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 芯儿
    北海某处海域。?八?一网.?1??1.?

    此处海域与今日因蛟魔王大婚而有无数宾客往来的海王宫海域不同,且因距离海王宫较远,因此倒是风平浪静。

    扑通!

    忽然一道晶莹的水柱从海面冲天而起,紧接着水柱中冲出了一个银甲神人扛着一个凤冠霞帔在身的女子迅离开海面,掠上了高空云端。

    “嚯,好家伙,终于跑出来了。”

    直到扛着蛟魔王的这位新夫人飞上云端后牧长生这才长长舒了口气,而后将这新娘给轻轻立在了云头,接着他才平复了一下澎湃的心情。

    不得不说今日他这个贼当的非常成功,平常的贼偷些东西也就算了,可他今日不仅盗了宝物,而后更是偷了个大活人的新娘回来。

    而且这还是在六大魔王和三千各路妖王,以及六万妖兵的眼皮子底下,不得不说这一场冒险确实惊险,倘若他要是有个一步之差,那他必定会万劫不复。

    不过好在他成功了,而且他相信等到蛟魔王知道了这些后,其心情一定会比现在的他更加心潮澎湃的,想到这里,牧长生呼吸有些急促的脸上露出了几分期待的笑容。

    “你就是蛟魔王的小老婆?”

    很快牧长生就把注意力放到了新娘身上,而且他惊奇的现,这跟他隔着凤冠珠帘四目相对的新娘正对他快眨眼睛。

    “也罢,我就看看这能把那头色蛟都给迷住的小老婆长的怎么样?要是长的还可以,那我就抓回家给我当压寨夫人。”

    牧长生故意坏笑着道,说罢抬手掀起了新娘脸上的遮面珠帘。

    待他掀起时不由一怔,因为他现这新娘居然是个看起来年岁不过二九的美丽少女。

    不过长的确实美丽,只见她有着一张俏丽的瓜子脸庞与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身材高挑腰如细柳,全身肤如白雪,此间双唇鲜红,说不出的美丽动人。

    此刻她睫毛轻颤,正快的向牧长生眨着她那双好似会说话的大眼睛。

    牧长生摇头轻笑,伸手就要去解开她身上蛟魔王留下的法术,不过手刚抬起他的动作却忽然停住不动。

    牧长生想了一下,决定先不忙着解开这个少女的全身法术,毕竟她说起来也算来路不明,于是最后只是解开了她嘴巴上的法术,使她能够开口说话。

    “你是什么人?”牧长生问道。

    那少女活动了一下嘴巴,然后气道:“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解法术干嘛只解我的口,不会帮我把全身的法术一块儿解了?”

    “嗯?”牧长生目光立即不善起来。

    “别吓唬我,我又不是吓大的。”

    哪知那少女一点儿也不害怕,居然得意的迎上牧长生的目光,道:“我可不是什么作恶多端的妖怪,别忘了,你们天庭可不能滥杀无辜哦?”

    牧长生听完睁开法眼一看,就看见这少女体内确实流淌的是纯净的仙灵之力涌动,没有夹杂一丝邪魔之气,并且更让他意外的是这少女身上还隐隐有先天法宝才有的先天气息。

    先天之气乃先天之物特有的气息,牧长生也是因为有乾坤图与东皇钟在身才能察觉出来。

    “难道……她身上也有一件先天法宝?”

    牧长生惊奇道,要知道这先天法宝在这天地之间总共才四十九件而已,每一件都价值无量,威力无穷。

    他也是机缘巧合下才得太上传了一件先天法宝乾坤图,可是今日这随意碰到的少女身上都有一件先天法宝,这事儿确实让他有些惊奇。

    “你怎么知道我是天庭的人?”

    牧长生问道,同时对这少女放下了心,伸手解除了那少女身上的法术。

    要知道这先天法宝都是具有灵性的神物,绝不会认一个心术不正之人为主,既然这少女能得一件先天法宝认同,那她应该是个好人。

    “哈哈,我自然有我的办法了。”

    这少女看了看牧长生身上的万星飞仙甲,脸上露出狡黠的笑容。

    而后随手就将身上的凤冠霞帔全部扯下,一把就给扔到脚下直接踩了个稀巴烂,最后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可这也看的牧长生一阵肉疼,暗骂这少女真是个十足的败家子。

    要知道蛟魔王的这套凤冠霞帔上串了无数珍贵的宝珠,价值可谓连城,可现在就这么几下毁在这丫头的脚底下了,实在是暴殄天物。

    “你也太损了,今日那么多妖魔的眼皮子底下把我偷出来不说还换成了那个老妖婆,不过你的主意我喜欢,我很欣赏你。”

    那少女笑着道:“今日他还请了那么多妖魔宾客在场,这回呀他的人算是丢完了,我估计这回他的肺都要气炸了。”

    说到最后更是毫无形象的捧腹大笑了起来,笑的前仰后合,似乎已经看到了蛟魔王当着无数宾客的面丢人的样子。

    看到这少女大笑不止的样子,牧长生心中微汗道你还真是太低估我了,不止是你,我今日连蛟魔王那家伙的宝库都给他盗了个寸草不留。

    “好了,不早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那少女转身就要走,忽然她猛的回身,同时指尖迸一道红光向牧长生射来,牧长生迅抬起左手一挡,紧接着感到掌心一痛。

    “你……”

    牧长生登时大怒,抬手一掌就欲拍向那少女,可是这时那少女已经远远出现在了他前方,并且招手笑道:“别那么生气,气大伤身,我只是给你留个纪念而已,记住啦,我叫芯儿。”

    说话间话做一道光芒快远去。

    牧长生愕然抬起手,就见左手掌心此时出现了一朵小小的赤红色火焰印记。

    “真是个奇怪的人。”

    牧长生摇头失笑,而后抬头看向远处道:“大哥他们两个一定等急了,等我先赶回天龙船上给他们说一声。”

    而后他也化作一道流光划过长空,不多时就感应到了隐藏在海王宫上空的天龙船位置,而后飞落了下去。

    只见那里看上去本来空无一物,可当他化成的光芒落下去的时候也凭空消失,最后他出现在了天龙船的船头。

    “大哥二哥,李天王,我回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