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高手
    “哦,原来浪少侠!那于清笑着拱手道。网1??.??.

    牧长生揭起轿窗帘笑道:“于校尉客气了,我算得上什么少侠,只是稍微会点拳脚罢了,还有,我的确不是本地人士,而是应朋友之邀恰巧路过此地而已。”

    “原来如此!”

    校尉恍然大悟,点了点头。

    如此牧长生跟他聊了几句的时间,他们一行人已经穿过喧闹的大街,来到了一座大牌坊前。

    牌坊由巨大的花岗岩雕成,为三间四柱形成了中大两边小三个门,并且在这每根柱子下都蹲着一尊石狮,而石柱则为蟠龙石柱,牌坊中间大门上更刻着永镇西疆四个大字。

    牌坊后则是一间被军士守卫森严的府宅,并且还有大队军士四周巡逻。

    此时牌坊下已经在牧长生他们之前先来了三顶轿子,并从轿子里走出了手拿拂尘,身穿道袍的两个中年道士,一个中年道姑在军士的带领下穿过牌坊进了那座府邸。

    “他们……”

    牧长生伸手一指前方。

    那于校尉赶紧道:“浪少侠有所不知,那几位是我们将军从西蜀之地的蜀山请来除妖的,他们法术真的很厉害。”

    “蜀山?”

    牧长生一怔,当初被贬下凡时与蜀山众人共战蜈蚣精的记忆立即涌上心头,不过之后又过去了这么时间,也不知自己当年遇到的蜀山那一干人还在世上否。

    牧长生又问:“那他们怎么在这里停下了?”

    “这座牌坊乃是当今万岁御赐下来,表彰我家将军的赫赫战功的,因此在这里须得落轿步行而入才可,不然便是对万岁的大不敬!”

    “万岁?”

    牧长生闻言摇头失笑着下了轿,在自己这个长生不老的神仙面前说万岁,这怎么想怎么都觉得很好笑啊!

    忽然牧长生目光落向前方府邸时忽然一凝。

    只见那两道士一道姑来到大门口后,立即有人跑进去通传了一番,不多时便有一个身材偏瘦面目威严的锦衣中年人带着人疾步而出。

    “那人是你们将军吧?”牧长生问道。

    “正是我们白将军!”于清笑了笑

    牧长生漫不经心道:“你们将军很好客啊,请道士来有官轿专人接送,来了着门口迎,可本公子就没有这么大面子喽……”

    于校尉一听这话忙道:“浪公子可千万别误会,本来我们将军以前也对那些道士也并无多少好感的,只是我家小姐此次能从那野狐君手中逃得一命全赖当年那个老真人送的护身符,而且这些蜀山的人真的很厉害……”

    “明白了!”

    牧长生微微颌:“所以你们将军一来感念当年那个老真人的恩情,二来则是看重这几个道士的本领。”

    “正是如此!”

    那于校尉擦了擦脑门上的汗赶紧道,他还真怕惹的牧长生不快。

    毕竟牧长生现在是救他们小姐的唯一希望,要是连他都不干了,那么只怕他们的小姐可就真的连一丝希望都没有了。

    接着牧长生往将军府只是随意一看,就现这将军府修建的比较气派,此刻正有无数下人在大门口进进出出,手上拿着朱砂写好的黄符一张张贴在将军府四周的墙上。

    不过将军府如此气派却也难怪!

    因为据牧长生跟这于校尉交谈得知,这白将军本名白无忧,因战功赫赫而被封为当朝的一品镇西大将军,手握五万兵马镇守这西陲之地。

    一品大将军的府邸,自然不能太寒酸了。

    说起来这白将军的府宅虽然气派,但在当朝一品大员中并不是上等,最多只能算是中下了,由此看来这白将军倒也不是个贪官污吏。

    而白将军的女儿名为白梦凡,芳龄二九,生来十分美貌动人,又因从小受到的良好家教而知书达礼善解人意。

    她从小便拜了江湖异人百草先生为师,学习其济世救人的医术,因为百草先生最厉害的不是武功,而是一身能够妙手回春的高医术。

    再加上这白梦凡天生也极为聪颖,在医道上有着不俗的天赋,因此她尽得百草先生真传,在医道上有着很深的造诣,故而她自己也常带人进山采各种草药救治白无忧手下的伤兵。

    这次也是因此在山上撞见了野狐君,随行的十一个人也全部被野狐君杀死,而她若不是身上带着幼时遇到的那位云游老道士送的护身符的话,绝对会惨遭毒手。

    “于校尉,你去告诉你们将军,若他想救女儿就让他来这里迎我。”牧长生忽然道。

    “什么?”于清一怔。

    牧长生只是笑而不语,却不肯开口了。

    于清无奈,只得派人去请白无忧。

    “牧小子,你也太不厚道了,你说你人都到了还讲什么排场?”钟灵哼道。

    “连神游境的城隍都不是那野狐君的对手,这帮只是画符念咒的道士来顶个屁用,也就那几个蜀山的还有几分本事,但是要有意外到头来还不是得靠我?”牧长生哼道。

    “也对。”钟灵点了点头。

    “于清,能救小女之人在哪里?”

    不多时那白将军再次急匆匆赶来,同时身后还跟着一帮人,其中有两个宫装妇人跟三个年轻人,以及两个侍奉人的丫鬟。

    此时一个妇人正被另一个搀扶着以袖掩面哭哭啼啼着。

    看到这些人,牧长生结合土地公公所言,一点儿也不难猜到他们的身份。

    那个一身豪气的中年人必定是白无忧了,而那两个妇人则是他的大夫人与二夫人了。

    这白无忧共有两位夫人,三个小妾,其中白梦凡正是由此时哭泣的二夫人所出。

    “将军,就是这位浪天涯,浪公子。”于校尉赶紧替众人引荐。

    “就你能救我我妹妹?”

    这时白无忧的大儿子,一个嘴上有胡子,脸上看起来比牧长生还要大一些的年轻人出来,并且盯着牧长生一脸不信道。

    于清急忙道:“大公子有所不知,浪公子武功十分厉害,是一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高手?”那大公子一听眼睛亮了:“那正好,我也练过几年的拳脚功夫,我倒真的想试试,他这个高手的手究竟有多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