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三章 醉临华山
    “孙悟空,从今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咱们两不相欠!”

    牧长生说完双拳一抱,冷冷道:“告辞!”

    “大哥……”

    猴子抬手张口欲言,可是却什么也说不出来,而牧长生接下来则化作一道金光瞬间消失在了水帘洞中。?八?一?网?1?..

    “哈哈哈,那扫兴家伙终于走了,来来来,诸位兄弟,请满饮此杯!”

    看到牧长生离去后牛魔王哈哈一笑,回到座位向众人劝酒道。

    “大哥!”

    猴子大叫一声,起身作势欲追上去。

    “哎,七弟,不要追了。”

    鹏魔王拦住猴子道,说着看了一眼牧长生离去的方向道:“别忘了你的身份,你是地上妖魔他是上界神仙,自古仙魔不两立,你跟他相交绝对是一个错误,今日正好借此机会跟他划分开界限,免得到时妖魔界全都排斥你。”

    猴子闻言迟疑道:“可是牧大哥对我有大恩……”

    “大恩,什么大恩?”

    蛟魔王冷笑道:“七弟,你三哥说得不错,自古仙魔便不两立,天生便是不死不休的敌人,永远都做不了朋友,大不了你日后碰上他时高抬贵手饶他一命不就报答他的恩情了?”

    “这……”

    猴子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别这个那个了,来来来,七弟,咱们兄弟几个继续饮酒。”

    鹏魔王扶着猴子坐好,道:“别忘了他可是天生自命不凡的神仙,高高在上,怎么可能会看得起我们这些披毛戴角的妖怪,还有,难道你忘记刚才他临走时说的那番无情的话了?”

    猴子深深叹了口气,终于坐定在石椅上不再开口谈牧长生的事。

    不过忽然他身上一股强悍的气势轰然爆,同时目光中闪过威严与凌厉扫视众人道:“我跟牧大哥的事暂且不说,不过我想知道今天我的花果山怎么会有人被杀?”

    “兴许是哪个小妖嘴馋了便杀了个人解馋,一个人死就死了,也没什么大不了嘛,再说了,难道就只许人类肆无忌惮的食用我们族人,我们就吃不得他们了?”

    蛟魔王漫不经心道:“再说了,不止我们的族群与同类,七弟,我记得人类宴会上可有一道菜叫做猴脑,乃是用……”

    “别说了!”

    猴子拳头紧握,脸色阴沉道:“我知道的是不用你多说,我只想知道,那个人类的手脚是由谁端给我大哥的。”

    蛟魔王给猕猴王使了个眼色,猕猴王立即会意,道:“七弟,难道你忘了,刚才我们大家都在与你吃酒来着,谁知道那是被谁端上去的呢!”

    “就是!”

    蛟魔王道:“今天我们和底下的孩儿们喝的如此尽兴,说不定是哪个孩儿喝的晕了头,结果端错了了呢!”

    “是么?”

    猴子哼道:“反正不管怎么样,今日这事儿绝对没完,若是不查个水落石出还我清白我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说着径直前往厨房查看。

    见到猴子离开,蛟魔王抬手食指勾了勾,立即身后一个狼妖统领上了前。

    “后事处理的怎么样了?”

    狼统领道:“大王放心,属下全都不留痕迹的解决掉了,而且十分干净,这事儿除了大王外再无任何一个知情者。”

    “不不不,还不够干净!”

    蛟魔王轻轻摇动蛟,道:“你似乎忘记了还有一个人知情。”

    “还有一个人?”

    狼统领脸上露出努力思考的样子,忽然他脸色大变,恐惧的指着蛟魔王就要说出什么。

    可惜不等他开口,他身前的蛟魔王脖颈便如同蟒蛇般不断变长,脑袋也不断变大,最后直接一口就将狼统领整个人吞入了血盆大口中,并且不断咀嚼。

    咔嚓咔嚓……

    立即这令人头皮麻的咀嚼声使得所有小妖怪们都不禁感到背后一凉,唯有牛魔王等人对此视若无睹,依旧大笑着畅饮美酒。

    ……

    另一边,用纵地金光术驾着金光的牧长生出了花果山水帘洞以后,被风一吹,大脑瞬间又清醒了一下。

    “我的话……是不是重了些?”

    牧长生目光复杂的回头看了眼身后的水帘洞,有些不放心的轻声问自己道,可是下一刻他那复杂的目光立即再次变得坚定了起来。

    “不,一点儿也不重。”

    牧长生轻声对自己道:“我想要帮助的是嫉恶如仇的齐天大圣,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只以吃人为乐野性难训的妖猴,既然他自甘堕落,那他是生是死,日后又会变什么样,哼,那又与我何干?”

    冷哼一声后酒意再次涌上大脑,牧长生红着脸傻笑着,睁着迷蒙的醉眼随意辨认了一下方向后便摇摇晃晃、晕晕乎乎的驾着金光一直飞。

    老实说他也不知道他知道他要去哪,反正他暂时不想回去天庭,只想在人间好好散散心,摆脱这次猴子吃人对他造成的打击。

    就这样,驾着金光飞了不知多久后,牧长生来到了一座险峻的大山上。

    睁开醉眼一瞧,牧长生竟现眼前的景物实在有些熟悉,于是他在皱眉冥思苦想片刻后拍手大笑道:“哈哈,这是华山,没错,是华山,咦,奇怪啊奇怪,我怎么糊里糊涂跑这里来了?”

    唰!

    就在他一个人自言自语,又说又笑的时候,忽然从地上升起三道神光落在他的眼前,化为了三个美丽的女子来,正是一身蓝裙的三圣母杨婵与她的两个侍女朝华与夕露。

    杨婵诧异道:“牧……伏魔天神,你怎么来了?”

    牧长生半睁着醉眼看了杨婵一眼,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并且招手道:“哦,原来是三圣母呀,嗨,好久不见,许久不见三圣母风采依……旧,不对,是更……胜往昔才是……”

    这时牧长生忽然打了个饱嗝,立即一股浓郁的酒气弥漫原地,清楚的传入了杨婵与两个侍女的鼻子中,使得杨婵闻眉头一皱,气恼道:“牧长生,你喝那么多酒干什么?”

    “嗝!”

    牧长生又打了一个酒嗝,然后大喊道:“这是兄弟的断恩绝义酒,能不喝吗?从此我就跟他恩断义也绝,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说着又嘿嘿笑道:“再说了,不是说那什么酒壮怂人胆嘛,不喝这顿酒,我怎么能有那么厚的脸皮再跑来你这里逛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