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八章 青丘之狐
    无忧别院毗邻将军府的客房,牧长生要去别院就须得经过那里。??.1.

    在经过那些客房时,牧长生看到有些道士在领着小道士徒弟聚精会神的画符,还有一些在整理桃木剑、桃弓柳箭等用来驱魔降妖的法器。

    不过在路过时,他还真看到了这些道士中有几个滥竽充数的假道士,此刻他们正大吃大喝,享用着将军府提供的好酒好菜,一点儿也不知道晚上即将面临什么。

    牧长生失笑摇头,跟着于清前往无忧别院。

    “浪少侠请稍等,我已吩咐厨房准备了饭菜,不用多久就会给你呈上来。”于清推开房门,回头对牧长生说道。

    房间内虽不奢华,但却布置的清新淡雅,十分讲究,也十分干净整洁,很符牧长生的心意。

    牧长生等了没多久,将军府的下人就将做好的鸡鸭鱼肉等佳肴给牧长生上了一大桌。

    饭菜上齐后,于清抱拳道:“少侠请慢用,门外有下人,如果有需要请尽管吩咐,将军府诸事繁多,我就先去帮忙了,晚上驱魔法会开始时自会有人来请你过去。”

    牧长生道:“于校尉随意就好!”

    待于清带上房门出去后,牧长生忽然不知从哪里拿出一个葫芦,并且拍着葫芦笑道:“今日你也有口福了。”

    说着“啵”的一声拔掉葫芦塞,而后一道白光从葫芦中喷出,落地变成了一只黑色的獒犬。

    “叫我干什么?”

    黑獒一出来后就不客气的问道,表现的十分高冷的样子,不过牧长生也知道他一贯就这样,面冷心热,因此对他并习以为常。

    现在的他早已不是当年牧长生从雷公电母降下的雷劫中救下来那几乎丧命的獒王,而是一尊修为深厚的天仙境的高手。

    牧长生一指桌子笑道:“请你吃饭嘛,我今天出了好大一把力气,所以这一桌酒菜是人家备下来答谢我的,怎么样,我够意思不?”

    黑獒诧异的看了牧长生一眼。

    “别用那种眼神看我,我受不了。”

    牧长生摆着手笑道:“快点变成人形陪我喝两杯,晚上我还要出去降妖呢,到时候说不定要用到你。”

    黑獒白眼一翻:“凡人有句话说的真对!”

    “什么?”牧长生一怔。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黑獒哼道,不过说话间他身上乌光闪烁,最后化为一个身穿黑氅,面容冷峻的年轻人出现在牧长生的身前并且坐在了牧长生对面。

    牧长生一怔。

    年轻人黑披肩,眸子开阖间身上带有一股特有的气势,当看到牧长生一怔时道:“怎么,不认识了?”

    “哪能呢?”

    牧长生举杯笑道:“我这不是第一次见到你的人形模样吗,来来来,喝两杯……”

    ……

    时间流逝,夜幕终于慢慢降临,这时将军府也开始格外的忙碌起来。

    “他们都开始忙活了,怎么,你不去帮忙?”

    黑獒化身的年轻人立在窗前,看着从无忧别院门口脚步匆匆走来走去的那些将军府下人,又回头看了看酒足饭饱后,悠闲的躺在长榻上闭目养神的牧长生道。

    牧长生随意的摆了摆手,道:“急什么,离那妖孽出现的时候还早得很呢,我稍微眯一会儿,等那妖孽出现咱们再过去也不迟。”

    说完拿一只手枕在了脑后。

    黑獒见此只能无语的摇了摇头,然后抬起头看着挂在半空的月亮。

    将军府,前院。

    此时与无忧别院的安静不同,将军府的前院灯火通明,人影幢幢,人声也十分嘈杂。

    大厅中。

    “诸位道长!”

    白无忧抱拳道:“今晚那妖孽若来,白某则要拜托大家斩妖除魔,为民除害了。”

    他的身后跟着一大帮家眷,除了他的夫人与三子以外,此刻更多了个被牧长生驱除瘴气后已经清醒过来,但脸色依旧有些苍白的白梦凡。

    “白将军客气了。”

    那些请来的道士分坐两旁,闻言全都起身还了一礼,道:“斩妖除魔、为民除害本就是我等修行之人的职责,又何来拜托一说。今晚若那妖魔敢来我等定叫他横尸当场,再也做不了恶。”

    “好!”

    听到众道士的保证,白无忧高兴道。

    如此到了深夜。

    呼!

    夜晚忽然慢慢莫名其妙的起了风。

    唰!

    这时躺在无忧别院的牧长生双眼突然睁开,与此同时盘腿坐在地上的黑獒变成的年轻人也睁开了双眼。

    “走,那妖孽来了。”

    牧长生精神一震,他已恭候这妖孽多时了。

    原本白无忧已经派人请了他,但因为他不太想跟这些打交道,所以只是露了个面就又跑回无忧别院进行等野狐君到来了。

    待牧长生来到前厅后,只见白无忧一家与这些请来的道士全都面色凝重,看见牧长生与黑獒两个人后道:“浪公子,那妖孽来了,请问你身旁这位是……”

    “他?”

    牧长生拍了拍不苟言笑的黑獒,道:“他是我请来的江湖上一个朋友,特意前来帮忙的。”

    “原来如此!”

    白无忧等人点点头。

    这时前院中已飞沙走石,高高挂起的灯笼也被吹的四处摇晃。

    “定!”

    看到这一幕,蜀山的三人赶紧施法,三人手中拂尘快摇晃最后朝天一指,立即这院子里的大风停了下来。

    “哈哈哈,白无忧,看来这次被你还真请来了几位高人啊!”

    这时大厅外忽然想起猖狂的大笑,众人急忙来到院里,就见将军府大门之上忽然了一个黑影。

    “野狐君?”

    白无忧脸色不变的问道。

    “是我!”

    那黑影道,接着从大门上跳进了院中。

    只见那黑影为一个身穿白紫色狐裘的男人,面目俊美却显得异常妖异,一头紫长披肩在夜风中迎风飞舞。

    “白无忧,看来你已经等我多时了。”

    忽然他的目光在扫了一眼周围道士后,不由哈哈大笑道。

    “这是当然!”白无忧咬牙切齿道。

    “哟,这不我的小美人吗?”

    忽然野狐君的注意落在人群中的白梦凡身上,一脸惊奇道:“你身上的瘴气居然被人破解了?”

    忽然钟灵惊奇道:“这不是隐世多年的青丘灵狐一族么,怎么,时隔多年他们又出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