷了三天三夜后就拥有了龙象巨力,变得力大无穷。

    现在寻常的狮子老虎在他眼中就跟小猫小狗没什么两样,上千斤的巨石他单手就可以轻松随意的举起,可现在他居然拿一个看起来瘦弱的年轻人没办法,这不是开玩笑吗?

    之后不信邪的他又试了几次,到最后连双手都用上了,脸都变的涨红,可他依旧没有把牧长生给提起来。

    更可恶的是,自己那如同铁钳般,能随意将石头碾成粉末的大手落在那年轻人身上,那年轻人居然看起来一点儿也不痛不痒,就好像没有感觉一般,这也太打击人了不是。

    难道自己的神力消失了?这么多年,大汉头一次对自己的神力产生了怀疑。

    “不错,你有把子好力气。”

    牧长生笑道:“单臂至少三千斤的神力,双臂的话至少有七千斤,差一点儿我就还真的被你给提起来了。”

    他现在的力气的九千多斤,并且现在还在持续增长,每天一个变化,而这大汉的这身比某些神仙力气还大的神力日后却是不能增长了。

    “力气比我大有什么?”

    大汉见自己引以为豪的神力对牧长生不起作用后哼道:“反正我说了,这些畜生你要想带走,可以……”

    接着把手往牧长生眼前一伸,:“拿钱来,没钱今儿个你连它们的一根毛都带不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