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孟良投诚
    “主公,那破军星君明显是欺辱你。?1..”

    在去后帐的路上,宁川不忿道:“我以前当凡人那会儿就从没生过病和有头疼脑热的,我不信他一个神仙会连我一个凡人都不如。”

    牧长生脚步一僵一顿,而后侧身两眼直勾勾的看着宁川,看的宁川顿时哑了火,讷讷道:“主公,怎么……不对吗?”

    你当那些凡人都跟你这个变态一样,能追着老虎跟豹子满山遍野跑吗?

    牧长生翻着白眼心中腹诽,对宁川摇头道:“没什么,不过你放心,既然他这么落我面子,待会儿我定要给他好看。”

    说着他又道:“而且待会儿可能要你出手给我震慑一下那帮天兵天将,怎么样,你敢不敢对他们出手?”

    “敢,那有什么不敢的。”

    闻言宁川满不在乎道:“在我眼里他们跟我住的那座山上的大猫们没两样,主公放心,待会儿我就替你好好出口气。”

    闻言牧长生脸色一僵,把天兵天将比做被他追的满山跑的老虎,他对这家伙也是无语了。

    他的那一身八千斤的龙象神力能令天庭许多道行高深的神仙都望尘莫及,在天庭也就只有自己在内的寥寥几人能够光凭肉身之力胜过他。

    再加上这家伙长年与各种凶禽猛兽搏杀,一身武艺绝对不凡,若是不用法术神通,牧长生觉得说不定他这回都能把破军星君给干翻在地。

    想到这里牧长生笑了笑,等到日后宁川的修为提升上来了,那自己再传他几门厉害神通,到时候有他跟在自己身边,那一般情况下几乎都不用自己出手了。

    没走几步两人便到了后帐,之后牧长生走到帐中的长榻边,随手取过床边的一本兵书津津有味的翻看了起来。

    “启禀大人,孟将军求见。”

    牧长生看了没几页,忽然守门的一个传令天兵进来道。

    “孟将军,哪里来的孟将军?”

    牧长生一怔,而后道:“进来吧!”

    说完一个穿着甲胄的天将大步走了进来,牧长生抬头一看乐了,这不那个告诉自己破军星君感冒了的那个天将么?

    “末将孟良,参见大人。”

    进来后那个天将拱手道,这人正是那六个天将中到天仙境的两个天将之一。

    “孟将军免礼。”

    牧长生笑着随手放下手中的兵书,道:“不知孟将军来我这里有什么事吗?”

    孟良咬咬牙,道:“实不相瞒,末将是来投奔大人的。”

    “哦?”

    牧长生眸光一闪,漫不经心的问道:“本座只是初来乍到,不知为何能让孟将军前来投奔?”

    孟良道:“因为末将觉得咱们这支军队需要进行一些改变了,这一点破军大人做不到,故而我选择了你。”

    说完孟良看向了牧长生,牧长生则脸上露出敢兴趣的神色,轻轻点头示意继续。

    孟良见牧长生有兴趣听,不由精神一震,赶紧继续道:“咱们天庭的天兵天将们安逸了太久,故而许多天兵天将们都已被时间磨去了锐气,变成了大人刚来看到的模样。”

    牧长生轻轻点头。

    “破军大人对此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而且也做了一些努力,但却收效甚微。”

    孟良也顿了顿,而后道:“我承认破军大人武艺高强,冲锋陷阵绝对是一把好手,但他却无法让咱们的这支军队重新焕生机。

    若是长久这样下去,咱们的这一万将士绝对就要废了,到时候就会因为没用而被陛下重新贬去转世,重新受那轮回之苦。”

    牧长生笑道:“然后呢?”

    “然后末将就来找大人了。”

    孟良双眼热切的看向牧长生:“因为末将相信大人能使咱们们这些兄弟一个新生,让咱们这支军队变成能够斩妖除魔的真正的天兵天将。”

    “为什么你会这样认为?”

    牧长生双眼带着笑意。

    这孟良居然能把问题看的这么透彻,绝对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可惜就如他所说,他也在安逸中过了太久,所以之前才会被自己的煞气吓倒。

    “因为大人身上那股天不怕地不怕的胆气。”

    孟良略带崇拜道。

    牧长生一愣:“天不怕地不怕的胆气?”

    孟良道:“大人跟随真武大帝力诛妖龙,而后与三圣母……最后更是在人间降妖除魔无数,这哪一件不是令我们佩服的五体投地?”

    一经这家伙提醒,牧长生顿时哑然失笑不已,尤其是第二件,好家伙,看样子自己在天庭确实一吻成名了,可惜这段缘分最后还是没有结果。

    “好吧,孟良,你这家伙的投诚我接受了。”

    牧长生笑道:“接下来你便将咱们这军中的详细情况告诉我,助我知己知彼,先完全掌控这支军队。”

    “谢大人,末将一定为大人赴汤蹈火,万死不辞!”孟良道。

    牧长生顿时脸一拉:“孟良,本座看你是个人才所以才留下你,但这是有一说一,有二说二的天兵大营,本座最见不得你那阿谀奉承,所以你的这些说辞最后以后别让我听见。”

    孟良头上冒出冷汗,苦笑道:“大人恕罪,并非末将喜欢这么说,而是咱们天庭的大人都吃这一套,所以末将一时失言了,还请恕罪。”

    牧长生一愕,而后摇摇头,这阿谀奉承不管是在前世还是现在,不管是神仙还是凡人,似乎都喜欢吃那一套。

    牧长生点点头:“行,恕你不知者不罪,不过看来咱们这军纪似乎也需要改改了。”

    孟良急忙点头。

    “那咱们这支军队编制如何,有多少大小将领?”牧长生问道。

    孟良道:“咱们军中的编制为统帅,将军,而后校尉,最后才是统领。”

    牧长生听到统领二字忽然一愣,记得当初自己刚来天庭就是从一个小统领做起的。

    “启禀大人,刚才林越将军送来信,说去请破军大人时,破军大人坚持说身体抱恙而不肯前来。”

    忽然天兵进来禀报。

    “这混蛋欺人太甚。”

    宁川大怒:“真是给脸不要脸。”

    “急什么?”

    牧长生瞪了宁川一眼,但他脸色同样不好看。

    最后沉吟片刻,牧长生忽然来到长案边,大笔在纸上一挥而就,最后将信纸装入信封递给宁川:

    “去,再随便打个人给破军送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