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破军星君
    破军星君,神位北斗天关破军星君,为北斗七星神之一,与贪狼、巨门、禄存、文曲、廉真、武曲星君六人合掌北斗七星。网≈≠=.==≥≠≥.≈≤≥≈

    此七大星君在天庭神职皆为四品,道行虽然都是真仙境,但战力却有强有弱,其中以贪狼、破军和武曲三人武力最高。

    传说中的杀破狼便是由七杀、破军、贪狼三星组成,其中七杀主生死刑杀,破军主冲锋陷阵,贪狼主世间祸福。

    故而人间传说七杀为搅乱世界之贼,破军为纵横天下之将,贪狼为奸险诡诈之士,一旦杀破狼三星聚合则天下必将易主,无可逆转!

    牧长生又问道:“那破军星君现在何在?”

    或许是因为见识了牧长生的煞气,知道他并不好惹之后,这几个天将也就老实了下来,恭恭敬敬的道:“禀大人,刚才破军大人说他身体偶感风寒,有些不适,故而已经回府了。”

    “偶感风寒?有些不适?”

    牧长生声音提高几度,接着巴掌在身前桌上重重一拍,立即身前那张由天界灵木所制的长桌在一声“咔嚓”中四分五裂,木屑横飞。

    扑通!

    回话的那神将见此赶紧再次单膝跪倒,身体噤若寒蝉抖个不停。

    牧长生从帅椅上起身,接着走到那跪倒的神将前冷笑道:“我没有听错吧,你今日居然告诉本座这神仙还会感冒,莫非你真把本座当成是那么好糊弄的傻子不成?”

    “大人恕罪,恕罪。”

    那神将苦着脸道:“并非末将糊弄大人,而是破军大人离去前就是这么说的,末将一个字都不曾改动,大人若是不信,大可以问问他们。”

    说着伸手一指身后的五名神将,而那几个神将脸上同时一变,而牧长生的目光也轻轻抬起看向了他们。

    此时那几个神将早把地上跪着的同伴在心中骂了不下几百遍。

    明眼人都看的出来,牧长生初来乍到,而这破军星君用这么蹩脚的一个借口绝对是在敷衍,是想给牧长生一个下马威。

    可是看起来这新来的一把手似乎也不好惹,正所谓一山难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所以他们两虎之间绝对会分个雌雄的。

    于是这回他们心中存的是两不相帮,先观望一下,看看再说的心思。

    毕竟他们两人还没有交,故而很难预测出以后的结果,要是他们现在倒向这伏魔天神,可这新来的伏魔天神斗不过破军星君,那他们不就彻底把破军星君得罪死了,那日后他们在这里还能有立足之地?

    可现在他们的一个同伴倒向了牧长生不说,而且还要拉他们下水,这让他们几个怎么能不气的牙痒痒?

    “哼!”

    看到这五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肯率先出声表态,牧长生忽然冷哼一声,声音中还暗自蕴含了狮子吼神通。

    他的狮子吼神通威力强大,冷不防之下就是玄仙境的高手都要吃暗亏,试问这几个天将的修为才不过灵仙,只有两个是天仙境的天将又如何能挡住他这一哼之威。

    噔噔噔!

    在他的哼声中带着的狮子吼神通下,那几个站着的神将顿时如同被看不见的大锤击了一下,全都身不由己的噔噔噔后退几步才停住。

    此时他们脸上早已苍白,并且带着深深的震惊之色,而后全部点头道:“禀大人,破军大人之前确实是这么说的。”

    牧长生脸色稍缓,又哼了一声,返身坐回了虎皮帅椅之上。

    不过这回他却没有再使用狮子吼神通,且刚才也只用了狮子吼神通的两分威力,毕竟这几个也是他日后的手下,他下手也不能太重。

    不然他若全力使出狮子吼神通,那这几个天将还能站着才是他们的本事。

    坐下后,牧长生便开始沉吟不语。

    在他没来之前,这一万天兵天将的统帅便是破军星君,而这回玉帝封他伏魔天神,然后统帅这一万天兵后,破军星君就被封为了他的副帅。

    可自己上任第一天,这破军星君就给自己来撂挑子这么一出,这其中的深意就很值得玩味了,尤其是他与武曲星君同为北斗七星之神,那么想必两人的关系也差不到哪去。

    所以这回他当着众手下的面如此落自己的面子无非两个原因,一是怪自己抢了他的兵权,所以要给自己一个下马威,让自己日后在这些手下面前丢人,第二则是替武曲星君出头。

    想到这里牧长生的脸色也冷了下来。

    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可自己的这三把火还没烧起来呢这就有人开始不服气了,看来自己若想真正掌控这支大军,那就必须在这些手下面前立立威啊!

    枪打的永远是出头鸟,所以不管这回破军星君是看不惯自己也好,还是要替武曲星君出头也罢,但既然他敢第一个冒头,那就怪不得自己拿他杀鸡儆猴了。

    想到这里,牧长生盯着底下几人哼道:“通知全军在校场集合,半个时辰后,本座要亲去校场阅兵。”

    说着牧长生起身带着宁川往大帐外走去,并且随意道:“还有,别忘了随便打个人去把偶感风寒的破军给叫回来。”

    并且说到偶感风寒四个字时,他还特意把这四个字咬的很重,说完他便前往后帐休息。

    听到牧长生的话,这些神将心中顿时一凛。

    破军星君用蹩脚谎话敷衍牧长生,而牧长生现在则是让随便打个人去叫,摆明了是看不起破军星君,要与其针锋相对的意思。

    看来待会儿校场之上,阅兵之时必有一场龙争虎斗啊,这几名天将对视一眼,心中不约而同的升起了这个心思。

    而后他们悄悄看了一眼下令后大步走出帅帐的牧长生背影,暗想道:就是不知,这笑到最后的到底是谁。

    接着他们几人苦笑不已,其中一人问道:“现在怎么办?”

    另一个苦笑道:“还能怎么办,按伏魔天神大人的话做呗。”

    “啊,难道我们真要随便打个人去请破军星君大人?”第一个天将一愣。

    “笨啊你。”

    闻言另一个天将道:“伏魔天神大人叫你随便打个人,那你真敢随便打么?那到时候破军星君大人能饶了你才怪,我看还是我辛苦一趟,亲自去请吧!”

    “如此,大善!”

    众天面面相觑,最后齐声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