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章 四御
    “贪狼星君么?”

    待御马监的监丞与副监离开后,牧长生转身回到椅子上沉思起来。??八?一.?1?.?1??

    贪狼与巨门、禄存、文曲、廉贞五大星君,以及之前与他有过节的武曲星君,还有现在他眼前的手下破军星君同属北斗七星神之一。

    “破军,那贪狼星君你应该不陌生吧?”

    牧长生看向了破军星君:“你觉得他会不会像刚才那两人说的那样,仅因为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就迁怒于人?”

    “大人,这事应该**不离十,是真的。”

    破军星君想了想,道:“那贪狼星君脾气十分暴戾易怒,这件事天庭很多人都知道,如果是他做出这事来的话没人会奇怪。”

    “是吗?”

    牧长生点了点头,沉吟道:“这么说来,那他做出嘲笑悟空,使得他怒而反下界的这事应该没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了。”

    他多次干涉西游之事,就是因为不想看到孙悟空日后无奈之下不得不投身于佛门的命运。

    可是现在历史在他的干涉下竟再次在他眼前重新上演,就像有一只看不见的手纠正了回来,这也让他不得不谨慎起来。

    “大人,敢问你与那孙悟空是何关系?”

    看到牧长生如此关心弼马温孙悟空,破军星君心中感到十分疑惑不解。

    “他是我的结拜二弟,是我的兄弟。”

    牧长生看了破军星君一眼,然后道:“有人看不起他就是看不起本座,看不起本座,那本座就挖掉他的狗眼,让他再狗眼看人低。”

    “原来是这样,那弼马温竟是大人二弟。”

    破军星君听完前半句话后脸上现出了然之色,而后脸上忽然露出几分犹豫:“大人,末将忽然想起一事有件事想告知于你,可是又不知当讲不当讲。”

    “有什么不能讲的?”

    牧长生瞪了他一眼:“讲!”

    破军星君苦笑道:“只怕大人听到这件事后会更加生气。”

    “磨磨唧唧什么,快说!”牧长生不爽的哼道。

    破军星君点了点头,苦笑道:“大人,我们北斗七星君中贪狼与那跟大人有了过节的武曲星君两人的关系最好。”

    “武曲?”

    牧长生一怔,而后冷笑道:“俗话常说人以群聚物以类分,贪狼星君暴戾无常,武曲星君则心胸狭隘,他们两个人还真是臭味相投啊!”

    说这似笑非笑的看着破军星君:“你呢,你们七个你跟谁关系最好?”

    破军星君道:“我们七人中以文曲星君的为人最为正直,故而我们俩关系不错。”

    “好吧,这事儿我知道了。”

    牧长生眼中寒芒一闪,道:“日后本座会想办法来治治他们的。”

    可是他心中却只能无奈一叹,因为天庭神仙之间不允许争斗的天规,所以就算他心中对两人的杀意已经到了快要压抑不住的地步,他也只能强忍下来。

    太白金星说过,天庭神仙间生争斗,扰乱天庭的秩序乃是罪无可赦的重罪,到时不管是谁,只要犯了此罪不论轻重都会被剥夺神籍。

    最后犯了此罪的下场则有两个,要么是被关入那暗无天日的天狱之中永世不得生,要么魂飞魄散,不然魂魄就会被打入六道中的畜生道进行无休止的轮回。

    所以为了武曲星君这个跳梁小丑而把自己搭进去不值得,也很不理智。

    牧长生摇了摇头,而且算起来这北斗七星君还是天庭地位仅次于玉帝之下的四御之一,北极紫薇大帝的手下。

    天庭以玉帝为主,可除了玉帝外还有其它四位御地分布四方辅助他治理三界。

    他们分别是辅助玉帝,执掌天地经纬的北极紫薇大帝,执掌人间四时气候的南极长生大帝,执掌人间名山大川的土地山神变化的后土娘娘以及主持人间兵革皇权的勾陈大帝。

    紫薇大帝统领北方众神,其中著名的就有北极四圣与北斗七星君,而与牧长生有旧的真武大帝也是那北极四圣之一。

    西方勾陈大帝的手下也有许多高手,比如武艺高强号称五极战神的天空、大地、人中、北极和南极五位神将。

    四御的地位在天庭只在玉帝之下,绝对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当然,也因为他们的出现,玉帝的三界之主的权力都被他们分去了很多。

    不过这也是玉帝没有办法的事,因为这四御分权乃是三清所定,就是玉帝也无法反对。

    四御名义上是辅助玉帝,但实际上他们却削弱了玉帝的权力,也将天庭分成了五派。

    牧长生是玉帝的嫡系,武曲星君则是紫薇大帝的属下,牧长生要是杀了武曲贪狼星君,到时候就算玉帝有心偏颇他,只怕那武曲星君背后的紫薇大帝也绝不会轻易善罢甘休。

    想到这里牧长生又叹了口气。

    “大哥!”

    就在他叹气的时候,忽然大帐门帘被撩起,接着一身黄金锁子甲的孙悟空跳了进来。

    “悟空,你来了!”

    看到孙悟空进来,牧长生喜出望外道,赶紧收起郁闷之色起身上前来了个大大的拥抱。

    “大哥,这次都怪小弟我一时冲动做下错事,还劳烦你不顾自己伤势就跑去找玉帝求情,都是小弟我的错。”孙悟空眼眶微红道。

    “伤势?”

    牧长生一怔,而后又笑道:“这回的事我已经找那御马监的监丞与副监打听清楚了,你这回锄强扶弱做的很对,大哥很欣慰,也支持你。”

    “长生,这泼猴老夫我算是磨破嘴皮终于给你找来了,你可不能忘了我这个功臣,快把陛下赐你的御酒给拿出来给我润润喉咙。”

    这时太白金星也笑着进了大帐,指着牧长生哼道道:“今天陛下赐你御酒的时候我可在场,你别别想藏着。”

    牧长生赶紧笑道:“哪能呢,我又不好酒,既然前辈想喝,那我就取来让您老喝个够。”

    说着吩咐宁川道:“去,把陛下赐我的十壶御酒全给我拿出来,我今日要一醉方休。”

    宁川转身奔向了后帐。

    “大人,既然你们兄弟重逢,末将就不在此多做逗留打搅大人了,就先告退了。”

    看到高兴的牧长生,破军星君有些不自然,于是赶紧告辞。

    “慢!”

    牧长生抬手笑道:“俗话说的好,这来得早不如来的巧,既然赶上了,那破军你不留下喝一杯怎么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