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暗算破军
    这回牧长生的话没人不听,很快就有一个小天兵带着牧长生的那封信出了偌大的天兵大营前去找破军星君了。??中??文≈≥≥.≠.

    主要是刚才去请人的是天将,要知道那林越便是这一万天兵中除孟良之外的另一个有着天仙境修为的天将,官职六品。

    可以想来,以前这天兵大营由破军星君做主的时候,他们两人必是破军星君的左右手,可破军星君连他的面子都不给,故而这回谁也不肯再去自取其辱了。

    等那送信的天兵走后,牧长生便好像什么事都没有生过一样,继续稳坐长榻上,而后又拿起手中的兵书翻阅起来。

    “大人……”

    看到这一幕,孟良忍不住轻轻叫了一声,脸上浮现欲言又止之色。

    牧长生抬头看见他神色后哈哈一笑,问道:“怎么,孟将军,有话但说无妨,唔,让我猜猜,是不是想知道我给破军星君的那封信上写了什么?”

    孟良见自己的心思被看破,只好苦笑着点头,而后道:“大人真是心细如,洞彻人心……”

    牧长生又向身边一瞟,顿时现宁川脸上的精彩表情比孟良也好不了多少,不由笑道:“宁川也想知道?”

    宁川老实的点点头,道:“主公,你要不说,我这心里确实跟大猫爪子挠个不停一样。”

    “哈哈!”

    牧长生哈哈一笑,而后摇头轻声道:“其实那张纸上面我只写了一个字而已。”

    “哦,大人写了什么字?”

    听到牧长生这句话,孟良宁川对视一眼,心中好奇更甚。

    “战!”

    牧长生吐字清晰,声音也铿锵有力,双眼就那么直视前方,目光深邃,仿佛直接穿透了大帐的门帘与天兵大营一样。

    孟良心中一凛,顿时明白刚才那封信并不是牧长生要请破军星君前来,而是他给破军星君下的一封战书。

    ……

    “启禀大人,刚才门外来了一名天兵,说是奉伏魔天神之命,前来给大人送一封信。”

    一名星君府侍从快步来到府中的书房,给破军星君启禀道,并且躬着身双手托起了牧长生的那封信。

    而在这名下人进来的时候,一身甲胄未脱的破军星君正坐在书案旁,左手拿一块白布无比悠闲的擦拭着右手中的一口宝剑,并且在桌上还放着另一口样式一样的剑,此双剑明显为一对。

    破军星君是一个豹头环眼,面目十分威严的中年人,看起来年纪大约是在三十来岁,下巴上挂着一缕胡须。

    “哦?”

    听到手下人的禀告,破军星君一愕,而后哈哈大笑道:“强龙不压地头蛇,看来这小子是看我软硬不吃,是想派人来是要跟我服软了,那个送信的人呢?”

    “启禀大人,那个天兵已经走了。”

    手下人恭敬道。

    “什么,送信来的人天兵?”

    破军星君闻言一双大眼一瞪,怒气冲冲的将宝剑“哐”的一声,往身前书案上一拍:“竖子简直欺人太甚,前来服软也敢派一个小小的天兵前来辱我。”

    “大人,那这信……”

    破军星君的手下试探着问道。

    “撕了喂狗!”

    破军星君余怒未消,随口就道。

    “是。”

    手下人闻言变要拿着牧长生的那封信走出去。

    “等等。”

    可是当那手下人走到门口的时候,破军星君忽然忍不住开口叫住了他。

    “大人还有何吩咐?”

    那个仆人赶紧转身问道。

    “那封信呢?”

    破军星君一脸不爽的哼道。

    “在这。”

    仆人赶紧双手托起信,接着破军星君伸出右手朝那封信虚抓,立即那封信嗖的一声从那仆人的手中飞起落入破军星君手中。

    “没你的事了,下去吧!”

    接着破军星君挥退了下人,然后看着信封上武曲星君亲启六字冷笑道:“一个上天不过几年的黄口小儿就想站在本星君的头上,哼,休想,我现在就看看你这信里说了什么。”

    接着取出信封中折叠的信纸,并且慢慢展开。

    当他展开后立即便看见了信纸中央那个大大的战字,登时心头怒火腾起,可这回不待他作,那张纸上的战字就忽然开始出炽盛的神光。

    接着“轰”的一声,破军星君府上便传出一声巨大的爆炸声,破军星君的那高雅的书房登时在爆炸声中化为了一堆冒着烟的废墟,并且还有一些木头正在燃烧。

    星君府众人大惊,急忙跑来救火,可当他们靠近时就只见那废墟再次炸开,从中跳出了一个黑漆漆人影来。

    那人急忙看去,就只见那人影全身甲胄破损,模样更是狼狈不已,经过他们细看顿时现这人正是破军星君。

    “好你个黄口小儿欺人太甚,竟敢在纸上暗藏神通暗算本星君,本星君与誓不两立!”

    破军星君出来后破口大骂,紧接着换了一身崭新的铠甲后二话不说,怒气冲冲的背起两口宝剑就化作一道流光朝天兵大营而来。

    ……

    此时天兵大营帅帐之中,正在跟孟良讨论军中大小事宜的牧长生脸上忽然露出了笑容,看的孟良诧异不已。

    “大人因何笑?”

    牧长生忽然笑道:“破军星君快来了,那本座的阅兵大会也该开始了。”

    他知道他藏在纸上的神通被引爆之时,破军星君必会大怒而来与自己分个高下,而这也正是他所期待的一战。

    “破军大人……真来了……”

    孟良心中一震,有些五味杂陈,因为他知道马上就会有一场龙争虎斗在阅兵大会上生。

    这一万天兵天将的统帅之位只有一个,也就注定了只有一个人能坐上去,而接下来的这场交锋也将决定坐上统帅之位的到底是谁。

    虽然破军星君也是个难得的好长官,体恤下属,作战也往往身先士卒冲锋在最前,但他却没有统帅三军的能力,无法使得他们现在这一支一盘散沙的队伍脱胎换骨。

    他这样的人注定了只能是冲锋陷阵的将才,而成不了能够决胜千里之外的帅才。

    而这也是他选择投靠牧长生的地方,因为他在牧长生这个年轻人身上看到了年轻人该有的冲劲和无畏无惧,敢做敢拼,而这一点或许能使得他彻底将他们这支队伍改变的脱胎换骨,重新焕生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