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 兄弟反目
    “好了,今日的比斗就到此为止吧!”

    猴子道:“我大哥千里迢迢跑来看我,我总不能连杯水酒也不招待吧,孩儿们,快把好酒好菜全给我大哥端上来。八?一网??≥=≥.≥≤≤≈≈.≥≠”

    说着猴子上前将牧长生扶上石椅,其余几魔王见此则对视一眼,眼中闪过了几分无奈。

    再怎么说这里毕竟是猴子的地盘,无论如何他们也不能做的太过火不是,猴子这个主人的面子他们怎么也要给的。

    将牧长生扶上石椅之后猴子坐到了旁边,然后拉着牧长生亲切的交谈,说他学艺吃了多少苦,又是如何想念牧长生这个大哥的。

    这些听的牧长生暗暗笑,说起来菩提祖师对于猴子其实也很上心,不然也不会在原来或是现在都让他打杂七年后才传授他本事了。

    这七年的打杂时光菩提祖师想必也存了要好好磨练其心性之意,免得这猴子日后太过顽劣和野性难训。

    可惜原著中七年的磨砺并没有磨去他的一身戾气与凶性,反而让他回来后吃人作恶,一些行为残忍的简直是令人指。

    看着眼前还在笑着对他滔滔不绝的猴子,不,现在应该叫他孙悟空了吧,牧长生眼中闪过一丝恍惚,也不知自己教他做人的道理与仁义礼智他有没有放在心上。

    另一边相谈甚欢的猴子与牧长生,蛟魔王脸上忽然阴冷一笑,接下抬手招来一个小妖,贴耳低声嘱咐了几句后又冷笑着看向了牧长生。

    而底下那群猴子听到自己大王命令后,很快就叽叽喳喳蹦蹦跳跳的给牧长生奉上了几盘瓜果与美酒,并说还有菜肴正在烹饪。

    牧长生闻言也没放在心上,一边听着猴子的话一边斟满了一大杯美酒一饮而尽。

    “好酒!”

    可是美酒刚一入喉,牧长生脸上便露出惊喜之色,急问猴子道:“这酒是……”

    猴子笑道:“大哥有所不知,我花果山乃是一座福地,山花野果足有几百余种,此酒便是孩儿们采集百种灵果酿制而成,味道甘甜无比啊!”

    牧长生点点头,欣然颌道:“你的猴儿酒确实是世间难得的玉液琼浆,今日要走的时候我非得向贤弟讨要一些回去给一个长辈解解馋,只是希望到时贤弟莫要嫌我贪心就好!”

    说着又是一杯美酒下了肚,心道这才是名副其实的正宗猴儿酒嘛!

    猴子笑道:“大哥说哪里话,花果山山花灵果遍地都是,酿的酒自然是要多少有多少了。”

    因为与猴子好久未见,因此牧长生不觉多喝了几杯猴儿酒,可这酒初入喉咙只感觉甘甜芬芳,唇齿间都留着瓜果的清香。

    可这猴儿酒的后劲儿却也不是一般的大,只是一坛子猴儿酒下了肚,牧长生的脑袋便有些晕晕乎乎,辨不清东西了。

    因为与猴子许久不见的高兴,故而不多时牧长生桌上的七八坛猴儿酒全被他扫荡一空,再加上他不想用法力驱散酒气而影响猴子宴席的气氛,因此不多时牧长生便已醉意正酣。

    于是猴子让他在座位上休息一下,而他则跑去招待牛魔王几个去了。

    “贵客请用烤羊腿!”

    这时牧长生的眼前忽然闪过一个模糊的身影给他端上来一盘烤肉,牧长生此时醉意朦胧,闻言红着脸嘿嘿一笑,伸手就去抓了一根烤羊腿要往口中送去。

    可等盘中烤羊腿刚拿到口边时他忽然感觉到有些不对,因为正有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儿从他手上不断传来。

    同时牧长生也感觉抓在手中的烤肉也同样有些不对劲,粘糊糊的,于是睁开一双醉意朦胧的眼睛往手中的烤肉细细看去。

    可是当真正看见手中之物的时候,牧长生顿时被惊得从座位上跳了起来,只见他手中拿的哪是什么烤羊腿,分明是一个人类的一只鲜血淋漓的手掌连着半截胳膊。

    看见手中这半截胳膊,牧长生顿时怒不可遏,他只感觉此刻自己的胸中有一股火焰被点燃,如同一座火山般即将爆!

    砰!

    牧长生怒起,一脚踢翻了眼前的石桌,连带桌上美酒瓜果顿时散落一地,声响立即响彻整个水帘洞中,猴子与牛魔王急忙看去,不知牧长生忽然为何会这么大火。

    “猴子,你给我说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牧长生红着眼瞪着猴子怒喝道,同时眼中还带着一股浓浓的失望,自己一见猴子身边的牛魔王几人就一直担心害怕他会染上吃人的恶习。

    只是未曾想到自己千担忧万害怕,为此之前还专门花时间教他做人道理,且在让他去学艺前还千叮咛万嘱咐过日后绝对不要吃人,可是最终他还是吃人了。

    他之前曾费尽心思花了半年时间教猴子做人的道理与仁义礼智,可如今看来这些告诫全成了耳旁风,人家根本没有放在心上,更不用说放在心里了。

    这种如同欺骗与背叛的感觉引的愤怒如同两股滔天烈焰,牧长生感觉到自己的理智正在酒精的刺激下被怒火一点点的吞噬。

    而且更过分的是,猴子今日竟然当着这么多妖魔的面将人类的手脚做菜后血淋淋的端到他牧长生一个人面前,这不是对他的挑衅是什么?

    “这……”

    猴子看见牧长生手中举着那只血淋淋的烤干手掌后同样大吃一惊,急忙上前道:“大哥,这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听我解释!”

    牧长生闭目深深吸口气,接着双目睁开,眼中露出一抹希冀,点头道:“好,今日我就听听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咦……”

    这时蛟魔王轻咦一声,上前诧异道:“这不是七弟今天早上抓来的那几个人类吗?”

    此言一出,猴子脸色大变,心中直呼不妙!

    果然,这话犹如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使得牧长生心头的怒火再也压制不住,一脸失望的摇头道:“猴子,你真的太令我失望了。”

    猴子一脸焦急的急忙摆手道:“大哥,大哥,真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抓这几个人并不是……”

    “还真是你抓的!”

    牧长生吃惊道,紧接着眼中那抹最后的希望也消散不见,而后仰天大笑,声音苦涩道:“妖果然就是妖,就算你教会他做人的道理,可他依旧还是一个妖,永远变不成一个人。”

    而听到牧长生的这话,众人中的蛟魔王立即眼前一亮,自己这随意走的一手棋,似乎……还有些意料之外的收获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