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章 天狐乱舞
    咻!

    那道白光度极快,宛若一颗绚烂流星,在天上拖着长长的光尾转瞬之间就从夜空中到了牧长生的身前停住。网??.1.

    接着白光缓缓展开,一行着光的文字在牧长生的身前浮现。

    “出现了,请神的咒文出现了,我师父传给我的法术没有失灵,没有失灵!”老道士激动的回头看着这行光的文字停留在牧长生的身前大叫道。

    接着他的目光抬起落到牧长生身上,脸上几乎快要喜极而泣,颤声道:“你……难道你就是……”

    “老前辈,你怎么了?”

    看到老道士的样子,蜀山三人与白府众人全都大惑不解。

    “你到底是谁?”

    野狐君顺着老道士的目光看向牧长生,忽然他摇头失笑道:“我还真是谨慎过了头,居然开始对一个凡人紧张。”

    接着他目光忽然一冷:“但今日不管是谁,除了我的小美人可以活着以外,谁也别想活着踏出这白府一步。”

    “妖孽,休要口出狂言,想要害白府上下这数百人的性命,还得过我们这关才行!”凌寒真人提起手中宝剑叱道。

    “就凭你们?”

    野狐君有些不屑,眼中露出凶光:“别以为我怕你们蜀山,既然你们几个臭道士想先一步上路,那我就成全你们。”

    说罢两手交叉于胸前,紧接着他的双手十根手指上的指甲就开始以肉眼可见的度变黑变长,很快就变得一尺多长,泛着寒光,就像他的手中拿着十柄锋利至极的寒铁匕。

    “嗬嗬……”

    接着野狐君抬起头看着众人,就像一个猎人看着他那无路可退的猎物,喉咙里也出了一种野兽一样的可怕声音。

    “大家小心,这妖孽要动手了。”

    凌寒真人忌惮的盯着野狐君低声提醒众人。

    砰!

    她话音未落,就只听砰的一声,野狐君顿时犹如一颗出膛的炮弹向众人扑杀而来。

    野狐君度极快,再加上双方距离不远,因此转瞬间他就到了众人身前,同时嘴角露出一抹残忍的笑,抬起指甲寒光闪闪的右手就往白无忧的心脏部位抓去。

    想那白无忧并非修道之士,而是一个**凡胎的凡人,又如何能够抵挡这天仙境的野狐君,更何况就是换做一个修道之人,恐怕也未必会是他的对手。

    “滚!”

    眼看着白无忧就要丧命在野狐君手中,被他一抓穿胸而过掏去心脏,可其他人根本来不及反应过来时,他身后一个白衣人影突然散出恐怖气息踏前两步。

    白衣人影出现在白无忧身前怒叱道,接着伸出一只散着淡金色光芒的拳头迎向抓来的野狐君那只如同带着五柄匕的手。

    “什么?”

    感受到牧长生身上释放出的如同山岳之厚重,江海之澎湃,根本不是自己所能对抗的摄人气息威势,野狐君登时脸色大变。

    接着他在半空急忙一扭身躯,然后一个旋转着改变方向后退回原地,难以置信的看着牧长生,又惊又怒的吼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要来管我的闲事?”

    牧长生站在那里,不慌不忙的收回来着金光的右手,可是身上那股恐怖的却已经吓得野狐君不敢有丝毫的轻举妄动。

    噗通!

    这时那老道士突然跪倒,喜极而泣道:“我没有猜错,您果然就是天界的伏魔天神大人,清华山散修莫一拙见过伏魔天神。”

    “伏魔天神?”

    听得此言,包括野狐君在内的在场众人脸上全都露出震惊之色,不同的是除了震惊外,众人眼中的更多的是惊喜之色,最后学着老道士一样纷纷跪倒。

    “既然知道本座,那你这祸害人间的妖孽还敢说本座是多管闲事吗?”

    牧长生哼道,接着伸手一招,一杆被神光笼罩的神戟出现在右手中:“你这妖孽作恶多端,今日本座绝对留不得你在世上,受死吧!”

    “好你个伏魔天神,我听说过你厉害,但是别人怕你,我可不怕。”

    野狐君额头青筋毕露咆哮道:“我本跟你往日无怨近日也无仇,可你今日既然如此咄咄逼人,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冥顽不灵!”

    牧长生摇摇头,对白无忧众人道:“你们全部先行退后,以免误伤。”

    听到这话,白无忧等人赶紧与地上被打倒的一众道士退回了大厅,然后站在门口观看。

    此时院子里只剩牧长生与黑氅的黑獒,以及野狐君三个人。

    嗡!

    牧长生浑身出金色光芒,整个人顿时全都笼罩在金光中,并且他身上缓缓出现一套战甲,整个人所散的气势也更加骇人。

    感受到牧长生身上的气息变化,野狐君瞳孔急剧收缩,身上的汗毛也全都炸立起来,一股强烈的危机感浮现在心头,可是就让他这么被吓得不战而逃他又十分的不甘心。

    “一招,我跟他用一招跟他决胜负。”

    野狐君心中怒吼:“我气运深厚,曾偶然找到并且练成了天狐老祖宗留在青丘的一式神通,足以横行天下,伏魔天神又何惧之有?”

    想到那一式神通,野狐君被牧长生气势所震摄的那颗荒乱的心也渐渐安定了下来。

    看着手持神戟,被金光笼罩其中宛如一尊战神的牧长生,野狐君突然仰天出尖锐的长啸,并且长啸引狂风在院子里飞沙走石。

    “嗷呜!”

    随后野狐君腾空而起,身上同样出摄人的气息使人难以靠近,在银色皎洁的月光下,仰天长啸的野狐君脸上露出了尖尖的鼻子,人的五官全都被狐狸的五官取代。

    与此同时,他的身后忽然长出一条毛茸茸的紫色狐狸长尾在天空轻轻摆动,奇长无比,如同一根紫色的长绫。

    “这一幕……我怎么感觉有些熟悉呢?”

    看到这一幕,钟灵摸着下巴在牧长生的识海中琢磨道。

    与此同时,野狐君身后这样的紫色长尾并不只长出了一条就停了下来,而是一连长出了六条,直到第六条长出才停了下来。

    野狐君的本体是一只六尾紫狐。

    更恐怖的是,野狐君身后的尾巴每长出一条,他身上的气势就增强一分,六条长出来后他身上的气息比起牧长生竟然也不遑多让。

    “牧小子小心,这是九尾天狐的绝技神通,天狐乱舞!”忽然钟灵终于想了起来,失声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