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菩提传道
    在看到地煞七十二变这六个字的时候,牧长生的目光就在这本书上挪不开了。≤≤=.≥≠≥≤=.≈=

    地煞七十二变,又名七十二变,乃是猴子日后成名绝技之一,猴子日后正是靠它跟筋斗云才在这天地间闯下了日后那赫赫威名。

    牧长生修炼的是**玄功迎风变化,这门神通以变化为主,玄妙非常,一般人就是开了法眼也看不出来,除非像杨戬那样有天眼相助。

    西游中在三借芭蕉扇时,牛魔王就曾用**玄功变化成了猪八戒而成功骗过了有着火眼金睛的孙悟空。

    不过这七十二变则并非一门神通,而是其中蕴含着七十二种法术,其中的变化只是小道,变化后的东西也有很大缺陷。

    这要是变飞禽走兽跟昆虫还好说,可若是变成人形他的缺陷就显露无遗了,孙悟空在西游路上也因为这变化的缺点而吃了大亏。

    西游书中提到,在遇到太上老君的两个童子下凡变成的金角大王跟银角大王时,唐僧,猪八戒跟沙僧就被银角大王给全部抓了去,之后孙悟空变化成小妖去救人,然后被猪八戒一眼认了出来,原因是屁股上有两块红。

    还有在他搅了蟠桃会后,二郎神曾用**玄功与他的七十二变斗法,结果因为杨戬有天眼的原因猴子的变化次次处于被动之中。

    而且在他变成破庙后,他身后的尾巴却怎么也隐藏不了,猴子不得已之下只能干出把尾巴变成旗杆竖在庙后的蠢事,结果还被杨戬给好好嘲笑了一番。

    所以**玄功与七十二变,一个精于变化,一个比较实用,说起来算是各有千秋,眼下七十二变这门神通静在眼前,此处又没有第二个人在,那自己要不要上去看一眼呢?

    牧长生心头火热了起来,可是忽然他想起这是菩提祖师的地盘时他心头像是浇了一盆凉水,使得他瞬间又冷静了下来。

    菩提祖师,一个在开天辟地之初而诞生的大神通者,一身实力深不可测,而且从他刚才释放出来的气息看,他已经达到了大罗金仙的级别,距离天尊之境只有一步之遥。

    在这样的高手眼皮子底下,牧长生不相信自己做的任何小动作等搬过人家的耳目,所以自己还是不要轻易动别人的东西才好。

    于是他又坐了下来,闭目养神,静静等待菩提祖师的回来。

    果然,片刻后菩提祖师就带着一个童子端着茶水走了进来,并且笑道:“不好意思,让小友久等了,我刚才出去安顿了一下那只猴子。”

    牧长生连忙起身抱拳,连声道:“不敢不敢!”

    说着菩提祖师又回到了他的床榻上坐下,而也坐到了自己的椅子上,并且有童子奉上了茶水。

    不过在落座的时候,牧长生又忍不住把目光在七十二变的秘笈上扫了几眼。

    菩提祖师笑道:“如果老夫没有看错的话,小友自进门以来就用**玄功迎风变化之法改了头换了面吧!”

    牧长生尴尬一笑,身上白光一闪,立即恢复了本来面目,并且道:“晚辈这点雕虫小技在前辈跟前那就是班门弄斧了。”

    菩提祖师呵呵一笑,道:“**玄功不凡,如果小友有机会能够达到随心变化的最高境界,到那时小友自会明白它的厉害。”

    牧长生不好意思的一笑:“听闻前辈会天罡三十六变与地煞七十二变,不知晚辈有没有机会向前辈学习?”

    菩提祖师摇头失笑,同时点拨道:“小友须知这兵贵精而不在多,而神通法术亦是如此。”

    牧长生苦笑:“不瞒前辈说,这道理我都懂,只是这毕竟艺多不压身,多学会一门有用的本事总是好的。”

    同时想到这里牧长生就气得牙痒痒,钟灵这货自给了他一个大五行神通后就再连一个屁都舍不得放了。

    他这神仙也当了个几百年了,可混到现在除了刚开始在袁洪那里学到的**玄功以外,身上也就只有从狮子怪那里坑来的狮子吼神通跟大五行神通可以拿得出手了。

    要知道玉帝可是志在三界,那么未来的这个世界势必不会平静,而自己又身为玉帝的手下,必然要为玉帝带兵征战**八荒。

    所以自己现在必须要未雨绸缪,为自己早做打算才好,抓住一切机会快提升自己的实力。

    毕竟多会一门本事,那日后的生存几率可就大了来一分,说不定关键时刻还能救命呢!

    “呃……”

    听到牧长生的话,菩提祖师一阵无语,最后摇头道:“既然小友坚持要学,那老夫自然不会敝帚自珍。”

    说完右手一抬,立即掌心白光一闪,白光落下化为一本书卷,上书:天罡三十六变。

    接着菩提祖师又拿起桌上的地煞七十二变后将两本书递到了牧长生手上,而后道:“茶凉了,小友喝了以后,可自去楼下一个人研习,老夫该去前面给弟子们讲道了。”

    牧长生大喜,赶紧躬身双手举过头顶接过了两本神通天书。

    将天书递给牧长生后,菩提祖师把手一背向门外走去。

    “多谢师父!”

    忽然从背后传来牧长生惊喜的声音,菩提祖师要踏出脚步立即收回,而后转头佯装微怒道:“不要叫我师父,你这家伙跟那只猴子一样,也不是个什么安分的主儿。”

    说着菩提祖师转过身,继续要走:“我收了那只猴子就够头大的了,所以我趁早不收你,免得日后要我头疼。”

    “知道了,师父!”

    牧长生在菩提祖师身后继续喊道。

    笑话,既然知道了菩提祖师不是佛门中人,那这样的大腿不抱怎么能行,至少自己厚着脸皮跟他定下师徒身份,那自己走了后猴子不也能好过一点吗?

    而且自己自重生以后,似乎还没有一个正式的师父呢,袁洪虽然教了自己**玄功,但是也不愿意做自己的师父,只当了自己的老师,难道自己跟师父这个词天生犯冲?

    菩提祖师的身子一僵,转过身:“都说了不要叫我师父。”

    牧长生嘿嘿一笑,扬了扬手中的两本天书:“师父给弟子传下两门神通,弟子一定永世不忘师父的大恩。”

    菩提祖师被牧长生的厚脸皮给弄的顿时脸色一黑,然后气的甩袖离去:“行行行,你爱怎么叫就怎么叫吧,反正我不认你这个徒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