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 恶瘴
    “老大,你干什么,这位公子可是现在能救小凡的唯一希望,你怎么能如此唐突无礼?”

    听言那搀扶着二夫人的大夫人不满呵斥道。?网=≠..

    这白家共有武钊、文渊、天鸣兄弟三人,其中老大武钊跟老二文渊全都是大夫人所生,故而她敢这样毫不留情的呵斥,而老三天鸣与那白梦凡则都是二夫人所出。

    看起来这白家的家教很严,因为被自己娘一呵斥后那大公子也不敢还嘴,只是干笑道:“娘,二娘,你们也别怪我,我也是为小妹着想,毕竟现在这世道招摇撞骗的骗子太多了,我不试试他谁知道他是不是骗子?”

    那大夫人听言略一迟疑,最后看向了白无忧,白无忧则默不作声,没有开口。

    至于二夫人则面容憔悴,虽然看向牧长生时眼中带了几分希望之色,但最后也沉默不语。

    看到几人的表现,牧长生只是微微笑了笑。

    他看得出来,这白无忧似乎也不太相信自己的能力,故而没有开口阻止大儿子的试探!

    虽然牧长生理解他这样做是因为担心女儿,为白梦凡着想,但是说真的,这样被人怀疑他心里还是真的挺不爽的。

    “请!”

    牧长生没有多说,只是朝白武钊伸手道。

    众人一见两人要动手立即四散后退,留下场地给白武钊跟牧长生。

    “老爷,钊儿年轻气盛易冲动也就算了,你刚才怎么也不拦一下他呢,万一惹恼了浪公子使得他不救小凡怎么办?”大夫人有些担忧道。

    “无妨!”

    白无忧抬了抬手,脸上也显出几分疲累,看得出这几日为了救女与降妖的事他也操了不少心。

    白无忧看着两人道:“老大说的有道理,事关小凡所以我们绝对马虎不得,若是这年轻人真的不是坑蒙拐骗之辈,那我就舍下这张老脸亲自亲自向他赔罪。”

    “老爷……”

    二夫人颤声想要说什么,最后却无语凝噎。

    “看拳!”

    看得出来白武钊很自负,因此牧长生刚抬起说请的手他就迫不及待的冲了过来,而面对这气势汹汹而来的白武钊,牧长生也准备动手给他一点儿教训。

    忽然他的耳朵一动,接着他诧异的朝白无忧那里看了一眼。

    “跟我交手还敢分神?找死!”

    这时白武钊举拳呼啸而来,拳头挥动间手背上似乎都带上了一丝暗金色的金属光泽,显示出他武功也练出了门道。

    下一刻只见白武钊的这只拳头击打在了牧长生的身上,可是接着只听撕拉一声,那只拳头就直接透体而过,将牧长生的身体给贯穿。

    可是看到这一幕白武钊不仅没有露出喜色,反而脸色更加凝重了下来,因为牧长生的身体接下来竟然渐渐虚化消失不见。

    “好了,钊儿,住手吧,浪公子今日起便是我白府的贵客!”白无忧微微摇头示意道。

    白武钊顺着他的目光回头看去,然后瞳孔骤然一缩,因为此时牧长生已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他的身后,并以掌做刀切在了他的脖子上。

    咕咚!

    白武钊喉结滚动,咽了口唾沫,倘若牧长生对他真有歹意,此刻的他怕是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浪公子果然好身手,请!”

    白无忧上前大喜道,接着侧身作请状。

    牧长生抬头看了看天,下太阳偏西已经到了下午,再过不久就又到晚上了,而今晚注定了已经不会再是个平静的夜晚。

    牧长生不想浪费时间,所以与白无忧一同进了气派的白府中。

    此时白府的院子上空交叉着两条细线,上面贴满了一张张黄色符纸迎风飘扬,看起来应该是那帮道士的手笔了,牧长生摇头失笑。

    “浪公子……”

    进府后,白无忧试探道:“你看何时医治小女比较合适?”

    牧长生沉吟一下,道:“还是现在吧,听说今晚贵府会有妖孽现身,这些道长便是来降妖的,到时一场恶斗必定在所难免,那时绝不是救白小姐的良机。”

    白无忧等人顿时大喜,抱拳道:“那就多谢浪公子了,现在还请浪公子与我等移步前去小女的闺房中进行医治。”

    接着牧长生又在白无忧的带领下,沿着一条石子小路来到了一座小院。

    小院幽静,院中的花园里种了不少花草,除了少数几株观赏的花之外,其余全是草药。

    院子里有一座二层阁楼,是白梦凡的闺房,此刻昏迷不醒的白梦凡就在二楼上。

    当牧长生在白无忧带领下来到二楼时,忽然现刚才先进来的那蜀山道姑此时就坐在帘子后的床边上。

    “凌寒真人,小女怎么样了?”

    几人进来时正好看到那道姑起身,于是白无忧赶紧问道。

    那凌寒真人叹了口气,摇头道:“令爱被那妖魔的瘴气所侵入体,贫道刚才也试着运功想将将其驱除令爱之体,可那瘴气实在是厉害,最终贫道还是没能帮到白将军,实在是罪过!”

    “瘴气?”

    牧长生神色一动,上前便看到一位美丽的白衣少女此时安静的躺在床上。

    不过此时正有几股约有筷子长短的黑气在她的脸上、身上的雪白肌肤下蠕动着钻来钻去,如同几条灵活的虫子一样,很是瘆人,并且在这些黑气蠕动间,白梦凡的脸上露出了痛苦之色。

    “浪公子,请你快点救救小凡吧,求你了,看起来她现在好痛苦啊!”

    这时那二夫人看到女儿受苦时心都要碎了,赶紧向牧长生哀求道。

    牧长生点点头,接着神情凝重着上前,待看清楚了那些黑气的运行轨迹后快如闪电般出手在白梦凡的身体几个穴位上迅点下。

    牧长生的办法很管用,被封住穴道后,白梦凡脸上的痛苦之色终于慢慢消失。

    看着舒了口气的白无忧众人,牧长生脸色凝重道:“各位,我现在只是封住了白小姐体内肆虐的瘴气,可这终究是治标不治本,不驱除瘴气的话白小姐永远不会痊愈。”

    顿了顿,牧长生继续道:“接下来我便要替她驱除这些瘴气了,至于各位请先行回避,以免那些瘴气再伤到你们……如果可以的话,还请凌寒真人留下助我一臂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