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道祖授宝
    牧长生怎么也没有想到,眼前这个被他从画中放出来的女子竟然是一个大罗金仙,难道现在的大罗金仙都这么不值钱了么,自己这样都能碰到一个,牧长生心中苦笑着问自己。网1??.??.

    同时他也对大罗金仙的力量感到震惊。

    那白衣女子没有出手,她只是释放出了她身上的气势便压的他抬不起头,更不要说他还要对人家出手了,这自牧长生修炼以来还是头一遭。

    “现在呢,让不让开?”

    白衣女子问神色复杂的牧长生道。

    牧长生依旧摇了摇头。

    “嗯?”

    那白衣女子一愣,显然没有料到眼前这个男人这么固执,在知道了她的修为后还敢拦路,接着面色一冷:“不知好歹。”

    说罢轻哼一声,立即牧长生脸色一白,又是一口鲜血吐出,身体则像被一柄天锤打了一击,身不由己的噔噔噔疾步倒退,最后轰隆一声撞破了大门后继续仰天翻去。

    啪!

    忽然牧长生感到自己背后出现了一只手化解了身上的力量,转头看去不由大吃一惊,急忙躬身拜道:“道祖,长生有罪,刚才不小心误放出了此妖孽,还请道祖责罚。”

    “你说谁是妖孽?”

    一听牧长生的话,立即那白衣女子柳眉倒竖,凶神恶煞的看向了牧长生。

    太上老君拂尘一甩,笑道:“天神不要误会,她并非妖孽,而是老道一个犯了过的晚辈,被老道关在图中受罚而已。”

    牧长生闻言看了一眼还在恶狠狠盯着他的白衣女子,小声道:“那小神放出她,是不是没什么太大的罪过?”

    太上老君笑着摇头:“无罪,无罪,老道关了她几千年磨练心性,如今也是时候放她出来了。”

    “那就好,那就好!”

    牧长生拍着隐隐作痛的胸口长出了口气,抬手擦去了额头冒出的冷汗,短短这么点儿功夫就让他有了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太上老君对那女子道:“你灾劫已过,现在便可自行离去了。”

    那女子闻言点点头,对太上老君行了一礼,恭敬道:“多谢大师伯。”

    而后狠狠瞪了一眼牧长生后才化作虹光离去。

    牧长生盯着那女子远去的虹光道:“道祖,我看你把她心性磨练的不够啊!”

    太上老君双目也盯着那白衣女子远去的虹光也若有所思,闻言忽然笑道:“天神说的极是,老道我关她是想磨练心性,没想到她却借这数千年从太乙金仙修成了大罗金仙,心性却一点儿没变,失策,实在是失策啊!”

    “道祖,你说她要是再来找我麻烦怎么办?”牧长生赶紧问道,刚才那白衣女子临走前那道极为不善的目光让他有些心神不宁。

    “嗯?”

    听到这话太上老君忽然笑着看向牧长生:“我有一法可治此女,天神要不要学?”

    牧长生大喜,拜道:“还请道祖教我。”

    那白衣女子可是实打实的大罗金仙境高手,自己可斗不过她,不过既然有办法治她,那傻子才不学呢!

    太上老君微微一笑,伸手一招,立即炼丹房中那幅原本关着白衣女子的先天宝图从墙壁上落在飞出落到了他的手中。

    “天神请看。”

    太上老君指着那宝图道:“此图名为乾坤图,正好能够克制她,今日我便将此图传与天神。”

    牧长生一愣,自己没听错吧,这图可是一件能跟宝莲灯等神物媲美的先天法宝啊,这太上老君真有这么大方,舍得送给自己?

    等等,乾坤图?

    牧长生忽然一愣,此宝不是在封神大战中,被太上老君拿来镇压设下九曲黄河阵,削去阐教十二金仙胸中五气,顶上三花的云霄仙子了么,难道刚才那个被自己放出来的就是……

    牧长生感觉自己心跳又加了。

    这云霄仙子在封神大战中那可是响当当的一号猛人啊,原本她在三仙岛苦修,后来只因十二金仙与散人6压用钉头七箭书害了他哥哥赵公明的性命而带着两个妹妹下山报仇。

    当时一下山便凭太乙金仙的修为摆出大名鼎鼎的九曲黄河阵,以一己之力对抗阐教同样都是太乙金仙境的十二金仙。

    最厉害的是她竟然还真的赢了,将十二金仙从太乙金仙的境界打落。

    当然,这也引得元始天尊与太上老君两个老辈出手破阵,她的两个妹妹被元始天尊击杀,她也被太上老君用乾坤图给收走。

    只是从现在来看太上并没有杀她,只是将她镇压在了乾坤图里,而且她还在太上老君的乾坤图里受罚的日子里修成了大罗金仙。

    一想到这里牧长生顿时不淡定也不敢推诿了,这乾坤图今日他是不要也得要了,要是现在不要就该他以后哭了。

    云霄这号杀神他可惹不起,你看太上老君关她是磨练她心性,没想到心性没磨练到,人家反而还在受罚期间修成了大罗金仙。

    就她那种性子,再加上太上老君这镇压几千年产生的怨气,牧长生打了个寒颤,天知道她现在出来后会做出什么事,所以自己现在还是老老实实的留下乾坤图准备以后保命吧!

    太上老君道:“天神且附耳过来,老道传你一片操控乾坤图的口诀。”

    牧长生附耳过去,果然太上老君就将如何操控乾坤图的法诀以及乾坤图一并传给了他。

    接着牧长生打量了一会儿手中的乾坤图,好奇道:“道祖,你为何会将此宝传我?”

    太上老君道:“唯缘而已!”

    “缘?”

    牧长生一怔。

    太上老君继续道:“今日天神从乾坤图里面放出云霄,那便是你们两人结下了缘,而天神与此图也有缘,因为是此图让你们两个结下缘。”

    牧长生吓了一跳:“谁要跟她结缘了?”

    跟云霄结缘,那不纯粹是找死么,没看见她刚才一出来就怎么对自己这个放出她的恩人的?

    实在是太危险了,这样的女人自己还是敬而远之,有多远躲多远的好。

    太上老君微微一笑:“缘分若来是躲不掉的,日后你们两个一定还会再见面的,此图正好能克制云霄,云霄本性不坏,只是有时略微有些偏激,老道希望天神能用此图帮助她。”

    “好说好说!”

    牧长生满口答应下来,心中却想着自己拿乾坤图只是想从云霄手下保住命而已,至于帮她?

    那还是等我能打过她再说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