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一章 贪狼
    花果山,水帘洞内。??=≈≈.=≈≠≠=.≥≥≠

    看到孙悟空听到牧长生受伤后急躁的样子,太白金星知晓自己的办法有效。

    于是他故意唉声叹气道:“你刚才打败李天王与哪吒三太子,惹得陛下天颜大怒,又要增派神将来,结果最后被你大哥给冒死拦下了,并且我在俩苦苦哀求下陛下才息怒。”

    说着扬了扬手中的手中的圣旨,道:“你嫌弼马温低贱,你想当齐天大圣,行,你大哥又跑去给你求来了齐天大圣的官衔,可你现在又突然不去了,岂不白白辜负了你大哥的心意?你自己说你对得起他吗?”

    说到最后太白金星都板起了脸责问道,同时心中轻叹道,他这半真半假的话说出来他自己差点儿都要相信了。

    “我……”

    孙悟空被问的哑口无言,最后赶紧嘿嘿一笑,拉着太白金星道:“太白勿怪,勿怪,刚才我也就是随口说说而已,当齐天大圣这么大的官儿我怎么会不去?”

    太白金星哼了一声,道:“这还差不多。”

    接着将圣旨往孙悟空怀里一丢,转身就往水帘洞外走去:“快点走,别让你大哥等急了。”

    “好嘞!”孙悟空扬手笑道,接着回身吩咐水帘洞的大小猴子将军妖怪统领看好洞府,而后一个纵身跳出水帘洞外。

    ……

    三十重天,伏魔军团大营,牧长生的帅帐。

    此时两个身穿天庭御马监官服的小官在人高马大的宁川带领下,畏畏尾的进了牧长生的帅帐之中。

    一进帅帐,两人就看到帅帐正上方的桌案后正坐着一个身穿银甲的牧长生在看着公文,他的旁边则坐着威武的破军星君,宁川进来后便径直来到他的身后站下。

    看见牧长生后两人互视一眼,而后急忙抱拳躬身行礼道:“御马监监丞、副监拜见伏魔天神,不知大人今日唤我们前来有何事吩咐?”

    “你们两个就是那御马监的监丞、副监?”

    牧长生放下手中的公文,抬头看向两人问道。

    “回大人,小人正是!”

    两人赶紧道。

    牧长生点了点头,又道:“你们两个不必紧张害怕,本座今日找你们来也没有别的事,就是想问你们几个问题罢了。”

    “不知大人,想问我们些什么,大人放心,小人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那御马监监丞与副监十分熟练道。

    “这倒不必!”

    牧长生抬手道,有些哭笑不得:“本座只不过想问问你们两个有关你们新任弼马温的事,本座问你们,那孙悟空自上任后工作如何?”

    听到这话两人舒了口气,其中那副监道:“孙大人自来御马监后倒也勤勤恳恳,而且有时候他也会带着天马出去放牧,那些天马全都被他喂养的膘肥体壮。”

    牧长生点点头,又道:“那他平时与哪些仙家有过密切往来?”

    御马监监丞回忆道:“要说密切的话,倒也谈不上,不过孙大人有一次带着天马出去放牧时还真认识了一位大人。”

    “哦,是谁?”牧长生眼中闪过一缕精光。

    “是天河上的天蓬元帅大人。”副监补充道。

    “天蓬元帅?”

    牧长生听到这名字顿时一脸古怪,这不西游四人组中好吃懒做的二师兄吗,他们两个居然这么快就会面了?

    不过自己此番是想弄清楚猴子这七品弼马温当的好好的,最后突然反下天的原因,而不是这一只猴子跟一头猪怎么认识的。

    当然了,现在的天蓬元帅还不是猪,人家还是掌管天河八万水军的天蓬元帅,威风着呢,日子也过得滋润着呢!

    牧长生想了想,忽然又问道:“那他反下天庭时是不是生了什么事?”

    “这……”

    听到这话,那监丞与副监顿时面露难色,谁也不肯在开一句口了。

    “嗯?”

    牧长生察觉有异,看向两人时身上多年的煞气若有若无放出,顿时压的这御马监监丞与副监脸色白,汗如雨下。

    “说!”

    忽然牧长生一声大喝出,顿时牧长生身边的破军星君与宁川都被震的眼前一阵恍惚,就在别说御马监的这两个修为低下的小官了,因为这一声大喝牧长生在其中多加了一些狮子吼神通的应用与变化。

    “回禀大人,是贪狼星君。”

    两人颤抖道。

    “贪狼……星君……”牧长生脸上露出沉吟。

    御马监监丞颤声道:“那天贪狼星君因为要外出进行公干,所以前来御马监挑寻天马,结果他常骑乘的那匹恰好被孙大人领去天河边放牧了,然后那贪狼星君当场大怒,就要鞭笞我们。”

    “然后呢?”

    牧长生闭上眼睛深深出了口气,可负在身后的手却紧紧握了起来。

    副监脸上带着感激道:“在我们挨鞭子的时候孙大人正好回来了,他看到我们被打后为了维护我们当场就与贪狼星君动起了手,结果贪狼星君敌不过孙大人,吃了好些亏。”

    “然后呢?”

    牧长生闭着眼睛问道,心中却叹了口气。

    一个人的习惯与性格是很难改变的,虽然他当初教了孙悟空半年仁义礼智信,可如今看来他嫉恶如仇与锄强扶弱的本性依旧没有改变。

    当然,这就是他的优点而不是缺点了。

    御马监监丞道:“贪狼星君吃亏后便开口挖苦嘲笑孙大人是给人养马的马夫,话也说的特别不好听,结果孙大人一怒之下就反下了天庭。”

    “原来如此,难怪增长天王……”

    牧长生想起了增长天王带着一帮伤兵,黑着俩眼眶进来凌霄殿的样子。

    南天门不是任人随意出进的地方,可猴子想下天就必须经过那里,想来他怒气冲天之下肯定是与魔礼青一言不合动起了手。

    至于结果,似乎已经很明了了。

    “不过……”

    牧长生又想起了贪狼星君,自己只不过出去那么一会儿的功夫猴子就在自己地盘受了委屈,自己这个大哥还真失职!

    “好了,没你们的事了,你们两个下去吧,还有你们放心,今日的事除了我们在座的几个,绝不会再有其他人知道。”牧长生安慰两人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