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 通明
    “牧天神留步!”

    下朝后,天庭的文武仙卿从威严的凌霄宝殿大门两侧鱼贯而出。??八?一网?≤≠≈.≥≥.

    牧长生与太白金星走在一起,忽听背后传来李靖的声音后两人止步停下,转身去看就见李靖带着一脸冷漠的哪吒从凌霄殿中走出。

    “李天王,有事?”牧长生问道。

    李靖道:“此次我俩奉旨征讨蛟魔王,最后却因鲲鹏而无功而返,最后什么功劳都没有,实在是可惜啊!”

    牧长生苦笑道:“陛下不问我们办事不利之责就是我们的不幸中的万幸了,我哪里还敢要什么功劳。”

    说起来这事儿也确实让他有些郁闷。

    要知道他还打算事后给真武大帝请功呢,现在可倒好,被鲲鹏这老鸟中间横插了一杠子后别说什么功劳了,就是苦劳疲劳也全没了。

    “牧天神你智谋过人,并且我们一起征讨蛟魔王时也算有了交情,此次我奉旨前往傲来国花果山征讨那妖猴,要不你也跟着一起去,到时功劳我算你一份如何?”李靖笑着邀请道。

    牧长生顿时怔在原地。

    很快回过神的他与太白金星对视了一眼,而后拱手道:“李天王好意我心领了,只是我与那狮驼王一战已用尽全部法力,而且也受了点伤,这回只能辜负李天王的好意了。”

    李靖颌道:“原来是这样,既然牧天神身体抱恙不能与我等一同降魔,那我圣旨在身,就先走一步了,告辞!”

    说罢抱了抱拳,带着哪吒先行离去。

    对于牧长生说辞,李靖是深信不疑的。

    因为他虽然没有看到牧长生与狮驼王一战,但是牧长生能那么快重创狮驼王,显然他自己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而且牧长生回来后,抬手擦去嘴角血迹的一幕可是他与身旁的众人都亲眼看见了,绝对千真万确做不得假的。

    在经过牧长生的身边后,走在李靖身后并且一脸冷漠的哪吒忽然回头对牧长生做了个鬼脸,牧长生与太白金星顿时莞尔。

    “前辈,李天王这次怕是又要无功而返了。”

    看着李靖大步的背影,牧长生忽然道。

    太白金星诧异道:“你那兄弟本事的确不小,不过你就对他那么有信心?别忘了,老李那个儿子也不是吃素的。”

    牧长生笑了笑:“悟空的本事我清楚,虽然现在天庭确实有高手能降住他,但绝对不会是李靖父子。”

    李靖与哪吒打花果山一事玉帝心意已决,他已无法阻拦,牧长生皱起了眉头,孙悟空的事他是绝不会坐视不理的,所以接下来他还需要再好好绸缪一番才行。

    熟悉西游的他岂会不知,这一趟哪吒与李靖不仅拿不住孙悟空,反而成就了他日后三界中的赫赫威名,使西游路上的妖怪一听到他的名字就会脸色大变道:他就是天庭十万天兵天将都捉拿不住的孙悟空!

    不过眼下他还需要搞清楚一件事。

    “宁川何在?!”牧长生叫道。

    这时在凌霄殿外等候的宁川立即上前道:“主公,宁川在此。”

    牧长生沉声道:“你去传那御马监的监丞,还有副监两个人前去我的帅帐等我回来,我有事要问他们。”

    宁川领命而去。

    “长生,你的意思是……”

    宁川离去后,太白金星低声道。

    牧长生点了点头:“悟空在天庭时我一直对他有所关注,他在御马监上任后每日恪尽职守,将天马喂养的膘肥体壮,没有丝毫的懈怠,可如今突然反下界去,我想其中必有缘由。”

    太白金星听言也沉吟道:“按你所言,确实有些不对劲儿。”

    两人正说着话,忽有一玉帝身边的灵官驾云而来后道:“太白与牧天神留步,陛下着我传你们二位去通明殿,不得有误!”

    接着牧长生与太白金星互视一眼,赶紧驾云跟着这名灵官前往通明殿。

    这天庭共有三十六天宫,七十二宝殿,这凌霄殿与通明殿便是其中的两处宝殿。

    不多时三人来到通明殿前,而后灵官带着两人进了通明殿中。

    此时通明殿中丝竹管弦之音袅袅,一群身着轻纱的天女正在殿中翩翩起舞,两侧侍立着奏乐的天女与乐师。

    在通明殿正上则有一张桌案,案上摆着新鲜的瓜果与美味的珍馐佳肴,以及琼浆玉液。

    桌案后坐着的自然是一身玄黄金龙袍,头戴十二玉珠冕的玉帝了,在他的身后还有两个掌扇天女打着两把巨大的凤羽扇。

    此时玉帝正手拿琉璃盏,一边欣赏着殿中起舞的仙女一边饮酒,在他的身侧还有两个天女手托托盘,盘中盛着琼浆玉液的青玉酒壶酒杯,一个高大的神将也威风凛凛立在一旁。

    “你们来了,来,一起欣赏!”

    看到牧长生与太白金星进来后,玉帝又吩咐左右道:“来人,赐座!”

    立刻便有人搬着两个凳子进来,并且依次放在了玉帝桌案下方。

    “谢陛下!”

    牧长生与太白金星谢过,然后牧长生让太白金星坐在了靠近玉帝的第一个凳子上,自己则坐在了第二个凳子上。

    “长生,朕问你,刚才你说你部伤亡也不小,具体的数字是多少,朕想听一听。”

    玉帝抬起拿着琉璃盏的手漫不经心道,立即身旁一个侍酒天女斟满了一杯玉液琼浆。

    牧长生一听顿时就知道玉帝是要看自己练兵的成果,于是赶紧起身抱拳道:“禀陛下,此次共诛灭妖兵七万有余,我部共诛杀了两万……”

    “两万……”

    玉帝刚要端起一饮而尽的酒杯顿时停下,眼前恍惚了一下,而后哼道:“谁问你战绩了,朕问的是伤亡!”

    牧长生抹了抹汗,赶紧道:“我部的战士在战斗中奋勇杀敌,最后战死一百余人,伤了三千余人……”

    “一百……”

    玉帝一呆,拿着琉璃盏的手微微一颤,顿时琼浆玉液都洒了一些出来。

    看到这一幕,牧长生赶紧一脸哀伤道:“陛下,准确来说我部战死了天兵八十余人。”说着叹了口气:“他们每一个都是我天庭的勇士啊……”

    玉帝眼前顿时大亮,抚掌大笑道:“好,好,好啊,长生,朕总算没有看错你,你小子这练兵还真有一手,卷帘,赐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