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偷新娘
    龙虾总管是蛟魔王的小舅子,对于海王宫的情况自然再熟悉不过,有了他的全力配合,天庭大军剿灭海王宫的胜算便又大了一些。??.1.??

    这是自己与伏魔军团初出茅庐的第一战,所以自己一定要将这场仗打得漂亮,让自己与伏魔军团的威名远扬天地间。

    “好了,大龙虾,告诉我,你姐夫那新夫人的道行怎么样,好对付吗,现在又在何处,待我去解决了她。”牧长生问道。

    龙虾总管苦笑道:“其实说实话,这新夫人到底是何方神圣,道行如何我也不清楚,因为到目前为止我都还没见过她的面。”

    说着又道:“不过我听其他人说,这新夫人好像是我姐夫抢来的,现在婚礼就快开始了,我想她现在应该在蓝玉宫的新房中被打扮吧!”

    “抢来的?”

    牧长生挑了挑眉,不屑的哼道:“原来这色蛟是个怜香惜玉都不会,最后只能霸王硬上弓硬来的蛮干蠢货。”

    “人家蠢货也比你这个硬来都不会的笨蛋强。”

    这时钟灵同样语气,同样不屑的声音在他脑中不合时宜的响起:“人家不会怜香惜玉,可是马上就要抱得美人归了,你小子会怜香惜玉,可到现在还不是连人家姑娘的手都没摸过?”

    “钟灵,我跟你小子拼了!”

    一听这话,牧长生顿时像被一只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大怒道:“你这家伙不说话,从没有人把你当哑巴,还有,我现在办正事呢,不要跟我提那些没用的事。”

    钟灵有些无奈道:“得,我只不过说个大大的实话而已,你看你还急眼了,行,我不说了。”

    钟灵之后又默不作声了。

    接着牧长生便一脸阴沉着脸,在龙虾总管的准确指路下,很快就来到了张灯结彩的蓝玉宫,不过蓝玉宫中正有许多打扮的很喜庆的侍女下人进进出出忙碌着。

    牧长生在宫外捏了个隐身咒,而后大摇大摆的从大门走进去了蓝玉宫,最后他在新房中终于找到了新娘子。

    此时在梳妆台前正木然坐着一个头戴凤冠,身穿霞帔的俏丽身影,不过除了两个眼睛以外其他部位一动不动,牧长生一看就被蛟魔王施了法术所以才动弹不得。

    那俏丽身影此时被凤冠上的珠帘遮面,所以牧长生并不是看的很清楚蛟魔王的这新夫人到底长的是美是丑,不过想来能迷住蛟魔王的姿色应该差不到哪去。

    而且此刻她旁边还有一个满脸褶子,头接近花白的老妖婆在帮她打扮,最后将一块大红盖头盖了上去。

    牧长生仔细看了看,这屋里除了他以外一共有六个人,一个新娘一个老妖婆,以及四个侍立在一旁的四个妖精侍女。

    接着牧长生捻了个定身咒朝那老妖婆与五个妖精侍女身上一吹,顿时那老妖婆与五个侍女保持着牧长生施法前的最后动作一动不动了。

    由于那新娘本就被施了法术,所以牧长生没有再多此一举对她施法。

    “偷新娘喽!”

    牧长生现出真身,而后望着前方那海王宫哈哈一笑道,接着上前几步一把将那凤冠霞帔的新娘扛在了肩膀上,准备出门。

    “新夫人收拾打扮好了吗,现在吉时已到,大王命我们前来接夫人去拜天地了。”

    这时门外忽然传来许多杂乱的脚步声,紧接着那门外的一个侍女道:“请大人稍待,我进去问一下虞婆婆。”

    “哟?接亲的来了?”

    扛着新娘的牧长生停下脚步,而后回头看了一眼新房中,脸上露出了更不怀好意的笑。

    只见他迅把新娘子又扛回放到了新床上,然后施法隐去身形,接着又把那老妖婆用法术引着她梳妆台的凳子上一坐,用桌上的胭脂口红在其脸上乱抹一通。

    “不错不错,老来俏!”

    牧长生对着镜子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朝这叫虞婆婆的老妖婆身上吹了口气,变出凤冠霞帔,最后又走上前弯腰去捡自己扛新娘子时掉落的大红盖头。

    牧长生在捡盖头时不经意一抬头,就见躺在床上被凤冠珠帘遮面的那个新娘子正睁着一双眼睛惊奇的看着他,因为法术是他使用的,所以他是能看见的。

    牧长生嘿嘿一笑,紧接着在那新娘子的惊奇目光中施施然自己变成了那虞婆婆。

    “虞婆婆,大王来接亲了,新娘好了吗?”

    这时一个侍女急冲冲跑进来到,一进来便看到牧长生变得红盖头盖在了坐在梳妆台的人头上,然后长舒了口气,道:“大功告成!”

    这时屋里那四个侍女的定身术被他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解除,所以她们根本不知道刚才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她们中了法术。

    “咳咳,好了,你们带新夫人去成亲吧,我把新娘子打扮的这么漂亮,我保证,大王要是看了一定会很惊喜的。”

    牧长生弯着腰装出老人咳嗽的声音道,同时心里想到,这惊肯定是少不了的,就是不知道到时候惊喜多还是惊吓多了,不过我赌后者多一点,哈哈!

    “真的吗?那真是太麻烦虞婆婆了,大王今后肯定会重赏你的。”那侍女高兴道,然后招呼着其他几个侍女将梳妆台前的人扶起向门外走去。

    “不麻烦,一点儿也不麻烦,这些都老身应该做的。”牧长生笑呵呵道,那个原本的虞婆婆已被他把定身咒偷偷换成了昏神咒,没有个三四天是醒不来了。

    可以想象,今日这婚礼一定很热闹,而自己给蛟魔王打扮的新娘定然会让他终生难忘。

    “哈哈,色蛟,不用谢了,拜拜!”

    待到这些接亲的人带着那“新娘”离去,这座蓝玉宫变得空空如也的时候,牧长生这才变回身穿万星飞仙甲的本尊,而且看起来此时他心情很不错,还吹起了口哨。

    接着他走到新床边,不顾凤冠珠帘下对他狂眨眼睛的真正新娘,将其再次扛在肩上后偷偷摸摸四看了一下,摸出了这座蓝玉宫。

    出了蓝玉宫后他整个人再次隐身,念动分水咒分开水路,最后化作了一道离弦之箭向海面上狂射而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