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 情定
    想到这里牧长生又自嘲一笑。?中?文??.??.

    说起来他的前世命运也是如此,他在前世虽然生活了不过二十多年,但那二十多年的记忆却对他的影响很深。

    可在前世他也没有父母,他一出生他就被丢到了老家由爷爷照料,直至他被突然出现在眼前的东皇钟砸死前都从未见过他们一面。

    这与孙悟空同病相怜,几乎一模一样的命运也是迫使他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帮助孙悟空改变日后悲惨命运的一个重要原因。

    孙悟空前半生苦,虽然大闹天宫时曾经一时风头无两,但那终究只是昙花一现,牧长生不希望看到他后半生投身佛门后身不由己更苦。

    他很清楚没有父母的痛苦,故而他也能感受到没有父母的孩子在心中对于亲人的渴望。

    当初他刚来这个世界时,曾在高明高觉两个无微不至的关怀下感受到了亲人的温暖,所以他那时跟孙悟空结拜也是想让孙悟空也同样感受到这种温暖。

    感受到杨婵提到父母的消沉,牧长生将杨婵搂的更紧了,同时他也心中也在暗暗誓,从今以后不能再让杨婵受到伤害了,一点点也不行。

    “你还记得当初我跟你的定情一吻吗?”牧长生忽然笑着道。

    杨婵白了他一眼,娇羞道:“瞎说什么,谁跟你是定情一吻?还有,你说那个干什么?”

    牧长生嘿嘿一笑:“之后我不是被陛下给打了五百金锤后贬下凡间除妖了么,然后我偶然在西牛贺州碰到他了,当时他要去拜师学艺……”

    在牧长生讲他跟孙悟空的故事时,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天上的星星与月亮落下,最后东方天际一轮旭日东升。

    “日出好美啊……”

    杨婵脸上带着笑容叹道。

    “在我心中,你才是最美的!”

    这时牧长生也嘿嘿笑着肉麻了一句,结果招来杨婵的一记白眼。

    待太阳高高升起后,杨婵起身问道:“你现在回不回天庭?”

    “不去!”

    牧长生躺在甲板上懒洋洋的晒着太阳:“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有些反感天庭,与让我回天庭面对着那帮大老爷们的神仙,我倒更愿意留在凡间多看看你。”

    “那你可要小心了,要是被人家现了治你个擅离职守之罪!”杨婵捂嘴轻笑。

    “没事,现在天庭是晚上。”

    牧长生摇头晃脑,满不在乎道:“这天上一天地上一年,这天上一夜人间就是半年,所以我在这里待一个月都没有问题。”

    杨婵道:“那随便你,不过我要回华山了。”

    “啊?”牧长生一怔:“不去行不行,我好不容易偷偷下回凡,你还不留下来陪陪我?”

    杨婵叹了口气,脸色复杂道:“我现在心真的好乱啊,我真的不知道我们两个相爱到底是不是一段孽缘。”

    牧长生急了:“我们两个两情相悦,你说我们会是孽缘吗?”

    杨婵苦笑道:“可我们都是天庭的神仙,身上都有天条的束缚,而天条也早已规定了神仙是不能够动情的,我母亲,还有七表妹,你说我们的前车之鉴还少吗?”

    “又是天庭!”牧长生哼道。

    杨婵叹了口气:“就算我们不怕死,可我们的亲人呢,我的二哥你的兄弟,我们的事乃是天庭不容的大罪,到时必然会牵连到他们身上,你说因为我们而让他们负罪,到时你于心何忍?”

    牧长生脸色难看,默然不语,显然他也没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

    忽然牧长生起身,然后来到杨婵身边抱住她语气坚定道:“不过不管以后怎么样,反正我牧长生这辈子都认定你了。”

    “我也是,此生非你不嫁!”

    杨婵回身笑着看向他柔声道。

    牧长生沉吟道:“好吧,那我们的事就在想出办法前暂时保密,不要让除了我们两个以外的人知道,但请你相信我们以后一定能在一起的。”

    杨婵轻轻点头:“我相信你。”

    许久后两人分开,杨婵准备走了。

    临走前她还有些不放心的道:“长生,你身上的戾气实在太重了,戾气伤人更会伤己,要不我借宝莲灯助你驱除戾气如何,别让戾气伤了你的身体。”

    听到杨婵的话,牧长生心中感动不已。

    先天法宝每一件都珍贵无比,更不用说宝莲灯这等在先天法宝中都属威力最大的一列,可此刻杨婵竟愿意放心的将宝莲灯借给他用来驱除身上的戾气,这让牧长如何能不感动?

    不过牧长生还是摇了摇头,笑道:“放心吧,我身上也有先天法宝乾坤图,借助它的先天之气我也能够驱除的。”

    说着右手手掌一展,一幅先天之气弥漫的宝图顿时出现在牧长生的掌心上。

    “长生,没想到你也有如此运气。”

    杨婵高兴的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我也就放心的离去了。”

    牧长生哭笑不得的想道,我得到这件宝物是因为阴差阳错下放出了一个非常可怕的女人,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我运气好还是背呢?

    “我以后也会来看你的,婵儿!”

    犹豫再三后,牧长生还是叫出了心中那个十分想叫的名字。

    杨婵笑了笑,腾空而起飞向远方。

    看着杨婵远去的倩影,牧长生坚定道:“我们一定会有办法在一起的,一定……”

    仿佛听到了牧长生的声音一样,远处正在飞的杨婵突然停下,回头对牧长生甜甜一笑后继续飞往华山,很快就消失在了牧长生的视线中。

    “行啊,牧小子几天不见,我还真有些对你刮目相看了。”

    这时钟灵出现在牧长生的肩头,与牧长生一起目送杨婵离开。

    “钟灵,你有办法让我们在一起吗?”

    牧长生忽然苦下了脸。

    “你小子逗我?”

    钟灵顿时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道:“你跟人家女孩子许诺的时候说的信誓旦旦,连我都差点儿以为你真的有办法了,结果你跑来问我?”

    牧长生苦恼道:“我当时不也是急了吗?想让她安心。”

    “其实要说办法呢,也不是没有。”钟灵忽然狡黠的笑道,活脱脱像一只偷到了母鸡的小狐狸。

    “什么办法?”牧长生眼前一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