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军令状
    “戾!”

    这时天空传来一声禽鸣,牧长生抬头一看就见一只碧眼金翅鹰正急振翅而来,度奇快。?≤..

    鲁雄看见此鹰后右臂一抬,立即碧眼金翅鹰双翅慢慢合拢,最后轻轻落在了鲁雄手臂上。

    对于碧眼金翅鹰牧长生并不陌生,传说此鹰身上有着鹏族的一丝血脉,故而飞行度极快,飞起极难捕捉,故而被天庭驯化了一批用作军队传信之用。

    杨戬身边有一鹰一犬,出行打猎从不离身,犬自然是大名鼎鼎的哮天犬了,而那鹰则是这样一只碧眼金翅鹰王。

    碧眼金翅鹰落下后,鲁雄抬起左手从碧眼金翅鹰上腿上绑着的一个手指粗细的竹筒里取出了一张纸条,最后一扬手将碧眼金翅鹰放飞。

    “大人,是镇守本部的兄弟们传来的,说是陛下派来人说召见你。”鲁雄看完纸条后道。

    “陛下……”

    牧长生念叨一句,接着他身上光芒闪过,原地立即又多出了一个一模一样的牧长生,接着其中一个腾空而起,瞬间远去。

    “大人……”鲁雄对剩下的一个牧长生指着离去的另一个道。

    只见这个牧长生道:“他是本尊,要前去面见陛下,我是分身,留在这里观战。”

    ……

    此时牧长生以快飞上了三十二重天,正当他要前往凌霄宝殿时,忽然从宝殿一侧闪出一个腰佩宝剑的灵官道:“来人可是伏魔天神?”

    牧长生抱拳道:“正是。”

    那灵官道:“陛下说若是你来便领你到静心亭去见他,现在跟我走吧!”

    说着那灵官不再多言转身就走,牧长生在后面急忙跟了上去。

    此时在三十重天上,伏魔军团的破军、飞龙与虎啸三营的所有天兵天将正展开了一场激烈的争夺战。

    而这些天兵天将手中都拿有蘸有红漆的各种木制兵刃,这些兵刃伤不了命,而且一旦被命中要害的天兵就要立即出局。

    一场夺旗与护旗之战就此展开!

    另一边,跟着前面灵官走的牧长生不多时便到了一座园子门口,这时那灵官忽然停步,道:“陛下就在里面,你自己去吧。”

    牧长生点点头,抱拳谢过这名灵官后深吸口气踏进了这个小园子。

    进入这个小园后牧长生忽然一怔,只见这个外表看起来是园子的里面里面有三间凡间的房屋,一大两小,算不上旧房子,但也绝对不新。

    院中有一个凉亭,上书静心亭,此时停子里正站着一个白衣人影在一个石桌上挥毫写字。

    牧长生仔细一看后大吃一惊,就要急忙上前行给那人行礼。

    “行了,免礼吧,没看见朕现在没穿龙袍吗,所以现在朕不是君,你也不是臣,今日咱们两个随随便便聊两句话就行。”

    那白衣人头也不抬道,目光在他身前正在写的那幅字上没有离开。

    “是!”

    牧长生心中微汗了一把,不知道这玉帝又在搞什么名堂。

    “你的兵带的如何了?”玉帝随口问道。

    牧长生心虚道:“小神已经抓紧训练了,只是俗话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这练好一支军队绝非一朝一夕之功啊!”

    “行了,谦虚什么?”

    这时玉帝抬起头笑道:“你给伏魔军团制定的那些规矩什么的朕都听说了,不错,没想到你小子不仅脑袋灵光,带兵还是一把好手啊!”

    “不敢不敢。”牧长生有些心虚。

    老实说,他又不是军校毕业的,也没有专门读过那些兵书,又哪里知道如何带兵打仗,他现在的这些办法还全都是靠前世看的一些影视剧与小说学来的。

    玉帝摇了摇头,道:“你的那些改革军职的主意朕觉得很不错,不过具体有没有用还有待实战的考察,今日你老实告诉朕,你的伏魔军团何时能堪大用?”

    牧长生试探道:“一百年?”

    玉帝哼道:“天上一百年的话,你也不算算凡间早已过了多少年,那时候黄花菜都凉了,你说朕要你何用?”

    “那五十……”

    牧长生刚要说五十年,可一看玉帝那威胁似的目光扫过来后不由立马住嘴,又改口道:“那要不二十年……”

    玉帝摆手:“太长!”

    “十年?”

    “太长!”

    “八年?”

    “太长!”

    ……

    “五年?”

    “还是太长!”

    “那陛下你说,你想要小神什么时候将伏魔军团训练好?”最后牧长生欲哭无泪道,自己说的左一个时间太长,右一个时间太长,那干脆让他自己来说好了。

    这时玉帝笑眯眯的伸出了三根手指。

    牧长生笑道:“原来是三年啊!”

    玉帝摇头道:“不不不,你误会朕的意思了,朕是说三个月。”

    “什么?三个月,不行不行!”

    牧长生把头要成了拨浪鼓,伸出一根手指道:“没得商量,这个最少也要一年。”

    “那就没办法了。”

    玉帝摇头叹气道:“朕原本还打算你若能早日将你的伏魔军团训练好,然后带着他们给天庭立下大功的话,便能将太上为你铸造的兵器名正言顺的早点赏赐给你了。”

    “此话当真?!”

    牧长生眼前一亮。

    玉帝道:“朕的话岂会有假?不过你说还要一年才能将伏魔军团训练好,所以你的兵器恐怕还要再等一年才能到手了。”

    说完玉帝似笑非笑的看着一脸纠结的牧长生,而牧长生此时心里别提多矛盾了。

    他之所以如此跟玉帝信口开河就是怕将伏魔军团训练不好,到时候玉帝怪罪下来他绝对没有好果子吃,所以他想拖延时间来多训练一下,那样保险一点。

    只是没想到玉帝手段玩的这么好,一下就找到了他的软肋,居然拿他最想要的兵器来诱惑他,这分明是要玩死他的节奏啊!

    脸色阴晴不定,思前想后想了半晌后,牧长生终于咬牙道:“陛下,属下觉得伏魔军团百日之内便可训练好,到时任凭陛下检验。”

    玉帝道:“诶,这样会不会急了点?”

    牧长生:“……”

    好嘛,角色对调的居然这么快,刚才玉帝急时他却稳如泰山,现在好了,换他他急的要死,而玉帝又稳坐钓鱼台了。

    牧长生再次咬咬牙:“陛下,你若不信,属下愿立一个军令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