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三章 偶得神通
    “还不止呢,我再告诉你一件有意思的事。??.1.??”

    钟灵得意一笑:“那九尾天狐为天下狐之祖,本体乃是一只母狐狸,而这野狐君又是公的,所以就算他练成天狐乱舞神通,到最后也很难挥天狐那么大的威力。”

    “这就有意思了!”

    牧长生摸着下巴脸上带着笑意,他使用三头六臂的法相后手臂多的吓人,就算抓着五条狐狸尾巴也能腾出一只手。

    忽然牧长生一脸古怪道:“你说这天狐乱舞神通练成了后他不会变成母的吧?”

    他忍不住想起了前世听说过的一门男人练了会变成女人的武功绝学。

    “这可说不准,要不你有机会试试?”钟灵嘿嘿笑道。

    听言牧长生赶紧把头摇成了拨浪鼓。

    开什么玩笑,自己活了两辈子可到现在还是处男一个,说出去也没谁了,现在眼看着好不容易有了个女朋友,大好的幸福生活就在眼前了,他怎么可能作死练这个去。

    接着他把目光落到了野狐君身上。

    “伏魔天神,请你念在我修行不易的份上,饶我一命吧,我誓,我再也不做恶了。”看到牧长生目光看来后,那野狐君赶紧脸上带着谄媚的笑容道。

    牧长生道:“俗话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所以有些人说应该给你们犯错的人一个改正的机会。”

    听到这话,野狐君顿时大喜,立即对牧长生千恩万谢感恩戴德,可是眼神深处却不禁露出一丝隐晦的得意与讥讽。

    啪!

    “啊!”

    可是下一刻牧长生一条手臂用力一扯,牧长生现在一万六千斤的神力,敢问现在世上能有多少东西能经得住他现在这一扯?

    所以一声脆响后,野狐君登时面容再次变得扭曲狰狞,他的第二条尾巴被牧长生生生扯断,鲜红的血液顿时给地面下了一场血雨。

    “你……”

    野狐君痛的佝偻下了腰,面容扭曲,抬起一只手指着牧长生,可是一句话却也说不出来。

    “可是那是别人。”

    牧长生面容冷酷道:“可我不喜欢给你们这个害人的家伙机会,因为对你们的宽容,就是对那些惨死在你手中的无辜者残忍。”

    说话间,他再次抬起一条手臂,随着一声脆响又一条狐狸尾巴被扯断。

    “我……你……”

    野狐君面容扭曲,忽然狂笑道:“你要是杀了我的话,一定会有人给我报仇的,你这个伏魔天神日后一定不得安稳。”

    牧长生不为所动:“你说的是青丘吗?”

    一听牧长生喊出青丘的名字,野狐君终于脸色大变,惊叫道:“你……你怎么可能知道那个地方?”

    “你背后有青丘又如何?”牧长生哼道:“本座本来就没有打算轻易放过你们青丘,若是他们和你一样狂妄,那灭了便是。”

    “你敢……”野狐君咬牙切齿道。

    牧长生大声笑道:“连蛟魔王的势力海王宫都被我灭了,我还有什么不敢?”

    “我……我跟你拼了!”

    忽然野狐君眼中露出决然,朝自己被牧长生抓住的剩余三条尾巴一指,顿时随着三声炸响,三条狐狸尾巴直接从中间炸为了满天血雾。

    接着他脸色白,头上冒汗,可还是忍着剧痛焚烧体内的精元加快度冲天而起,快往将军府的大门上飞去,想要逃离将军府。

    “哼,跑的了吗?”

    牧长生哼着将手中的三条尾巴扔掉,而后右手一晃,一把紫色水晶长弓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吱!

    牧长生弯弓拉弦,一枝噼里啪啦闪烁着电芒的箭矢搭在了紫色长弓上,可在牧长生现在巨大的神力下,紫色长弓出了快要断裂似的声音。

    嘣!

    牧长生皱了皱眉,下一刻右手松开,顿时一枝箭矢带着音爆之声化作一道流光直接往野狐君的脑袋射去。

    野狐君此时已刚飞到将军府大门上,接着向后回头看了一眼,可刚一回头,一道流光便直接没入他的眉心穿脑而过,留下一个手指粗的血洞。

    野狐君顿时僵在原地,接着向后栽倒从将军府大门上连同砸碎的瓦砾一同滚落掉到了大门要进入院子里的地方。

    牧长生收起长弓从天空落下。

    此时野狐君双眼大睁,脸上尽是难以置信,但他此刻却是魂飞魄散死的不能再死了,因为就连他的元神也被牧长生刚才那一箭绞碎了。

    这时黑獒也已经上前来到了牧长生身边,后面那些凡人正惊喜若狂的向牧长生这边跑来。

    咻!

    接着死去的野狐君身上光芒一闪,变成了一只紫色长着六根断尾的狐狸。

    “嗯,这是什么?”

    忽然牧长生目光一凝,只见野狐君变为狐狸后身边出现了一个巴掌长的白色玉简,牧长生忍不住上前一步打量起来。

    “传承玉简,这是传承玉简。”

    钟灵看到玉简后狂喜道:“这一定是九尾天狐那个老娘们儿留下天狐乱舞的传承玉简,了,这下我们了。”

    “你呢不能练,我又不敢练,所以说起来还不是废物一个?”牧长生给他泼了一盆凉水。

    虽然眼馋这天狐乱舞神通的威力,但是毕竟这事关他以后的幸福生活,他不得不谨慎一点,他可不敢拿自己以后的幸福生活去冒险。

    “哼,瞧你那怂样儿。”

    钟灵把手向牧长生一伸,双眼放光道:“既然你说是废物,那干脆送给我算了。”

    看着钟灵眼热无比,恨不得直接动手就跟他开抢的样子,牧长生赶紧将玉简往怀里一揣:“就算是废物那也是我的,你休想打它的主意。”

    “哼,小气!”

    钟灵白高兴了一场,气的不说话了。

    “下界小民白无忧携家人拜见伏魔天神,先前不知天神大人驾到,请天神恕罪。”

    此时白无忧与家人也到了牧长生身边,看着金光笼罩一身战甲的牧长生,所有人全都跪倒,尤其是之前与牧长生动手的大公子白武钊更是浑身抖。

    “免礼!”

    牧长生开了口,众人赶紧起身。

    牧长生笑道:“本座受人之托来此降妖,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故而变化前来,尔等肉眼凡胎不识实属正常,又何罪之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