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五章。我好忙啊
    “天庭?伏魔天神?”

    族长老妇当即瞳孔一缩,看向牧长生时目光中露出了忌惮之色。八??一网=≤≤.≤.

    神色阴晴不定片刻后那老妇摇了摇头:“我想尊神大人是误会了,你带来的这颗级并非我青丘狐族的族人。”

    “族长?”

    那些狐族年轻男女轻声叫道,看向族长老妇的目光中露着惊讶,可是族长老妇没有吭声,而是神色哀伤的轻轻摇了摇头。

    “哼,还想骗本座?”牧长生冷冷道。

    从刚才他扔出这个脑袋后这些狐狸的表现就可以看出,这野狐君绝对是青丘狐族,而且这些狐族应该都认识。

    现在看来这老妇已经猜到了他犯下大错,所以想矢口否认与野狐君撇开关系,毕竟野狐君现在死了,说来说去都是死无对证。

    “尊神何必咄咄逼人呢,现在他这个罪魁祸都已经死在尊神手中,那再追究是与不是都已经没有了意义,不是吗?”那老妇神情黯然,声音中带了几分乞求道。

    牧长生眸光闪动,忽然道:“狐族族长,还请上来一叙。”

    “族长,不要去!”

    那些狐族之人一听这话全都着急道。

    那老妇摇头叹了口气,接着飞身而起落在了白龙船上的牧长生身旁。

    “族长认识这野狐君吧,而且我若没有猜错的话他应该还与族长关系不浅!”牧长生笑道。

    “野狐君?”

    那老妇一愣,接着反应过来苦笑道:“真人面前不说假话,老身确实认识胡郁这孩子,而且他还是老身的孙儿,只是没有想到他居然给自己起了个野狐君这样的外号。”

    “孙儿?”

    听言牧长生脸色蓦然一变,全身一紧立马暗暗戒备起来,刚才他看到这老妇的样子就猜到她与野狐君之间应该有些关系,只是没想到是这是野狐君奶奶。

    “尊神不必紧张,老身不会对尊神动手的,而且以后也不会找天神寻仇。”

    那族长老妇哀求道:“只是老身恳求天神不要因为此事而牵连我青丘狐族,若是我那孙儿罪孽太过深重,那就抓我去偿命吧!”

    牧长生笑了笑,可是却没有放松戒备,道:“本座办事向来恩怨分明,你那孙儿害人无数确实罪孽深重,你若不信大可派人去凡间打听,但此刻他已经付出他应付的代价,本座不会因此而牵连你们。”

    “多谢尊神!”那老妇躬身喜道。

    牧长生严肃道:“但是你记住,本座乃玉帝陛下所封的伏魔天神,斩妖除魔护佑人间乃是本座的职责,遇到祸乱人间的妖魔必不会留情,所以今后望你好生约束族人。”

    “谨遵天神教诲!”那老妇躬身道。

    “时间不早了,本座还有要事在身,就不在此多做逗留了,族长,望你们日后好自为之!”牧长生抬手道。

    狐族老妇听言赶紧回到地面,再抬头时牧长生的白龙船已再次化作一道流光远去。

    看着牧长生远去的身影,族长老妇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接着挥退众狐后他与一个长老一齐往山顶的一个大殿走去。

    当进入大殿后,立即可见有一个一模一样的族长老妇端坐在大殿中,并且此时她额头被贴了张符纸,虽然端坐但已昏睡过去。

    狐族长老上前道:“赤鸢,胡郁是老祖宗的直系血脉,能够帮我们找到老祖宗留给我们青丘的传承,可是现在居然死在了这恶神的手里,我们现在该如何是好?”

    在他说话间,这族长老妇忽然身放光芒,接着变成了一个极其妖异的红衣女子。

    赤鸢沉吟道:“九尾天狐老祖当年留下我们青丘与涂山两脉,但却留下了三份神通,除了我们与涂山外还有一份不知所踪,如今我们青丘重新现世,涂山必定会在不久之后前来抢夺我们的传承……”

    说着她砰的一声拍在桌上,咬牙道:“我们的传承在传承洞府,只有老祖宗的直系血脉才可打开,原本我们想利用胡郁之血打开传承洞府的,可是却没想到被这老东西现了我们的意图而送走了胡郁,可恨啊!”

    “现在怎么办?”那长老道:“涂山拥有老祖宗的传承,我们青丘绝对不是对手,这次只怕我们是凶多吉少啊!”

    “哼,那我们就利用刚才那恶神除掉涂山。”赤鸢沉声道。

    “啊?利用天庭的人?”那长老吓了一跳。

    “怕什么?”

    赤鸢手掌紧紧握了起来,寒声道:“他杀了胡郁坏了的大事,我现在恨不得食其肉啃其骨,利用一下他又能如何?接下来……”

    ……

    咻!

    天际一道流光横空,正是牧长生的白龙船,而牧长生则一脸凝重的立在船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牧小子,你屁股后又没狼撵老虎追,跑这么快干什么?”钟灵揶揄道。

    “不对劲。”牧长生摇摇头。

    钟灵笑道:“什么不对劲?”

    牧长生沉吟道:“刚才那个族长不对劲。”

    “哟,你现了什么?”钟灵道。

    牧长生道:“她有问题,虽然她的变化之术也很精妙,但还是露出了一些破绽。”

    “破绽?”钟灵哼道。

    牧长生点了点头:“你别忘了我最擅长的就是变化之术,而且我感觉到,在我扔出那颗野狐君的脑袋后她就对我有了淡淡的敌意跟杀意,虽然她隐藏的很好,但还是被我感觉到了。”

    当初饱饮沐浴天池之水后,他身体的变化可不止是增长一身蛮力,他的灵觉大幅度提升,变得十分敏锐。

    顿了顿牧长生继续道:“而且她说了以后不会找我麻烦,但妖魔的话岂可轻信,而且就像你说的那里是九尾天狐的地盘,我很忌惮,所以既然不动手那还是快走为妙。”

    “好小子,变得这么狡猾!”钟灵哈哈大笑。

    牧长生没好气道:“总之小心一点总是比较活的长,青丘的事我现在是不想再掺合了,我这人很忙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既要修炼,又要下界斩妖,现在又要找时间帮悟空,去兵营练兵,去陪小婵,……啊啊啊,我好忙啊!”

    “哈哈哈!”

    钟灵笑的前仰后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