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六章 情丝
    寿星这边一说完,另一边的六公主脸上便露出了得意的笑看了一眼牧长生。八??一网=≤≤.≤.

    众人一看六公主的样子,便知道这寿星说的是实话了,不由各自苦笑不已。

    “我的仙桃树已经成熟,要不改日我请大家来我那边坐坐?”寿星苦笑道。

    “老寿星啊,你可拉倒吧!”

    白虎神君哭笑不得道:“这馋虫被勾起也就那么一会儿的事,等馋虫没了之后你就是让我吃我们都不一定想吃呢!”

    “白虎神君所言是极,是极!”

    众人听言皆哈哈大笑不已。

    众人觥筹交错间时间一点点过去,十壶御酒也渐渐被众人喝光,不过后来六公主带来的那两坛御酒众人却没一个敢提议打开。

    毕竟这酒来路不正,是六公主从玉帝的酒窖弄来的,说的好听点呢叫做拿,可要说的不好听点那就是盗了。

    这要是玉帝怪罪下来的话,那六公主是人家的宝贝女儿,绝对出不了什么事,可自己估计就有些下不来台了。

    酒宴散时月亮已升上高空,牧长生将吃饱喝足的这些神仙送到门外,猴子跟高明高觉几个已经喝醉后被他派人扶回房间睡觉去了,只剩老管家林泉陪他送人。

    看着他们一个个离去时脸上都挂着心满意足的笑容时,他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微笑。

    他相信只要这些人回去了,那不用等到明日这孙悟空是自己结拜兄弟的事估计就能传遍整个偌大的天庭。

    “他既然叫我大哥,那他就是我的兄弟,所以我绝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他,绝不会……”

    牧长生的双眼中闪烁着无比坚定的光芒。

    “哎,牧长生,你叫我留下干什么,是想因为刚才的事给我赔罪吗?”

    待他请来的神仙纷纷驾云走光后,被他开口留在门口的六公主笑嘻嘻的道。

    牧长生脸一黑:“赔什么罪,你给我乖乖站门口别动,等我出来,真是的,净给我添麻烦!”

    说着转身又回到了府内。

    六公主下意识点了点头,然后好奇的掂着脚看他进入大门,穿过院子后进了大厅。

    “六公主稍待,我们少爷很快就出来了。”

    虽然不知道牧长生干什么去了,但林泉还是赶紧帮他解释道。

    六公主看了林泉一眼,忽然眼前一亮,道:“老伯,你刚才叫他少爷是吗?”

    林泉老实的点了点头,笑道:“我家少爷多年前上天成了神仙,当时我年老纪老迈,知道已经时日无多,只道临死前再也见不到少爷一面,实在是生平最遗憾的一件事。”

    “那然后呢?老伯!”

    六公主听的入了神。

    林泉笑了笑,扭头看向府中:“可是就在我阳寿已尽,地府勾魂使者到来勾魂之时,我家少爷竟然再次出现阻止了勾魂使者,并且带我上天让我能有机会再次侍候他的饮食起居。”

    说到这里时隐隐能看到林泉眼中泛着泪光。

    “没想到这家伙还挺有良心。”

    六公主摸着下巴点头沉吟道。

    “公主大人,我家少爷其实人很好的。”

    林泉开始说起了牧长生的好话。

    “好什么好?”

    一听林泉的话六公主气恼道:“他很早前就答应带我去玩,然后我就找不到他的影子了,你看今天我专门带酒来看他,可他还特意忽略我,你说他哪里好了?”

    六公主气愤的数落着牧长生的罪状,看的一旁的林泉哑然失笑不已。

    “对,我本来就不是好人。”

    忽然牧长生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顿时吓得六公主住了嘴,一回头就看见牧长生双手抱着那两坛御酒站在了她的身后。

    “你……什么时候出来的?”

    六公主干笑着没话找话道,她只感觉自己脸上火辣辣的。

    身为天庭公主平时要知书达礼谈吐文雅的她好不容易在背后数落一回人,没想到还被当事人听了个正着,这实在是太尴尬了,她真恨不得在地上找个缝钻进去。

    “接着!”

    牧长生没好气道,要将手中的酒坛给六公主。

    六公主警惕的向后跳了一步:“干什么?”

    牧长生气道:“这酒你从哪弄来的,就给我乖乖弄回哪里去。”

    “我不!”

    六公主一听急了,道:“凭什么啊,我吃了你的饭给你送点酒怎么了?”

    牧长生哼道:“那这酒是你的吗?”

    六公主支支吾吾不吭声了。

    牧长生道:“你这酒是从陛下的酒窖给弄出来的我没说错吧?”

    “哪有,看酒窖的将军我跟他很熟,拿他两坛酒没问题的,你放心吧!”

    六公主一听牧长生的担忧后满不在乎道。

    “可我跟他不熟,他的职责是看守酒窖,御酒没了他可是要被问罪的,所以你擅拿御酒的事他一定会向陛下禀报。”

    半天跟这天真的六公主说不清楚,牧长生不由急了,大吼道:“要是陛下追查起来查到了我身上的话,到时候我不就倒霉了吗,你这不是送我东西而是在害我知道吗?”

    “我知道了,我拿回去还不行吗?”

    六公主被牧长生一吼眼睛红了:“我好心好意跑来给你送酒,你非但不领情还吼我,牧长生,你真是天底下最大的混蛋。”

    说着伸手来夺牧长生手中的两坛酒,在抢酒的时候牧长生分明看见六公主两行主泪夺眶而出,于是不由呆了一呆。

    等他回过神来,那六公主早已夺去两坛酒后转身跑了两步后腾空飘起飞走了。

    “少爷,那六公主似乎对你有意,你为何……”

    林泉有些看不过去了,他对这个可爱的小姑娘印象很不错,于是不由开口道。

    “林伯慎言!”

    牧长生看了林泉一眼道:“这里不是凡间,而是天规森严的天庭,别忘了,天庭可是绝对禁止神仙动情的。”

    林泉闻言吓了一跳,不说话了,不过看了看六公主离开的方向后又看了看一旁沉默的牧长生,叹了口气后暗道一声可惜。

    此时牧长生心中也颇不平静。

    事实上六公主对他不用林泉说,他自己也已经若有若无的感觉到了,他又不是那没有任何感觉的木头,怎么可能会感觉不到呢!

    平心而论,像六公主这么漂亮可爱的女孩子很难不招男人喜欢,不过他现在心里有了杨婵,而且他也刚刚得知杨婵心中有他。

    所以对于六公主的这缕情丝,还是尽早由自己亲手斩断了吧,免得日后误人又误己,牧长生深深一叹,转身回了天神府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