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 绑架织女
    “我这不好好的吗,瞎咋呼什么?”

    牧长生不满的看了破军星君一眼,道:“你要学会跟我一样,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看你这慌慌张张的像什么样子,难道是天塌了不成?”

    破军星君苦笑:“大人,天倒是没塌,倒是大圣爷听了咱们被织女羞辱后,已经跑去织女宫为咱们出气了。??八?一.?.”

    “你说什么?”

    牧长生听言脸色大变,腾地一下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脸上的云淡风轻消失的无影无踪:“悟空去织女宫找织女算账了?”

    现在这世上能让他脸色大变的人不多,但毫无疑问的是孙悟空绝对是其中一个。

    织女的背景他也知道,所以别看他刚才在织女宫毫无畏惧,说的好像天不怕地不怕一样,但织女要真是不道歉,他还真不能把人家怎么样。

    但孙悟空可不是他,所以他也不确定这猴子最后到底会把人家织女怎么样,要是真的被他失手伤到了织女,那估计孙悟空这回定然要吃些天条的苦头了。

    就连他当初也挨了几百金锤,打的他背后屁股皮开肉绽,血肉模糊,尽管现在他的肉身成圣小有所成,金锤对他的伤害已经十分有限了,但反正那滋味儿牧长生这辈子都不想再去试试了。

    “是出气。”破军星君小声开口更正。

    “还不是一个意思。”

    牧长生有些气恼道:“说来说去都是找人家的麻烦去了,你快说,他走了多久了,我看看还能不能有机会把他追上拦住。”

    虽然说是这么说了,但牧长生对追上孙悟空其实心里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他只有在心中祈祷孙悟空千万别用筋斗云去织女宫就好。

    筋斗云的厉害别人不知道,但他这个熟读西游的人能不知道吗,那可是号称能够一个筋斗就是十万八千里的顶级大神通啊!

    遍观西游一书,除了金翅大鹏能够在度上胜过他之外,又有谁能追的上他,如来佛祖再厉害还不是也不敢给他一个施展筋斗云的机会?

    从天神府虽然到织女宫的距离也不近,但远没有十万八千里,还不是人家一个筋斗的事儿?

    再加上破军跑来报信的时间,现在估计猴子都到织女宫好一会儿了。

    自己这会儿就算施展纵地金光赶过去,可估计到了黄花菜也快凉了。

    牧长生心中有些无语,你说这菩提老祖这师傅当的,教了猴子能打能逃的筋斗云,那好歹也给自己这个徒弟教个能跑路的厉害神通呗?

    不过孙悟空学的是地煞七十二变,他却把天罡地煞一百零八门神通全都给一股脑儿学了,虽然直到现在他才练成了十几门左右,但说起来还是自己占便宜。

    “大圣已经走了属下从后院跑到这里的这么长时间。”破军星君道:“说来大圣的本事还真是厉害,一下子就从我眼前消失了。”

    “完了!”

    听到破军的话牧长生心中叹了口气,接着颓然的坐在了石凳上。

    这猴子绝逼是用上筋斗云当了窜天猴了,那自己是别想追上他,至于事情接下来会展成什么样子,那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大哥!”

    忽然牧长生听见有人叫他,可抬眼一看四周却什么都没看见,等他往眼前一扫就现一只长着猴子脑袋的芝麻大蚊子正趴在他的鼻尖上。

    这只蚊子不用猜牧长生也知道是谁变得了。

    “你这猴子真不让大哥省心。”牧长生对鼻子上的那芝麻大的猴头蚊子传音冷笑道:“说吧,你跑去把人家织女怎么了,我看能不能想办法给你解决了,不然你就自求多福吧!”

    他已经做好了给猴子擦屁股的准备。

    没办法,谁让他当初脑子一热跟他结拜,并且做了他大哥呢,跟这只猴子做兄弟牧长生就知道自己以后绝对没有安生日子了。

    但不可否认,有了这么个调皮且与他同病相怜都没有父母的猴子二弟,他的生活比起从前的平淡如水也更加丰富多彩,有意思了很多。

    “我没把那织女怎么样!”

    那猴脸蚊子也传音道:“大哥你气,你先回你房间了咱们再说。”

    牧长生微微颌,接着对破军与林泉道:“你们两个在这里等着那泼猴,等他回来了立马让他来我的房间见我。”

    说着起身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少爷,那大圣的酒宴……”

    林泉试探道。

    “先给我把这事搁着!”牧长生哼道:“等我先把他这回的事情给他解决了再说,要是解决不了别说酒宴了,估计他还要在天狱里蹲一阵子了。”

    说罢转身去了自己的房间,留下林泉与破军星君两人在原地面面相觑,相视无言。

    砰!

    进了房间后,牧长生顺手关上了房门。

    接着屈指以快如闪电般的度往自己鼻子上的那蚊子一弹,顿时那蚊子掉在地上后变回孙悟空的身影在地上滚了几圈。

    “哎哟,大哥你轻点,摔死我了。”

    孙悟空坐起在地上揉着屁股幽怨道。

    “摔死你活该!”

    牧长生没好气道,可是他的手早已朝孙悟空伸了出去,孙悟空立马笑嘻嘻的伸出一只毛茸茸的手抓住他的手被牧长生拉了起来。

    “对了,你这家伙把人家织女怎么样了?”

    牧长生忽然紧张道:“你要是伤了她,估计咱们兄弟两个这回就要惨了。”

    孙悟空笑道:“我原本是想揍她一顿,然后给你和破军好好出气的,可是你当初不是告诉过我说男人若非逼不得已的情况下不能打女人,所以我没伤她。”

    听到这话牧长生才松了口气,没有把织女怎么样就好,不然的话这回他们两个绝对会吃不了兜着走。

    毕竟织女背后的可是王母娘娘,虽然他还没有见过王母娘娘,但这位王母娘娘在他前世的神话中形象一直也不怎么好,毕竟第七代织女跟牛郎就是被她拆散的。

    同时他也庆幸当初自己够正直,所以没把这猴子给教坏,要是让经历了这么多事后变得很阴险很冷血的他再去教,鬼知道会教成什么样子。

    可是还没等他松完这口气,孙悟空的下一句话顿时让他的心又提了起来,只见孙悟空咧嘴一笑露出了白牙:“所以我把她抓来交给大哥你,任由你怎么处置出气。”

    牧长生脸上一僵,呆呆噩噩道:“你……绑架了织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