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 大圣宴(下)
    “玉京山真武大帝到!”

    临近中午,天神府终于迎来了第一个客人。八?一网??≥=≥.≥≤≤≈≈.≥≠

    牧长生带着孙悟空笑着出门迎候,真武大帝也笑着将一个绑着红丝带的礼品盒送了过来。

    牧长生说声客气后接过礼物后将其递给一边的下人拿着,自己则领着真武大帝一同进了府中落席就座。

    真武大帝平日镇守地下玉京山,因此大多时间都在凡间逗留,这次怕误了牧长生之邀而特意提早动身,故而来的较早。

    “太白金星、月老到!”

    可是还没等他们多说几句话,大门口又传来门卫的声音,牧长生陪声不是后又赶紧带着孙悟空出门前来迎接。

    “李天王到!”

    “织女宫主到!”

    “哪吒三太子到!”

    “蓬莱三仙到!”

    “九曜星官到!”

    “二十八宿到!”

    ……

    接下来那些请的神仙全都接二连三的到来,倒把牧长生与孙悟空给忙的不亦乐乎,而且每人前来还都带了礼物。

    虽然不知道他们带了什么,但他们一个个的身份摆在那里,自然不可能带太差的东西。

    最有意思的是李靖哪吒这两父子,因为两人父子关系不太融洽,所以就算前来两人还要搞个一前一后,倒是让牧长生看的啼笑皆非。

    “三圣母到!”

    时间慢慢过去,直到午时到来、宴席将开之际让牧长生等的心焦的杨婵终于姗姗来迟。

    “悟空,你陪陪各位仙友,我去迎接。”

    牧长生假公济私将孙悟空留下陪人,自己则跑去出门迎接杨婵!

    只是此刻大庭广众下众目睽睽的,两人自然不敢有出格的举动,所以两人寒暄了两句后牧长生带着杨婵进了天神府中落席。

    酒席终于开始。

    “感谢诸位仙友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给牧某这个面子来参加今日这场酒宴,在此我特地先敬诸位一杯,先干为敬。”

    牧长生在酒宴开始前,先起身端起一杯酒来了段开场白,接着将酒仰头一饮而尽。

    众仙则全都连声说客气了,接着每人也端起身前的酒喝下,而后纷纷又笑着敬孙悟空喜封齐天大圣喝了一杯。

    这时酒宴才正式开始。

    酒席上宾主把酒言欢,好不快活,而且他们喝的酒虽然不是玉液琼浆,但也是天上的烈酒,因此觥筹交错间除了不饮酒的几位女仙外,很快众人都有一丝醉意涌上心头。

    此时已到了下午。

    这举办酒宴无非两个作用,一是尽兴吃喝,二是给主人面子。

    今日酒宴上,乘着酒兴孙悟空跟这些神仙全都称兄道弟其乐融融,众仙脸上也并无不悦时,牧长生就知道这宴会算是办成了,自己的算盘也算是打响了。

    虽然人心隔肚皮,谁也不知道今日这帮人里日后会有几个人把孙悟空真正当朋友,但日后见面总归比陌生人多了分熟悉不是,说起话来也更能放松一些。

    当然,杨婵自然也认识了牧长生口中一直挂着的那个猴子二弟,孙悟空也认识了杨婵。

    不过他可不知道杨婵与牧长生的关系,毕竟孙悟空天生也是大嘴巴,嘴上不带把门的主儿,这事儿要是被他知道了,天知道他会不会把这事嚷的全世界都知道。

    酒宴散时宾客尽欢,乘兴归去,孙悟空这个今日的主角喝的酩酊大醉,最后自然轮到他这个大哥送人了。

    虽然不舍,但牧长生也只能送杨婵离去。

    “感谢宫主赠衣之恩。”

    织女临走时,牧长生向她表示了感谢,毕竟人家给他送来了穿在身上后,就算是天庭也倍有面子的无缝天衣,不能不表示两句。

    织女脸上此刻蒙着另一条面纱,说了声不客气后也驾云离去。

    “前辈前辈,你可先不能走。”

    牧长生送走了众人,最后却唯独拉住了红着脸喝醉了的太白金星,因为他今日见到给人牵红线的月老之后突然有些事想向他打听。

    “啊?长生啊,什么事?”

    太白金星被牧长生拉住,最后大着舌头道。

    牧长生先将他搀回了自己的小院,让他在院子里的石桌旁的凳子上坐下,可是太白金星一坐下便要伏在石桌上呼呼大睡。

    “前辈,前辈?”

    牧长生试探着推了他几把,想看看这太白金星是不是真的喝醉了。

    要知道神仙是可以用法力驱除酒气醉意的,但是驱除了脑子也会迷糊一会儿。

    不过喝酒本就是为了助兴,这能喝醉自然表示是喝高兴了,因此除了有要事在身的神仙外,谁也不会干出驱散酒气这么扫兴的事。

    不然这还会引来他人不满,你要这么干那刚开始不喝不就得了嘛!

    牧长生前世练过些酒桌上的小把戏,以前太白金星他们是神仙,所以他那些小伎俩瞒不过人,但他现在也是道行高深的神仙,瞒过他们自然是轻而易举。

    被牧长生推了几把后太白金星像赶苍蝇一样摆着自己的手臂,嘴里含糊不清道:“干什么,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看到这样子,牧长生终于确定这老太白是真的喝高了。

    不过这也难怪,毕竟牧长生因为有些关于月老的事要问,而他又是月老的好朋友,所以刚才酒宴上没少拉着孙悟空以各种理由给其敬酒。

    俗话说:酒后吐真言,看到太白金星这回真的被他醉了,牧长生终于敢放心大胆的问自己想知道的事了。

    “前辈,月老你熟吧?”

    牧长生又推了把睡觉的太白金星。

    “熟啊,当然熟了。”太白金星迷糊道。

    牧长生想了想,问道:“前辈,月老给人牵的红线是怎么回事?”

    太白金星继续闭着眼含糊不清道:“他身上有本姻缘簿,有着凡间所有男女的名字,他的月老宫中又有浩如烟海的红线对应世间每一对男女……”

    可是说着说着,太白金星又没声音了,并且打起了鼾声。

    牧长生无语,只能继续扰他好梦,摇着他的身体问道:“然后呢?”

    “然后要是哪对男女有缘的话,他就会把那对男女的两条红线牵在一起,这样他们必会有情人终成眷属。”太白金星不耐烦的道。

    “原来是这样?”

    牧长生摸着下巴,最后眸中神光一闪,道:“那这红线对神仙有没有用?”

    他想知道原本杨婵与刘彦昌的事的背后,到底有没有这个老头掺一手。