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菩提祖师
    使用腾云驾雾之术招来白云准备踏上去的牧长生把那只踏出的脚收了回来。?中?文??..

    他忽然决定不回天庭了,因为他要跟着猴子去见一个人,一个神龙见不见尾,同时令他对其身份非常感兴趣的高人——菩提祖师!

    菩提祖师,有着佛门的名字,道家的打扮,儒家的行事思想,在原著中菩提祖师被描写为一个为人低调且精通儒释道三家的高人形象,神通广大、法力高深,教化广泛弟子众多。

    在猴子拜师后,只用了三年就把一只猴子教成了齐天大圣,他的本事可见一斑,尽管这其中猴子的先天神天赋无双,但是菩提祖师在其中的作用也绝对是不可替代的。

    所以牧长生便暗自有跟上了猴子,同时因为知晓猴子附近还有个伏虎罗汉,所以他只是远远的吊在猴子身后很远。

    但是因为他有黑獒的鼻子,所以他一点儿也不担心他会跟丢。

    猴子离开他后便在四处寻仙访道,差不多这样过了一年之后,这一日忽然猴子来到了一座秀丽的高山上。

    同时牧长生感觉到附近有法力波动,急忙睁开法眼看时现伏虎罗汉已经施了隐身法驾着祥云往西天去了。

    牧长生心头一震,知道菩提祖师的灵台方寸山总算是到了。

    这时猴子已经遇到了那个唱着菩提祖师教了道歌的樵夫,并且得其指路往南而去,差不多行了七八里之后果然见到了一座洞府。

    洞府大门紧闭,只有门前立着一块石碑,上书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十个大字,正是那菩提祖师的洞府。

    原著中提到猴子来到这里不敢敲门,于是在洞府门前的大松树上吃松子玩耍,不过现在猴子得牧长生教其仁义礼智信,自然不会再像之前那样顽劣了。

    只见猴子上前敲了门,不久之后一个童子开了门,两人说了几句后猴子就跟着那个童子进了斜月三星洞。

    待猴子进去后那斜月三星洞的大门再次关上,斜月三星洞前的空地上才白光一闪,从中现出了牧长生的身影。

    牧长生出现后神情凝重的看着洞门,脸上忽然露出纠结之色,因为他不知道自己究竟该不该进去这一趟。

    菩提祖师的身份成谜,有人说是准提天尊,也有人说是佛的十大弟子之一,但是这两种说法显示出的信息都是菩提祖师与佛门有关系。

    自己若是这一去,那岂不是羊入虎口?

    牧长生虽然手段不弱,而且身上还有玉帝所赐的五行玲珑塔护体,但是对上菩提祖师这样一尊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神秘级高手,他是一点儿底气也没有。

    咔!

    就在他下不定主意时,忽然斜月三星洞的大门出响声,声音将正在失神的他唤醒,惊得他立即又用隐身法消失在原地。

    吱呀!

    他刚消失,那斜月三星洞的大门便再度打开,从中走出了另一个童子来。

    “咦,奇怪,祖师说门外有客到访,可是这门前空荡荡的,哪有什么人嘛!”

    童子出来后探头探脑的四处打量了一下,然后小声嘟囔道。

    此时隐在暗中的牧长生闻言苦笑不已,然后白光一闪从隐身中现出身来。

    不出来还能怎么办,从童子的话中他就知道,自己的到来已经被菩提祖师给知道了,并且派出了另一个童子出来接迎自己。

    不过从隐身中现出身来的牧长生却用**玄功进行了改头换面,变成了另外一个样子。

    “咦,还真有人!”

    牧长生出现后童子也不吃惊,而后看着问牧长生问道:“你也是来找我家祖师拜师的?”

    牧长生摇摇头:“不是。”

    “哦,那就没错了。”童子点点头,道:“我家祖师说的另一个人就是你。”

    牧长生唯有苦笑!

    这菩提祖师还真是厉害,他能算出猴子一个没有修为的人来很正常,可他现在连真仙境的自己都都算到了,那这菩提祖师的本事可真就只能用骇人听闻来形容了。

    “跟我来吧!”

    仙童道,说着当先带路而去。

    牧长生愕然,最后深吸一口气,也踏步进了斜月三星洞。

    既来之则安之,他既然来了,那就算是个龙潭虎穴也得闯一闯了,更何况他现在乃是受天庭册封的正神,若是死了玉帝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斜月三星洞中亭台楼阁遍布,景色幽深宛如仙境,走过长长的小径后童子带他来到了一处二层阁楼底下。

    仙童道:“我家祖师在阁楼上等你,你自己一个人上去便可。”

    “多谢仙童。”牧长生拱手谢道。

    童子不在意的摆摆手:“没什么,这些都是我该做的,你快点上去吧,别让祖师等急了。”

    牧长生点点头,而后来到阁楼门前深吸了口气,之后一把推开门踏入其中。

    进去后只见阁楼正中摆着一个大香炉,从中飘出一缕缕沁人心脾的烟雾,在阁楼的四周墙壁上则是巨大的书柜,上面放着琳琅满目的书籍。

    看见这些牧长生不由一愕,然后现在阁楼左侧一条楼梯直通楼上。

    牧长生定了定神,然后镇定的迈步,一步一步踏上了楼梯,来到了阁楼之上。

    阁楼上的布置与底下基本一致,同样有香炉,但是个巴掌大的小香炉,同样有书,但只有一个一人高的小书架。

    并且在阁楼上还有一个长榻,榻上有着一张小方桌,桌上摆放的正是那个巴掌大小香炉,一缕缕檀香正从其中飘出,使人闻了头脑清醒心神却很宁静。

    此时正有一个身上穿着道袍的鹤童颜老者手捧书卷静坐其上,闻声抬头笑道:“你来了!”

    牧长生躬身一拜:“参见祖师:”

    “小友请坐。”

    菩提祖师示意牧长生坐下,然后笑道:“如果没有意外,那只小猴子半年之前就该到我这里了。”

    牧长生默然不语。

    “不过因为你的原因,他晚到了半年。”菩提祖师继续道:“而且你还教会了他仁义礼智信。”

    牧长生点点头,然后抬起头道:“晚辈心中有一个不情之问想要请教前辈,不知前辈可否替晚辈解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