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盗宝
    “这虾总管可真是威风!”

    看着龙虾总管傲慢走进宝库的背影,在门口看守宝库的一个妖兵小声嘀咕道。??.1.

    “威风什么?他的威风还不是他姐姐。”

    另一个妖兵闻言不屑道:“要不是他姐姐是正受咱们大王宠爱的八十四夫人的话,他在咱们海王宫算个屁。”

    说着这妖兵道:“你看着吧,等到咱们大王娶了这八十五夫人后,八十四夫人一定会像过去的夫人们一样被咱们大王冷落,到时候你看他还嚣张不嚣张!”

    ……

    听到这话,使了隐身法的牧长生顿时咋舌,好家伙,这色蛟确实也够博爱的呀,典型的见一个爱一个。

    不过他也没有多做停留,很快他就跟着那蛟魔王的小舅子龙虾总管进了蛟魔王的宝库。

    轰!

    当他进去后,这座宝库的那两扇足有千斤的厚重石门再次缓缓闭合,不过石门闭合后这宝库里面并不黑暗,在宝库的顶上有无数夜明珠形成星辰将宝库照的亮如白昼。

    牧长生举目四望,便现这座宝库之中足有十丈之长,共有四排宝物架,中间两排,两边各有一排。

    此时这些宝物架上放慢了各种宝物,有着光的神兵利器,也有许多被封存在玉盒中能够增加法力的奇花异果。

    当然,也有一些牧长生不知道里面装着什么的盒子,不过牧长生知道的是,这里面装的绝对都是好东西。

    “好了,你们把这些宝物放下后出去,本总管要最后再清点一遍,以免出了遗漏。”

    在宝库深处,那龙虾总管手拿记情簿道。

    那几个妖兵闻言后恭敬的走了出去。

    待龙虾总管侧着脑袋听到宝库石门打开,最后又缓缓合上的声音后,他顿时出了狂喜的大笑声在宝库中回荡。

    接着他将五个大宝箱打开,取出一个又一个宝盒往怀里塞,同时口中念叨道:“财了,这下我财了……”

    “是啊,我也财了。”

    这时他的身边缓缓浮现一个双眼炽热的盯着宝库中宝物男子身影。

    “嗯,财了,咱们都财了,咱……”

    那龙虾总管给自己怀里塞着宝物,同时接着那个男子的话道,可说着说着他顿时察觉到了不对,停下忙活的双手疑惑的回头一看,顿时看到一个陌生的英武男子冲他嘿嘿一笑。

    龙虾总管顿时被吓了一跳,待回过神来后大叫道:“你是什么人,是哪个统领的手下,真是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擅闯我姐夫的宝库,你知道死字怎么写吗?”

    哪知这个年轻男人听了他的话后居然真的默默点了点头,而后一声不吭的朝他伸出了手,一把就将生着龙虾头,却长着人身龙虾总管的两只手给抓住。

    那龙虾总管又吓了一跳,急忙使劲想要挣开对方的手,却现对方的两只手就像钳子,任凭他使出吃奶的劲儿也挣不开。

    更让他骇然的是,不仅是力气,就是他催动自己的法力去冲击对方的手,可是他的法力在碰触到这年轻人手的时候就像泥牛入海一般,居然没有溅起一丝涟漪。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此刻这龙虾终于察觉不对感到了害怕,不由惊恐的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颤抖出声问道:“你要对我做什么?”

    “我是什么人?”

    那年轻人闻言灿烂一笑:“你猜啊,至于你问我在干什么……”

    紧接着只听咔嚓两声,龙虾总管的两条手臂顿时被拧成了麻花,里面的骨头顿时尽碎,龙虾总管立即痛的双眼暴睁,额头上汗如雨下,差点儿白眼一翻晕过去。

    “你不是问我死字怎么写吗,那我现在要把你写成死字,教你认识这个字啊!”那年轻人笑容灿烂的回答道。

    “大……大人,我错了,这个字我认识了,我真的认识了,求你高抬贵手,饶我一命……”

    那龙虾总管在年轻人手中被折磨的生不如死,只剩下一口气,最后连忙讨饶。

    “是吗,那看来我这个老师当的很合格嘛!”

    那年轻人笑道,接着砰的一声,将龙虾总管如同死狗一般扔在了地上,而后他先是在这一堆箱子中翻拣一阵,片刻后他就找到了龙鳞的盒子收入了体内紫府。

    待龙鳞收走后,这年轻人右手一抬,立即只见一幅卷起的宝图出现在了手中,而后被他抛起祭在空中展开。

    只见这幅宝图上画有日月星辰,江河湖海,山川草木,鸟兽虫鱼全都应有尽有,仿佛是一个小世界一般。

    而被这年轻人祭起后,这幅宝图顿时出了炽盛的光芒,紧接着如同一个填不满的无底洞一样,爆出一股强大的吸引力,开始将这宝库中的一件件宝物全都吸入其中。

    “财了,嘿嘿,财了!”

    这时那年轻人仿佛故意气他一般,学着他刚才的语气又说出了他刚才的话,气的龙虾总管双眼直黑。

    如此持续了不到一盏茶的功夫,这间宝库顿时就被装了个底朝天,除了四排宝物架以外,就连宝库顶上的夜明珠都被他收了个干净,其他什么都没有留下。

    “收!”

    待到一根毛都没有给蛟魔王剩下时,牧长生这才满意的收回了自己的先天法宝乾坤图,然后用法力将空空如也的宝库再次照的亮如白昼。

    乾坤图内另有乾坤,自成一个世界,所以别说蛟魔王的这一间宝库了,就是再来几十个几百个他都绝对装的下。

    看到这一幕,已被双臂尽断的剧痛折磨的痛不欲生的龙虾总管顿时眼前一黑,差点儿喷出一口老血来。

    可有想象今日宝库在他手中出事,那别说他只是蛟魔王的小舅子了,恐怕今天蛟魔王的老爹来都怕会被暴怒的他一刀砍为两断吧!

    “哎呀呀,龙虾总管,实在是不好意思,刚才出手没把握好分寸,重了点,好了,接下来我就请你去我那做客吧!”

    牧长生笑道,说着五行玲珑塔出现在掌心,而后抛起将龙虾总管收入了其中的水之世界。

    “好了,到了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的时候了!”

    接着牧长生哈哈一笑,摇身他自己变成了龙虾总管,而后往宝库吹了口气,用法力将那些宝物幻化出来。

    最后牧长生这才大摇大摆的朝宝库大门走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