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一万天兵
    李靖?

    牧长生眼睛一突,那举着他那标志性金塔的不正是李靖么,我滴天,这什么情况?

    牧长生十分诧异,然后急忙招手叫来一个神将府的下人问道:“那座府邸是谁的?”

    那下人定睛一看,而后道:“启禀三老爷,那是托塔李天王的府邸。八??一?网=≠≈.≈=≠=≥.≥”

    闻言牧长生白眼一翻。

    好嘛,这还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自己因为之前偷袭老李那事儿,心里总觉得有些对他不住,可这没想到现在倒还成邻居了。

    牧长生有些无语,半晌后才带着这一帮子人浩浩荡荡来到了天神府前。

    “恭迎老爷回府!”这些侍女齐声道。

    牧长生一乐,最后对身边的林泉道:“林伯,她们就交给你分配了,老规矩,你还是府里的大总管,府里的大小事宜依旧交给你操劳了。”

    林泉急忙躬身:“少爷放心,老仆一定将府里打理的有条不紊,井井有条。”

    “嗯!”

    牧长生点头,而后带着众人进了府,最后由林泉开始忙前忙后的分配人手,而他则派人将宁川给找了来。

    宁川本身资质不差,再加上后来因误饮龙血而得龙象神力,可谓是天赋异禀,来到天上修炼后度更是一日千里。

    虽然比起他当初有所不如,但因为他**早已强大无匹,故而他跳过了锤炼肉身的先天境,直接从通玄境开始修炼法力。

    “不错!”

    牧长生看着眼前的宁川笑道。

    此时的宁川虽然已经虎背熊腰,但甲胄在身,腰挎他送的宝剑,整个人更显得威风凛凛。

    “多谢主公提携。”

    宁川一脸感恩道:“若不是主公看中,那我一介粗人定然还在山野之中逐狼追虎来填饱自己的肚子。”

    “你呀!”

    听到这话牧长生不禁哑然失笑,当初这么一个凡人大汉追着老虎满山跑确实让他大跌眼镜,吃惊不小。

    牧长生问:“那你现在的肚子怎么样?”

    宁川拍了拍肚子,憨笑道:“主公放心,修炼不久后我便能够辟谷了,从今以后我就再也不用为填饱肚子而杀生害命了。”

    牧长生点点头,道:“现在既然我已经回到了天庭,那你日后便跟在我身边吧,下午我去巡视我的那一万天兵天将,到时候正好封你一个官儿做做!”

    宁川闻言有些兴奋,嘿嘿笑道:“嗯,我全听主公的。”

    之后牧长生便让林泉给宁川在府中安排了住所让其在府中住下。

    下午的时候牧长生穿上了万星飞仙甲,身后则跟着宁川,而后往他任职的天兵大营而来。

    “大人!”

    来到大营门口,看守大门的天兵赶紧跑进去通报。

    不多时几个天将就急急忙忙从大营中跑出,并且躬身道:“下官不知大人前来,有失远迎,望请恕罪。”

    “没事。”

    牧长生摆手,说着一边往里走一边道:“日后咱们便要在一起共事,所以还请你们务必要配合本座的工作,做出一番让陛下满意的成绩才是。”

    那几人互视一眼,而后道:“末将一定不会辜负大人与陛下的期望。”

    “是吗?”

    牧长生似笑非笑的看了这几人一眼,高深莫测的目光看的几人心中不由一突。

    又是一帮老兵油子,牧长生心中感叹,他们的话一听就是在敷衍自己,因为他们这话自己刚拿来敷衍过了玉帝。

    不过牧长生没有多说,没走几步他们便来到了练兵的校场。

    这校场被划分为四个区域,并且每一区里都有两千多名天兵,不过此刻他们都懒洋洋的在场上晒着太***本没有一点儿练兵的意思。

    牧长生看见这些天兵脚步立即一顿,并且心中隐隐猜到了玉帝让他带兵的意思。

    天庭自建立后,掌天道权柄,握世间正理,从未敢有妖魔打上天庭,反倒是他们经常去找地上妖怪们的晦气,而且每次去都是以多欺少,故而导致他们很少有败仗。

    后来五大天尊插手天庭事务,玉帝不得已而选择隐忍起来韬光养晦,暗自进行苦修,这也就导致现在他对天庭的掌握简直低到了极点。

    现在天庭虽然外面看起来依旧风光,但其实只是外强中干,各自为政的一盘散沙,根本没有什么凝聚力。

    再看看这些天兵一个个懒洋洋的,哪有天庭虎狼之师的样子,而玉帝现在准备出手了,那么需要的可不就是一帮没用的废物,而是能够经得起大战考验的军队。

    所以玉帝现在让他带兵的目的或许就是要他给练出一支虎狼之师来。

    另一边,这些天将看牧长生原本走的好好的,可是在看到那些偷懒的天兵后脚步停下时,心中齐呼糟了。

    不过就在他们住备好挨骂时,牧长生却继续迈步往主帅大帐走去,顿时这几个天将都长长舒了口气,脸上看向对方时都闪过庆幸。

    来到大帐中后,牧长生坐在虎皮椅子上,宁川则如同铁塔一般立在他的身侧。

    笃笃笃!

    牧长生的右手扶在身前的桌上,食指笃笃笃的在上面敲个不停,顿时大帐里安静的针落可闻,除了他手指敲击桌子的声音再也没有杂音。

    “你们这里的主事之人是谁?”牧长生问道。

    “这……”

    那几个天将闻言,顿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都支支吾吾着不肯开口。

    “说!”

    牧长生忽然大喝一声,身上多年杀伐中积累的无尽煞气轰然爆,如同一头猛虎在耽耽注视着眼前的猎物。

    时间是个很可怕的东西,因为它不仅能够磨灭万物生灵的生命,而且还能够磨灭一个人身上的壮志雄心以及煞气。

    这些天将多年不曾与妖魔动手,早先身上的那点儿经历过搏杀的煞气早就被时间消磨殆尽,故而牧长生身上的煞气一出,便能压的这几人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是破……破军星君大人。”

    在牧长生的煞气威压下,终于有一个最先支撑不住叫出了声。

    “破军星君?”

    牧长生身子一震,立即充斥着整个大帐的煞气便如同清风一般消弥于无形,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扑通扑通!

    他的煞气一收,那几个神将便全都大汗淋漓的跌倒在地,并且喘着粗气,就像离开了水就要干死的鱼一样。

    看着这几人的狼狈模样,牧长生眼中闪过一丝不屑,心里忍不住骂了句:

    “废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