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猴子出师
    “你明白陛下的意思就好。网≈≈≥.≤.”太白金星道。

    牧长生点点头,接下来他索性就在兜率宫住了下来,一边等待神兵出世,一边又修炼了几门天罡地煞变化,如此过了一月有余。

    “不好!”

    这一日忽然牧长生大叫一声,不由引得一旁的太白金星一阵侧目而视。

    “前辈,我突然想起还有些要做,反正这里我也帮不上什么忙,要不我就先回去了?”

    紧接着牧长生便急忙对太白金星道。

    太白金星一愕,接着点头道:“行,你可自行去忙你的事,兵器还须一月多方能出世,到时候陛下自然会赐给你。”

    牧长生点点头:“多谢前辈!”

    说着身子一纵,化作一道金光而去。

    牧长生忽然记起了一件事,那就是猴子。

    当初自己曾对猴子说,会学艺他归来后亲自下凡间将其接引上天,而猴子在菩提祖师处学艺只用了凡间十年。

    可是天上一日便是人间一年,自己来到天庭已有一月有余,那在凡间就是三十多年,自己最近因为太过关心自己兵器之事竟然将猴子给忘了。

    “希望猴子不要怪自己就好……”

    驾着金光的牧长生一脸苦笑,出了兜率宫后不敢再去其他地方逗留,直接出了南天门后一头就从三十三天扎到了第一重天。

    在这个世界中天高三十六重,其中第三十三重到三十五重天被称为三清天,又称太清、上清、玉清三清境,是道门三天尊所居之地。

    其中元始天尊居第三十五重清微天,灵宝天尊居第三十四重的禹余天,太上老君居第三十三重的大赤天,也就是之前的离恨天。

    第三十六重天名为大罗天,又称天外天,里面如同混沌,三昧阴风与三昧真火肆虐,唯有证得大罗道果的大罗金仙进入其中方有自保之力,女娲娘娘以及道门三清,佛门二圣等六大天尊的道场便设在其中。

    除了三清天与大罗天,其余三十二重天皆是天庭的地盘,上面居住着满天仙神与天兵天将,牧长生的伏魔军团的大营便在三十重天,而第一重天之下便是天界与凡间的分界限。

    其上为天界,其下为凡间。

    下了第一重天后,牧长生直接全力驾起纵地金光之术前往西牛贺洲来寻菩提祖师,一方面来看看菩提祖师,一方面看看猴子出师了没。

    不过牧长生心中清楚,原书中猴子学艺只用了十年,而现在三十年已过,猴子十有**已经回去花果山了。

    纵地金光术,号称一日可行八千里,此时在牧长生全力催动下,他整个人就如同一颗流星在天上飞驰划过,转瞬即逝,不多时他便依着记忆中灵台方寸山的路找到了地方。

    可当他落地后不由大吃一惊,只见地上是一片平坦的平原,哪里再有灵台方寸山的影子?

    只见前方一片土地平坦宽广,上面修有一排排整齐的房舍,形成了一个几十户人家村落,村落周围被耕种的肥沃田地。

    田间小路交错相通,村落里鸡鸣狗叫声到处可以听到,年轻人在田野里往来耕种劳作,女人则在村落中养蚕织布,头灰白的老人晒着太阳,小孩们则在田间与村落中互相追逐嬉戏。

    牧长生目瞪口呆。

    接着他以为自己眼花看错了而赶紧抬起双手擦了擦双眼,可惜眼前的景物依旧,依旧没有出现灵台方寸山的影子。

    “师父……”

    牧长生一阵失神,嘴中喃喃自语。

    菩提祖师走了,以他的本事如果想要不知不觉的搬走一座山的话并不难。

    这位低调的隐世高人在完成如来所托教授猴子本领的事情后,悄无声息的他走了,走的无比洒脱与随意,不带走一片云彩。

    牧长生知道,菩提祖师不想理会仙佛那些暗地里的纷争与龌鹾,所以再一次隐世修行,同时兼济天下,教化世人。

    “师父!”

    可是牧长生还是忍不住朝着这片当初有着大叫了一声,菩提祖师对他有授业之恩,只是如今连一面也见不到了吗?

    “痴儿,你是来找悟空的吗?”

    就在牧长生心中失望之时,他的耳边忽然想起菩提祖师那熟悉而又温和的声音。

    牧长生闻声大喜,急忙抬头四顾,可是却并没有看见菩提祖师的身影,不由急道:“师父,我看不见你,你在哪里?”

    菩提祖师道:“不必找了,你现在听到的声音是我离开此地时留下的一道神念,因为我知道你跟悟空必有人会找来。”

    “只是一道神念么?”

    牧长生失望道。

    “如果你是来找悟空的话那你来晚了,他已学艺有成,被我于二十年前赶回花果山去了。”菩提祖师的神念道。

    牧长生心神一震,猴子学艺果然还是十年,同时他怅然道:“师父,既然你们都走了,那我也该走了,临走前我只想问您一句,我们还会有机会再见面吗?”

    神念道:“有缘自会相见!”

    牧长生苦笑:“你们这些高人就爱打哑谜,什么缘不缘的,还不是你们一念之间的事?行,你不见我的话那我去找猴子了。”

    说着牧长生对以前灵台方寸山坐落的位置深深一拜,而后脚下生出一道金光托着他离地腾空,瞬间远去。

    猴子的花果山在东胜神洲的海外,与西牛贺洲隔着茫茫东西两海遥遥相对,饶是现在牧长生纵地金光术度惊人也赶了三天的路才到。

    三日之后,只见前方海中有一座钟灵毓秀的仙山已经遥遥在望。

    牧长生心中了然,同时他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自知已经到了猴子的出生地,那号称十洲祖脉,三岛来龙的花果山了。

    牧长生抬头四顾,不多时目光就在某处停住,只见那是花果山最高的一座山头,上面挂着一道瀑布飞泉,远远望去好似一道洁白的匹练。

    熟读西游原文的牧长生自然记得,猴子安身立命的水帘洞就是在花果山上的一条瀑布之后,当初猴子正是因为猴子找到水帘洞来才做了猴王。

    想到此处,牧长生指着那匹练似的的瀑布哈哈大笑道:“好一座花果山福地,猴子,为兄找你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