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打杨戬的主意
    “会!”

    牧长生肯定道,接着他看到李靖还要说什么,于是抢先道:“但是你觉得跟咱俩灰头土脸完不成任务相比,惹陛下的一点点不高兴算什么?”

    “有理有理。?网=≤≤.≠≤≠≠≤.≈≈≈”

    李靖深以为然的点点头,然后道:“那我这就去点齐兵马,同时找一些老朋友与我们同去,牧天神,半个时辰后见,哪吒,走!”

    说着李靖叫上哪吒就要走。

    “李天王,等等。”

    牧长生忙笑道:“我还有件事需要麻烦一下哪吒小兄弟,能否让他帮我个忙?”

    李靖回头看了一眼笑吟吟的牧长生,又看了看一边表情很冷淡的哪吒,脸上露出狐疑之色,不知道他们两个什么时候混到一起了,但最后李靖还是点了点头,然后快驾云而去。

    “哈哈,还是你有办法,终于把我从那老家伙身边骗出来了。”

    看李靖走远,背影也消失不见后,哪吒立马收起了刚才脸上的冷淡,和刚才判若两人,并且指着牧长生捧腹大笑的前仰后合。

    “不不不,我不是骗李天王,而是我真的有事要请你帮忙。”牧长生一脸认真道。

    见牧长生表情认真不像作假,哪吒也慢慢收起了脸上的笑意,抬起头问道:“说吧,你要我帮什么忙?”

    牧长生问道:“哪吒,你说李天王这回能请到哪些仙家来帮忙?”

    提起李靖虽然有些不悦,但哪吒还是耐着性子捏着下巴沉吟道:“在天上和他关系好的也无非雷公电母,九曜星官,还有二十八宿这些了。”

    听到哪吒停口,牧长生急道:“哪吒兄弟,还有没有了?”

    哪吒不屑道:“他那人脾气又臭又硬,天上哪个神仙愿意跟他深交,都只不过是因为他深受陛下信赖,所以在言语上让着他罢了,你还真信他的话把他当棵葱了?”

    牧长生苦笑,前世他听过一句话,叫做无仇不成父子,如此看来这李靖与哪吒父子确实是像极了苦大仇深的仇人。

    当然,两人间确实也有深仇大恨。

    牧长生看的出来,要不是摄于李靖手中的那座黄金七宝玲珑塔之威的话,哪吒早就提着剑冲上去把李靖给砍了。

    当然这也不能全怪在哪吒头上,至少牧长生就觉得是李靖当年把事做的确实太过了。

    当年逼的儿子削骨还父削肉还母也就算了,到最后居然连他母亲偷偷建的,用来让哪吒魂魄栖身的庙都不放过,最后跑去给人砸了,你说哪吒复活后不砍他砍谁?

    其实说起来哪吒现在除了跟李靖在名义上还有一层父子关系以外,实际上两个人现在就连那么一毛钱的关系也没有了。

    毕竟哪吒现在是莲花化身,骨肉已经在当年削去全还给他李靖了。

    “那样的话,这事儿可就真的难办了。”

    牧长生皱眉道。

    哪吒诧异道:“怎么了?”

    牧长生摇头道:“哪吒你有所不知,那几个魔头本事不小,确实厉害的紧,你也知道,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不是人数可有弥补的。”

    哪吒嗤笑着摆手道:“我刚想夸你几句呢,你就开始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了。”

    “这次我们至少会碰到六个魔头,每一个魔头的本事都不在你之下,到时候我只能打一个,你也只能打一个,李天王挡一个,那剩下的三个怎么办?”

    牧长生苦笑道:“你觉得李天王请来的那些神仙能挡住几个?”

    哪吒傲然道:“雷公电母,九曜星官和二十八宿他们一起上或许能是我的对手,不然他们休想挡住我。”

    牧长生道:“那不就得了,这还剩下两个怎么办,看他们把我们的天兵天将杀光么?”

    “这……”哪吒一愣。

    牧长生眼中闪过两缕精光,道:“所以我们最少还需要两个高手。”

    说着牧长生低声道:“哪吒兄弟,你跟杨戬关系怎么样?”

    “你说我杨师兄啊!”

    哪吒笑道:“我们同为玉虚门下弟子,我师父是太乙真人,而他是我五师伯玉鼎真人的弟子,当年我们一起助周伐纣来着,你说我们的关系怎么样?”

    说着哪吒把头凑过来朝牧长生挤眉弄眼道:“怎么,你想要请他出山帮忙?”

    牧长生会心一笑,伸手搂着哪吒肩膀笑道:“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哪吒兄弟也!”

    听到牧长生的话,哪吒显得特别高兴,十分爽快道:“行,既然你说了,那我这就去跑一趟灌江口的二郎真君庙找他。”

    “好,到时候咱们北海见。”

    牧长生笑道,接着又拿出三根七彩色的棒棒糖递给哪吒,道:“拿着路上吃。”

    哪吒接过后一脸好奇道:“这什么,花花绿绿倒是挺好看的,能吃吗?”

    “彩虹糖啊,当然能吃了!”

    牧长生大笑道。

    上次他从凡间采购来大批物品,结果他就在其中看到了糖,于是他便用法力混合将其做成前世特有的七彩色棒棒糖,准备哪天思念过去了就拿出来看看的。

    “行,那我走了啊!”

    哪吒招招手,接着脚下凭空一对燃烧着的轮子带着他瞬间腾空而起消失不见。

    “能日行三万里的风火轮,真是好东西啊!”

    牧长生有些羡慕道,接着驾起一道金光同样腾空远去,不多时他已到了天兵大营,并且将破军等人全都召集到了帅帐之中。

    “元帅,这么快召集我们有何急事?”孟良问道。

    牧长生沉声道:“陛下命我伏魔军团与李天王的十万天兵天将一起下界前往北海剿灭海王宫,擒拿蛟魔王,现在给你们一炷香去召集全军,一炷香以后天龙船升空,大军出。”

    “这么急?”

    众人大惊,然后急忙去召集本部人马了。

    说着牧长生又修书一封,递给宁川道:“拿着信去找真武大帝一趟,记住,真武大帝对我过去曾有大恩,而且这回我有求于他,你个粗人去了给人家放尊重些。”

    宁川嘿嘿一笑,领命去了。

    待到众人离去,帅帐顿时只剩下了磨蹭着的破军星君。

    “怎么,本座的能够日行万里的天龙小船到手了?”牧长生不动声色道。

    破军星君为难道:“大人,实在不好意思,鲁班与墨子大师说天龙船乃天庭军部机密,陛下不允许外泄,所以……”

    “我……”

    牧长生顿时气结,同时有些哭笑不得,好吧,这一趟凡间算是白跑了。

    “不过……”

    就在牧长生失望之际,这时破军星君仿佛变戏法一般,手中多出了一艘巴掌的白玉小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