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请神
    “青丘之狐?”

    牧长生一怔,青丘这名字他一点儿也不陌生,在前世他就在奇书山海经上就看到过。?网111.?.??

    山海经有载:“又东三百里,曰青丘之山,其阳多玉,其阴多青雘。有兽焉,其状如狐而九尾,其音如婴儿,能食人,食者不蛊。”

    “对,这是一只青丘之狐。”

    钟灵沉吟道:“这青丘山也是一座灵气充裕适合修炼的灵山福地,祖上乃天地间的第一只狐,名曰九尾天狐。后此狐陨落于混乱的远古时代,但最后却遗留下了青丘一脉传承至今。”

    顿了顿,钟灵脸露回忆道:“九尾天狐乃是一尊先天神魔,身怀整个狐族气运,实力很是不凡,当初乃是达到了太乙金仙境的高手。”

    牧长生疑惑道:“那他们怎么会隐世不出?”

    “当初天地开辟,万灵降生,紧接着便是万族争霸洪荒大地的无比混乱远古时代。自她陨落后狐族再无惊艳之高手,没有高手坐镇的青丘一脉自然很容易就被其它人给消灭掉。”

    钟灵叹了口气:“因此为了生存,青丘一脉不得已便用九尾天狐留下的大阵自封青丘,使青丘与世隔绝,他们无法出来,外人也无法进去,可如今看来这九尾天狐留下的阵法威力已经在时光流逝中不复存在了。”

    牧长生听言脸上露出一丝恍然。

    而被野狐君邪笑着盯上后,白梦凡原本苍白的脸上就更白了,身躯也开始颤抖,脸上被恐惧之色所填满。

    “各位道友,动手!”

    这时忽然一个亮出桃木剑,咬破手指涂上自己鲜血画出一个符咒,然后桃木剑上就亮起了黄色的光芒,接着就朝野狐君冲了上去。

    “我们也来!”

    看到有人动手,自然有人不甘落后,他们对视一眼后纷纷亮起自己的驱魔法器就冲上了前去。

    砰砰砰!

    一时间场中人影幢幢,拳脚相击,法力碰撞之声更是不绝于耳,可是没过一盏茶的功夫,这些道士就一个个被野狐君打的吐血快倒飞回来。

    一时间院子里落满了倒地呻吟不止,口中留着鲜血的道士,见此白无忧的脸色渐渐沉了下来,开始难看了起来。

    “哼,不堪一击,没用的废物!”

    野狐君扫视一眼地上,眼中闪过轻蔑,接着看向了一帮颤颤巍巍刚才没敢上的道士,背后忽然冒出一头巨大的狐狸虚影咆哮。

    那帮道士一看这狐狸虚影,顿时一个个被吓得屁滚尿流,慌里慌张的转身就落荒而逃,原地只剩一个头花白,胡子稀疏的老道士没有动脚。

    “我说白无忧,你看你这找的都是一帮什么货色?”

    野狐君身上指了指地上呻吟的道士,又指向落荒而逃的那些假道士背影,大笑道:“你说你要按我说的把你女儿嫁给我,每年再给我提供十对童男童女吃不就什么事都没了?”

    “妖孽!”

    白无忧气的浑身抖:“我的女儿就是死,我也不会把她交给你,至于你想吃小孩子们更是痴心妄想,我白无忧绝对不会饶过你的。”

    这时他的身边能够站着的除了他以及保护他家人的蜀山三人外,也就只有牧长生与黑獒,还有那个老道士了。

    锵!

    白无忧缓缓拔出了腰间宝剑。

    “怎么,你想跟我动手吗?”

    野狐君仰天大笑道:“别说你了,就是你们这群人一起上,我都不放在眼里。”

    这个野狐君修为还行,已经修炼成了仙道并有了天仙境的修为,因此确实一般人斗不过,就是蜀山的这三人也很玄。

    牧长生跟蜀山打过交道,因此知道蜀山上虽然有很多道术,门下弟子也有很多精通,但是他们的修为却成了他们最致命的弱点。

    不过这并不包括他与黑獒,看到这野狐君这么狂妄自大,牧长生都有些看不下去,准备给黑獒使眼色示意其动手了。

    “你太狂妄了!”

    这时那个老道士忽然上前一步,一脸认真的对野狐君说道。

    野狐君无语的笑道:“狂妄又如何,就凭一个紫府境的你能收拾的了我吗?”

    “我不能。”

    老道士摇了摇头:“但是有人能收的了你,你想不想看看?”

    “哈哈哈……”

    听到这话,野狐君顿时捧腹大笑,仿佛听到了世上最好听的笑话一般。

    而在野狐君大笑的时候,老道士已经缓缓上前几步捡起了地上的一柄桃木剑,而后从怀里掏出一张泛黄的符纸穿在了剑上。

    接着老道士开始闭眼,嘴唇轻动默念起咒语。

    “这是……请神咒?”

    牧长生听了几句咒语,忽然一脸古怪:“没想到这老道士居然会这个手段,就是不知道他会把哪路仙家给请下来。”

    所谓请神便是还未修炼成仙的修行之人请动天上自己信仰的神灵下界,来相助施法之人降妖伏魔的手段。

    而被请的天上神灵则可依据情况,要么派出自己的法身,要么直接真身出动进行相助。

    呼!

    那咒语不是很长,很快那道士念完后符纸直接自动燃烧,最后化为一道白光直冲天际,没入高高的天穹中消失不见。

    “你做了什么?”野狐君脸色大变。

    虽然不知道这老道士做了什么,但是他的心中隐隐升起了一种很不好的感觉。

    因为世上会请神这种手段的凡人不多,因此野狐君一开始并没有认出来。

    “请神明下界斩妖除魔!”

    老道士咧嘴一笑,露出一口快要掉光的黄牙。

    “你请的谁?”

    野狐君此刻终于不淡定了。

    “当然是我信奉的神明……”

    老道士笑道,可是很快他笑不出来了,因为他请神的那道白光忽然又从天穹坠落,可是并没有神明跟着下界。

    “怎么会这样……”老道士失声道:“我可是他的虔诚信徒啊,他为什么不来不来帮我们?”

    野狐君看到老道士请神失败,不由长长出了口气,紧接着眼中闪过杀意:“认命吧,这回就连神仙都不帮你们,真是天助我也,未免夜长梦多,我现在就杀了你们,然后带我的小美人去快活快活……”

    可是下一刻,那一道请神的白光坠落后居然不偏不倚朝牧长生而来。

    “什么,请的是我?”

    牧长生瞪大了眼难以置信道,天下还有这么巧的事吗?

    不过转念一想也对,毕竟这是斩妖除魔,那不请他这个伏魔天神难道还去请财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