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兵发海王宫
    “这……”

    一听玉帝的话,底下众仙立即全都面面相觑,支支吾吾不肯吭声了。?=≤..

    众所周知这蛟魔王并不是一块难啃的骨头,个人神通广**力高强不说,他的势力海王宫在妖族中也绝对算得上是一方霸主,手下聚拢了五六万的大小妖兵。

    其海王宫建于北海之中,势力庞大,近些年来展迅,已经隐隐有了过北海龙宫成为北海之主的架势,故而在场神仙都不敢轻易接下对付海王宫的差事。

    “陛下,微臣愿请旨擒拿此怪来替陛下分忧。”

    李靖看见其他人畏畏尾的样子后,心中不屑冷笑一声,出列朗声道。

    至于牧长生则眼观鼻鼻观心,老神在在站在原地没有贸然出头,因为他还在想玉帝突然要攻打蛟魔王的用意。

    这些妖界霸主的实力都不弱,在西游原文中要解决一个牛魔王也是天庭与佛门两方势力联手才将其解决的。

    再加上现在天兵战力太弱,妖族兵将强悍,因此这场战斗打下来最乐观的结果也不过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罢了。

    可是玉帝甘冒此风险代价出兵,此事不得不令牧长生感到疑惑。

    忽然牧长生不经意一抬头就看到对面太白金星正焦急的向他使着眼色,就差急的满头大汗了。

    牧长生一怔,接着立即会意,急忙也闪出仙班抱拳道:“陛下,小神虽然不才,但也愿去助李天王一臂之力。”

    虽然心中疑惑太白金星为何让他也出手,但是牧长生却相信太白金星绝不会害他,毕竟两人的交情摆在那里。

    “好!”

    玉帝龙颜大悦,道:“那就封李天王为降魔大元帅,伏魔天神为副帅,你等二人各自带齐本部兵马下界前去擒此妖魔。”

    “臣,遵旨!”

    两人躬身拜道。

    “另朕念此魔神通广大,本领高强,故赐你们二人一样宝物护身。”

    玉帝又道,说着向前长袖一拂,立即两道神光从他袖中飞至殿中落下,化为了一杆方天神戟与一口漂浮竖在空中的神剑。

    神剑长约三尺七寸,通体赤红,剑刃雪白,剑身上铭“降魔”两个篆字,此时神剑被无尽的剑气笼罩,尽管离场中众神极远,但他们却都能感受到从剑上传来的锋芒之意。

    另一杆方天神戟的戟身金红,方天神戟顶端却是森然的玄铁之色,此刻神戟戟尖与两侧月牙的戟刃之上同样雪白好似一道匹练。

    此刻两件神兵在凌霄殿内大放光华,一看就不是寻常之物,这也使得凌霄宝殿中的许多神仙都捶足顿胸懊恼不已。

    早知道玉帝会赐下这样的宝物,那他们刚才说什么也要去请旨去北海了。

    当方天神戟出现的时候,牧长生的目光顿时在它身上无法挪开,此时神戟上正隐隐向他传来一股喜悦的波动,好似在召唤着他。

    饶是他经过多年磨砺以后心性逐渐沉稳,但看到这杆方天神戟时他还是无法按捺住心头的火热与激动之情。

    他知道,这杆神戟就是他日后纵横天下,与各路神佛争锋的掌中兵了,而那从方天神戟传来召唤他的波动则是当初镔铁棍的灵性了。

    “谢陛下!”

    牧长生抬手一招,方天神戟立即“咻”的一声从众神羡慕的目光中飞入他的手中,同时那口降魔剑也被李靖收回。

    此时他才明白太白金星之意,原来是玉帝要借故赐他方天神戟,而李靖的那口降魔剑虽然看起来不错,但是又怎能比得过太上汇合众神之力从八卦炉中锻造出的这杆神戟?

    同时牧长生也明白,玉帝给李靖这口降魔剑则是平衡之术了,以免赐自己神戟时,李靖没有宝物而心中生出不满。

    “嗯!”

    玉帝点头,接着沉声道:“此次出征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你们两个切莫辜负朕的期望啊!”

    听到这话牧长生顿时心中一凛,刚得到神兵的喜悦之情也消散了大半。

    蛟魔王一个就不好对付了,更何况还有牛魔王几个,但听玉帝的意思是一定要解决了蛟魔王,看来这回的事不怎么好办呐!

    牧长生眉头微蹙,但还是与李靖一起道:“陛下放心,臣等绝不负圣上厚望!”

    说着李靖叫上哪吒后,三人出了凌霄宝殿。

    “牧天神,敢问你座下有多少兵马?”

    凌霄殿外,李靖问牧长生道。

    牧长生道:“只有一万。”

    “那足够了,我部下有天兵十万,如果加上牧天神的一万,那就是十一万,攻打一个小小的蛟魔王还不是手到擒来?”

    李靖笑道:“接下来事不宜迟,我俩先各回本部点齐座下兵马,半个时辰后在南天门外集合,然后再去北海剿灭海王宫,擒拿蛟魔王。”

    看到李靖如此自信,牧长生不禁暗暗皱眉,开口道:“李天王万不可掉以轻心,那海王宫的实力却对不弱,而且我听说那蛟魔王还有好几个结义兄弟,个个神通广大不好对付!”

    接着牧长生苦笑道:“这回陛下可是给咱俩下了死命令,而且陛下还给咱俩赐下了宝物,要是咱俩把事办砸了,到时候恐怕咱们没法跟陛下交代啊!”

    李靖听后脸色一肃,道:“此事之前我也略有耳闻,确实有些棘手难办,不知牧天神可有妙计良策没有?”

    牧长生沉吟一阵,道:“不知天王你在天庭声望如何?”

    李靖听后哈哈笑道:“别的我不敢说,可要是说到声望,那我在天庭只要开了口,就没有几个仙家不给我几分薄面。”

    “这么说来那真是再好不过。”

    牧长生笑道:“蛟魔王有兄弟,但能比得过咱们天上朋友多?待会儿天王再挑几位道行高深的仙家前来助拳,如此大事可成矣!”

    李靖哈哈一笑:“牧天神此计甚妙。”

    我可惦记蛟魔王这混蛋好久了,能不妙吗?

    牧长生心中不住冷笑。

    蛟魔王断自己大哥二哥一臂在先,在花果山又算计自己,用人肉离间自己与孙悟空的兄弟情义在后,不解决了这家伙,他又怎么可能咽得下这口气?

    忽然李靖又像是想起了什么,问道:“只是这圣旨是我俩领的,咱们再叫别的仙家去帮忙,那会不会惹陛下不高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