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须弥宝盒
    接着牧长生默念法决,立即手上的先天法宝乾坤图就化作一道光芒没入了体内紫府,与此同时他忽然感到有些好笑。?中??文1??..

    当初在得知法宝有后天与先天的区分后,他曾想无论如何也要给自己弄到一件,时至今日他的心愿终于实现,只是没想到这第一件先天法宝竟是由太上老君送给他的。

    “多谢道祖!”

    牧长生再次感谢,他知道,他这回在太上老君跟前的人情可算是欠大了。

    “天神言重了。”

    太上老君摆摆手,道:“云霄再怎么说她也是老道的师侄,她被镇压千年,心中难免生出一些怨气而出手误伤了天神,故而老道在此替她赔个不是了。”

    牧长生连道不敢,接着跟着太上老君重新进入了炼丹房中,在经过房门时拂尘一挥,立即那被牧长生撞出一个大洞的房门变得完好如初。

    进入炼丹房后,牧长生赶紧来到了刚才坐的那个蒲团上盘腿坐下后闭起双眼进行疗伤。

    嗡!

    牧长生从体内五行塔中的木之世界再次抽调充满浓郁生机的苍木灵力注入身体,下一刻他全身上下立即被一股绿色气罩包在其中。

    “这是……”

    太上老君微微有些失神,接着低声道:“没想到你将这件宝贝儿都送人了,你做的如此决绝是想彻底斩断那个人对你过去的影响么……”

    不提太上老君的失神,此刻牧长生在五行塔苍木灵力的帮助下,刚才被云霄释放的大罗金仙气势造成的伤势正在快复原。

    掌握的时间越长,牧长生便越能感受到五行玲珑塔这件法宝的不凡的神妙,其中木世界的苍木灵力能够治伤便是他不久前偶然现的,而且效用比许多仙家的灵丹妙药还要管用。

    五行玲珑塔中五行相生,五行之力自然也就能够生生不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有了它牧长生就相当于有了一座丹药库,如此宝物牧长生得到岂能不乐开了花?

    不多时牧长生身上的苍木灵力化成的护身气罩消失,牧长生也再次睁开了眼睛。

    “老爷,老爷!”

    就在这时忽然门外跑进来一个童子道:“太白金星来了。”

    “太白?”

    牧长生一怔,接着脸上露出欣喜的笑容,似乎自己回到天庭后还没有看见他呢,对于这个给了他许多帮助的老人,牧长生是打心眼里尊敬他。

    “请他进来吧!”

    太上老君吩咐道。

    说完那童子就退了下去,很快就领着一个身穿白色仙衣的太白金星走了进来。

    “咦,长生你小子也在?”

    一进门太白金星就看见了牧长生后道,说着忽然一拍脑门,道:“哎呀我忘了,你这回是你小子要劳烦道祖出手给你铸造兵器了。”

    牧长生笑问道:“前辈,你怎么来了?”

    这不问还好,一问太白金星立即胡子一翘,没好气道:“还不是你小子铸炼兵器的事,陛下要我跑腿给你送炼兵器的材料来了。”

    太上老君听到两人的话呵呵一笑,手中拂尘朝八卦炉一甩,立即八卦炉上的顶盖缓缓飞到半空中,炉中的熊熊火焰在炉口吞吐着火舌。

    太上老君喝道:“太白,快把神料放进去。”

    太白金星闻言赶紧从袖中掏出一个宝盒,盒子打开后有一块金红色,光芒如同太阳般的金属迎风便涨,很快便涨的有半丈大小,最后被喷吐六丁神火的八卦炉吞没了进去。

    太白金星带来的金属被八卦炉吞没后,太上老君又道:“万年玄镔铁何在?”

    牧长生闻言赶紧拿出镔铁棍,轻轻抚了抚,接着同样扔进了八卦炉中。

    哐当一声,八卦炉盖子再度盖上,而在取出盒子的这么片刻间,太白金星就变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

    “前辈,你这是怎么了?”

    看到满头大汗的太白金星,牧长生诧异道。

    太白金星闻言瞪了牧长生一眼,道:“刚才那块破金属太重了,就那么拿出的短短片刻间就差点儿要了我的老命啊!”

    牧长生一怔:“怎么会?”

    太上老君笑道:“天神有所不知,刚才太白带来的这块便是从太阳星深处得来的太阳神金了,刚才那么点就有万斤之重。”

    “这不对啊!”

    牧长生又问道:“那……前辈他来的时候怎么没事?”

    太白金星道:“没看见那块破铁是我从那个盒子里取出来的吗,那是须弥宝盒,纳须弥与芥子之中,能装千山万水,且不管装再大再重的东西也只有盒子的重量。”

    “啊,还有这样的好东西?”

    牧长生一喜,急忙跑过去搓了搓手,嘿嘿笑道道:“前辈,这盒子听你一说还真不错,要不你送我得了。”

    太白金星瞟了他一眼,同样嘿嘿笑道:“我倒是想送你,但你小子敢要吗?”

    牧长生一愣:“难道……”

    太白金星得意道:“这是陛下的宝物,你现在还要不要?”

    一听这是玉帝的东西,牧长生立马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干笑道:“不要了,不要了。”

    笑话,玉帝的东西只有他送给人,哪有人敢不经他同意就擅自那拿的,那不是明摆着寿星公上吊,嫌命长嘛!

    接着太白金星道:“道祖,长生,我还要回去向陛下复命,现在就不多叨扰了,告辞。”

    而后太上老君便打童子送了出去。

    “炉中斧头已经成形,现在老道就施展偷天换日之术,改变此房内的时间。”

    太上老君道:“接下来就有劳天神采集日月精华与天地灵气淬炼此斧了。”

    说着太上老君施了偷天换日之术,接着又一甩拂尘,而后这间炼丹房的房顶全部消失,一抬头便是日月星辰,方便牧长生采集日月精华。

    牧长生点点头,接着右掌做擎天状,法力从掌心涌出,当采集了大量天地灵气与日月精华后向他右手涌来,而后他左掌虚按八卦炉,那些被他采集来的灵气精华便源源不断的从他左掌进入了八卦炉中。

    轰!

    这些灵气与日月精粹注入后,八卦炉中的火焰立即燃烧的更加旺盛,其中的六丁神火仿佛都要从炉中跳出来一般。

    太上老君点点头,转身退了出去。

    炼丹房中的时间被太上老君改变,牧长生便在炼丹房中一直维持那个动作采集日月精华,如此在房中过了四十九日后。

    吱呀!

    太上老君进门而来,开口笑道:“天神,时日已到,你要的神斧已经成了。”

    闻言牧长生回过头来冲太上老君一笑,此时他顶着两个黑眼圈,面容也说不出的憔悴疲惫,看的太上老君不由一愣。

    因为这神斧是宁川用的,所以牧长生自然不敢偷懒懈怠,而采集日月精华淬炼神斧需要耗费大量法力与心神投入其中,结果这么四十九日不眠不休下来他自然就变成了这个鬼样子。

    牧长生道:“道祖开炉吧!”

    太上老君点点头,打开了八卦炉,立即一柄着灿灿神光,携带无尽锋锐之意的大斧便从八卦炉中缓缓升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