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太极
    一回到天兵大营后,整个伏魔军团上至牧长生这个统帅,下至一个普通的天兵,都投入到了紧锣密鼓的修炼之中。?网=≤≤.≠≤≠≠≤.≈≈≈

    如此持续了半个月后。

    “元帅在吗,我有事通报。”

    远处鲁雄往牧长生所在的帅帐而来,问帅炸门前的两个站岗的天兵道。

    “元帅在里面,可是……”

    天兵脸上有些为难道。

    鲁雄一怔:“可是怎么了?”

    站岗天兵道:“元帅正在里面修炼,他说若是没有大事的话,就不必找他了。”

    “这样啊!”

    鲁雄苦笑着摇摇头:“那就算了,我就不打扰元帅的修炼了。”

    说着转身就要离去。

    “鲁雄来了吗?”

    这时帅帐中传来牧长生的声音。

    鲁雄赶紧回身道:“元帅,是我。”

    牧长生道:“你找本座肯定有事,进来吧!”

    “是,元帅!”

    鲁雄赶紧上前,揭开帐帘走了进去。

    鲁雄一进去便看到牧长生闭目盘坐在帅帐一侧的长榻之上,听到他进去后牧长生的双眼慢慢睁开,双手结出的手印也被他撤去。

    鲁雄一脸歉意道:“属下来的不是时候,打扰到大人修炼了。”

    牧长生抬抬手:“没事,说吧,你今日来找本座所为何事?”

    此时牧长生的心情可谓大好,最近这半月间他不止修炼了法力,同时还修成了几门一百零八天罡地煞变化中的强大神通。

    再加上他体内还有当初那颗玉帝赐下的七转仙丹的药力,他感觉再用不了多久他就需要找一个契机突破上仙境的桎梏了。

    “我是来告诉大人,半月之期以过,咱们神威先锋营的一千弟兄已经全部达到了元帅是要求,修到了紫府境。”

    鲁雄一脸庆幸道,说着还抹了抹头上的汗。

    牧长生看了他一眼,似笑非笑道:“怎么可能这么巧,刚好赶着本座规定的时间,本座猜还是有人没有达到要求,是你给了他们幸苦修来的道行助了他们一臂之力吧!”

    鲁雄苦笑道:“还是被大人看出来了,没错,是有五个兄弟就差那么一点儿,我不忍心,所以给了他们十年的道行助他修到紫府。”

    “本座知道了。”

    牧长生点点头,而后双眼中厉光一闪:“不过你记住,此事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鲁雄神色一紧,脸上虽然不解,但还是道:“是,元帅,我记住了。”

    牧长生神色稍缓,道:“鲁雄,不要怪本座不留情面,但你要知道,在军队这里是永远没有人情可讲的,有时候刷下不合格的人,对他们而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好事?”鲁雄一愣。

    牧长生点点头,怅然道:“我们都是日后拿命跟妖魔鬼怪战斗的人,有时候你对不合格将士的一个小小纵容或者疏忽,很有可能让他们在日后战斗中因此丢掉一条性命,你明白吗?”

    鲁雄脸色大变,立即明白了牧长生的意思,最后心悦诚服道:“元帅,我懂了,我回去立即就把他们从神威营驱逐出去。”

    “不必了,这次就算了。”

    牧长生抬手道:“人无信不立,毕竟是你已经帮了忙,要是你又将他驱逐出神威营,那你这个先锋的威信何在,你又如何服众?本座怎么说也要考虑到你的颜面才行。”

    “多谢大人替属下着想。”鲁雄感激道。

    “不过神威营全都到紫府境的话,总算没有耽误本座的计划。”

    牧长生点点头,说着伸手往鲁雄眉心一指,立即一道光芒从他指尖迸,快没入了鲁雄的眉心之中。

    “大……大人,这是……”

    鲁雄闭目以元神查看牧长生给他的东西,现竟是一幅幅阵图。

    牧长生笑道:“这是本座研究出的一套军阵的阵图,嗯,就叫他天鸣阵吧,鲁雄,你回去后一定要尽快督促神威营的弟兄快些将此天鸣阵演练成功,这是本座给神威营的最大杀手锏,你们千万莫要怠慢。”

    见牧长生说的如此慎重,鲁雄也神情凝重的点了点头,抱拳道:“我记住了,元帅,还有什么事吗,没有我就退下了。”

    牧长生摆了摆手,鲁雄随即转身出了大帐。

    “天鸣阵,我期待你现世的一天。”牧长生轻声自语。

    在这半月间,自那次天狱之行后沉寂许久的东皇钟钟灵也再次出现了,这套阵法正是他们两个商量鼓捣出来的。

    钟灵跟随过曾经的无上强者东皇,那一份眼力在这世间绝对是数一数二,再加上他前世来自于那个世界的见识,可以说这套天鸣阵牧长生赋予了很大的期望。

    “牧小子,这套阵法的威力我也很期待。”

    钟灵出现在牧长生的肩膀上道:“不过你要记住一件事,只要是阵法那就肯定会有薄弱之处,你要有心理准备。”

    牧长生点了点头,又回头诧异看着钟灵道:“不过话说回来,你这么些天干什么去了?”

    钟灵叹了口气,道:“我一个静了静,也想通了很多事,或许有些事我该接受,不该再自欺欺人下去了。”

    习惯了过去与他斗气对骂嬉闹的钟灵,此刻钟灵变成现在这么老成,牧长生微微有些恍惚,忽然记起一事,急道:“对了,我记得前些天我去兜率宫的时候你有过动静,好像震动了一下。”

    钟灵语气复杂道:“你已经见过太上的那幅图了吧?!”

    “那幅图?”

    牧长生一愣,接着右手一抬,先天法宝乾坤图立即出现在他的手中:“是这幅吗?”

    钟灵气结,骂道:“笨蛋,你明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

    牧长生干笑一声,收起乾坤图,道:“开个玩笑,开个玩笑。”

    接着他收起笑容,神色凝重道:“你说的应该是道祖头顶挂着的那幅阴阳鱼吧?”

    钟灵神情认真道:“它叫太极图,乃是这世间为数不多的几件足以与我争锋的法宝之一。”

    “是不是还有个元始天尊的盘古幡?”

    牧长生一时没忍住心中的激动,脱口而出道。

    “你怎么知道的?”钟灵诧异道。

    牧长生一脸不屑:“你真以为本少爷这些年在天庭是白混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